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两米多高的墙如飞而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在这风风雨雨的十年证实法救众生中,我地大法弟子每个人身上都显现过许许多多神迹,由于时间紧迫,不能一一记述,只选取其中的二三神事,但愿这些真实的故事能激励我们更加信师信法,勇猛精進。

师父曾教诲我们:“你完全用神的一切把神表现在人间,那就是神来到人间了。”(《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本文虽然不能深刻细腻的表达那些发生在同修身上的证实法奇迹,但力求真实,都是笔者進行访问考量后整理而成的,尽量用简短准确的文字把神表现在人间。

神迹一:两米多高的墙如飞而过

李坚(化名)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同修,在给世人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他觉的自己没做坏事,这不是自己应该呆的地方,所以就一直想办法出去,特别是一想起还有那么多世人需要救度,就更加强了他想出去的念头。

一天, 他利用放风的机会看好了一处高墙,准备越墙而走。正在那徘徊想办法,忽然狱警奸笑的走过来并说:“别犯傻了,高墙挡路,量你插翅也难逃!哈哈!”

没想到狱警说的“插翅”两个字却提醒帮助了李坚,他想:“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是有功能的,何不飞出去呢!如此大的奇迹对邪恶也是一个很大的震慑!”于是他开始发正念清除整个看守所的邪恶因素,同时恭请师父帮助自己飞出高墙继续救度世人,并把这次“飞跃行动”定在晚上。

随后发生的一切真是象师父《洪吟二》〈师徒恩〉中写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当时间到了,李坚准备走脱的时候,脑中忽然涌现出师父一段法,这更坚定了他的正念:“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如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定住,只说一声“定”,或者说“你站在那儿别动”,或指着一群坏人,就一定动不了,过后想一下“解”就解除了。”(《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他对师父所说的深信不疑,就发自内心的坚定的说了一声“定!”果然如他所愿:走廊里空空的,无人看管,在满怀对师父巧妙安排的感恩中,他悄悄闯过第一关。

他一边背着师父的法:“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一边迅速来到白天看好的那处高墙底下,没想到,在这里却凭空多了一个一米多高的铁架,正好适合他攀登翻墙用。他一下子明白了:只要弟子有强大的正念,慈悲的师父就能默默的帮助呵护弟子。感恩的眼泪“唰”一下子涌出眼眶沾满衣襟,理智的李坚擦干眼泪不断提醒自己:千万别生欢喜心被魔钻空子。

他再次求救师父:“师父啊,弟子不能戴着手铐走,手铐锁不住神的手,求师父帮弟子脱下魔铐吧!”同时他脑中迅速闪过一段法:“你自己缩進了你身体的微观那一层,你是不是上天?你们钻到任何一层空间的表面粒子的微观粒子中去,就是小于它的那一层粒子中去,你就是在天上了。” 《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他想,我要把自己的双手缩進身体的微观那一层,随着他一想并试着去摘手铐时,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变小,一缩手就脱铐了!

这一连串的奇迹并没有冲昏他的头脑,他继续理智的求慈悲的师父让他飞越高墙,就在这一念发出的瞬间,随着他身体一跃的刹那,他明显感到有一只巨手托着他向上举,就象飞一般他麻利的到了高墙顶,当他还没来得及想怎样向下跳时,自己的身体却又奇迹般的离开墙顶落到地面,就象飞机着陆般平稳。李坚心里透亮的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在为他做一切,于是含泪双手合十感谢师父的呵护。这时他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声音:“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李坚明白是慈悲的师父为了坚定自己的正念在他脑中灌入法理,这是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对他当时的境遇是巨大的鼓舞!

当他闯出这座魔窟,远远看时,发现它什么都不是,渺小的象一粒灰尘。是啊,当我们的正念放大时,牢笼就在缩小,最后缩的只剩下一滩水或一堆灰。

修炼人把常人看似不可能的事做成,靠的是对大法的正信和坚定的正念,更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关键时刻不断的给弟子灌入伟大的法理加强正念,以致奇迹显现,顺利闯关。

神迹二:小小牙签竟打开沉重的手铐

韩梅(化名)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同修,也是我们当地某学法小组的协调人,平时很坚定,也很精進,救度了大量世人,可就是常说一句看似坚定大法实质承认旧势力的话:“魔难算什么,我早在二里地前头等着它了,从来没把它们放在眼里。”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晚上于家中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

当韩梅来到派出所时,意外的看到自己非常熟悉的一位阿姨同修和一位中年男同修,他们被非法铐在暖气管上。她先是一震,然后就平静下来,他们三人彼此都认识而且熟悉,曾经在一起学法,一起救人,可今晚在这特殊环境里他们却彼此不打招呼,只是彼此用目光交流——韩梅用一种坚定信任的目光告诉同修:“一定要坚持,不要有怕心。铭记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所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而那位阿姨同修却用一种藐视邪恶略带微笑的目光告诉同修:“我们一定要凝成整体,近距离震慑邪恶黑窝里的所有邪恶生命和因素,既然来了就要不辱使命!”那位男同修高昂着头用临危不惧的目光告诉同修:“这正是我们讲真相的机会,不管邪恶指使恶警多么猖狂,我们就是慈悲的救这些可怜的生命。”

