江西瑞昌朱水霞遭非法关押、劳教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明慧通讯员江西报道)朱水霞, 江西省瑞昌市人,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修炼大法,仅学炼了一个星期,身体就一天天好起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朱水霞却遭到江氏集团邪恶的残酷迫害。

修大法疾病不翼而飞

朱水霞,出生于一九六零年。丈夫是失业工人,夫妻俩在瑞昌开了一家“钟表店”。朱水霞三十岁时,就身患多种疾病:头痛、肩周炎、胃病等。因胃病,吃饭常觉的很难吞咽,营养不良,身体瘦弱,脸色泛黄。有人说她像个五十多岁的人。朱水霞有缘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喜得大法,仅学炼了一个星期,身体就一天天好起来,吃饭不是以前很难吞咽,而是越吃越香。原来泛黄的脸变得白里透红,其它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身体发胖了。从此,焕发出了年轻女子的美丽姿容。

遭恶警暴力绑架后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上午九点多钟,天正下着雨,瑞昌市湓城公安分局余达等三个恶警,开着警车闯入朱水霞“钟表店”,当场抢走营业用的电脑,恶警余达拖出朱水霞往车里一推“咔嚓”一声关上车门。这时,朱水霞并没有推进车内,而关车门把她大腿卡的惨叫一声,倒在水泥街面上。没有人性的恶警拉起朱水霞就拖。朱水霞上衣扣子被拉断,上衣被拉脱落,裸露着上身。恶警还恶狠狠地说:“今天就算倒着拖,也要拖走。”朱水霞大声喊叫,引来更多的围观的群众。当时天气阴冷,朱水霞全身发抖。在围观群众的正义谴责下,恶警才放手朱水霞。余达等恶警开着警车又闯入朱水霞住宅,并劫持了她的丈夫。她丈夫在湓城分局被关押了一夜。从此,朱水霞有家不能归,被迫流离失所。

朱水霞流离失所期间,于二零零九年元月二十五日晚上,被九江公安赛城湖分局西林派出所陈志刚等三个恶警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九江法轮功学员丁翠,关押在九江看守所。九江看守所当场搜去了朱水霞身上的三百二十元人民币,并强迫她花了一百四十元买了两床薄被,其余一百八十元被恶警侵吞了。参与迫害的还有看守所所长朱少华、教导员杨健。

朱水霞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又转送到南昌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半。二零一零年七月底才回家。

前期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九下午四点多钟,瑞昌市公安局骗她夫妻俩去问话,而被非法关押到瑞昌看守所。当时家里仅三个未成年的小孩,其中两个隔二天就要报名上学。丈夫被非法关了一个月才放,朱水霞被关了二个月才放。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一天,有个犯人举报监室里墙上有“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引来所长带几个恶警闯入号内,对着法轮功学员吼叫:“这是谁写的?”朱水霞当即回答:“是大法弟子写的。”刘姓恶警恶狠地一巴掌打得朱水霞往床铺上一倒,眼冒金花。另一恶警高奉金手拿竹条恶狠狠地猛打魏案珍。当时在号子里还有法轮功学员王静、王冬姣。

二零零一年五月底的一天,瑞昌市公安局副局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任周佐林,国保大队长范康以及恶警郑林、丰闻辉、徐尤池等又骗朱水霞到瑞昌宾馆关押一夜,第二天就关押到看守所。同时被关押的还有漆晓瑞、王冬姣。看守所骗漆晓瑞的丈夫称:“交一万五千元就放人。”恶人待钱到手后,又不认账,还是把漆晓瑞送马家垅劳教所劳教五十天才放回家。因朱水霞不要家属交钱,就送马家垅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到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五日才放回家。回家后瑞昌市湓城分局的恶警又经常上门入店骚扰。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下午,瑞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郑林等五名恶警开辆警车,来到朱水霞“钟表店”绑架朱水霞。她丈夫上前阻挡,反被恶警打,恶警人多,把朱水霞强行拖上车。朱水霞大喊:“法轮大法好!”恶警郑林恶狠狠地说:“凭你这句话我就要关你半个月”。朱水霞被拖上车时,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到了湓城分局,全身抽筋。当晚湓城分局不得不通知她丈夫把她背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