写到这里,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段法忽然闪现在我的脑海:“那个觉者互相之间一见面,俩个人一笑,什么都明白了。因为这是无声的思维传感,接收到的是带有立体声音的。他俩一笑的时候,已经交换完了意见。”大法法理真是深奥无边,每一层次都有深刻的内涵。

回头再说韩梅,当恶警指着那位阿姨问韩梅:“你认识这位倔老太吗?” 韩梅摇摇头。恶警伸手就是一巴掌:“再说一遍!”韩梅不为所动,正气凛然的质问恶警:“身为警察,难道你不知道打人犯法吗?你凭什么说我们认识?”恶警洋洋得意的说:“就凭这个纸条!”说着把纸条摔到桌子上。原来这是一张韩梅传给那位阿姨同修的手写发正念通知,不料在阿姨家非法搜查时落到恶警手里。恶警冷笑着说:“据我们了解这是你传给她的,你是你们那片的头头。”韩梅深信阿姨不会出卖她,一定是恶警使的圈套。就坚决不配合不承认,同时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一边默背师父的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 也三言两语〉)

师父保护的是正念十足的弟子,看你关键时刻不忘平时学的法,师父就会展现奇迹,慈悲的师父又一次在韩梅头脑中打入一句法:“佛做事是非常快的,不受我们这个空间和时间的限制。一瞬间他就从最基础上把那个物体改变成别的东西了。”(《美国法会讲法》〈旧金山法会讲法〉)韩梅想:纸条啊,你也是帮助我们证实大法的生命,为了避免损失,现在我要你立刻变成一张空白纸条!

奇迹竟然在几秒钟内出现了,那张纸条上的字真的消失了!忽然恶警大叫着:“真是邪门儿了,明明有字,怎么没有了?”另一个恶警说:“怕是你自己调包了吧,敢不成是你没看准。” “老兄啊,不可能,我办事一向细心,不会出差错。”这时一女警害怕的说:“听说法轮功很神,说不定是他们在发功,依我看,今晚天寒风大就不必审案了,把他们铐一晚再说,量他们也打不开手铐逃跑掉!”他们都点点头准备走,这时韩梅厉声说道:“今晚必须放我们回家!我们修炼大法没有错,严格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行善事,凭什么绑架我们?”那位阿姨同修和男同修也配合韩梅讲真相,从大法祛病健身教人真诚善良忍让讲到大法在海外洪传盛况,从邪党利用各种酷刑迫害大法弟子震怒上苍讲到助纣为虐恶报连连的实例。最后为首的恶警长叹一声,还是带着他的手下离开此屋、把三个好人关了起来。

韩梅和俩同修一直在想办法闯出去,看到看管他们的这名恶警好象喝了不少酒,于是就用神通把他定住,让他沉睡不醒。他们三人一直在发正念,也一直在求救师父。到了午夜时分,他们和全球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发完正念,韩梅忽然发现桌上有一包牙签。她被铐在离桌很近的椅子上,只要轻轻挪动一下椅子就能够着牙签。韩梅想用小小的牙签做钥匙打开沉重的手铐。

牙签真的能打开手铐吗?用劲大了会不会折?韩梅根本就没有想这些问题,她深深知道,对大法哪怕有一丝怀疑都会前功尽弃。她相信师父就在自己身边,她甚至能感受到师父那温暖的手正在帮自己开手铐,随着全身灌顶般的一股暖流,她真的用一根不起眼的牙签打开了禁锢自己几个小时的手铐!三个人惊喜的目光全聚在那根小小的牙签上,韩梅双手合十含泪感谢师父。

用同样的办法韩梅把铐在阿姨同修手上的铐子也打开了!当她准备打开那位男同修手上的铐子时,男同修却用一种英雄气概非常义气的说:“你们是女人,你们先走吧,这里有我周旋,一切责任我独自承担,因为我是男人。再说,我还要继续讲真相救他们,我暂时还不能走。”韩梅镇定的说:“你这是人情,理智一点吧,你在承认这场迫害,旧势力会对你没完没了的加害的。要走我们一起走,好吗?”男同修催促着说:“还不快走,耽误了就都来不及了,邪恶会对我们变本加厉的,快走吧!”

那晚,韩梅和阿姨同修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终于闯出魔窟,她们在凛冽的寒风中一直走到天亮,顺利的返回家。而那位男同修不久就被恶警非法送到省会洗脑班進行迫害,后来听说有一次他回家办事,就是戴着手铐被人监视着回来的,可见,一念符合了旧势力,就会给自己人为的增加魔难。虽然后来在师父呵护下和海内外同修大力营救下,他终于被无条件释放,但却走了很大弯路。

师父曾告诫我们:“为什么你有这样的能力呢?因为是一个伟大的修炼人才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你在发出这一念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是伟大的修炼人所发出来的。所以有的学员在用这个能力的时候,有的时候管用,有的时候就不管用,问题就出在这里。我虽然这样讲了,而真正应该清除时,那就是要清除。不只是你们清除,如果修炼人清除不了,那神、直至更高的神,也要参与清除。”(《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关键时候,师父在看我们发出那一念的基点是什么,如果是修炼人发出的就一定帮你,如果掺杂了人情人心,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师父为你更着急。

神迹三:正念反制施暴者

子灵(化名)是一位未婚女大法弟子,在一次为资料点买耗材回来的路上被一女便衣跟踪,随后被当地公安恶警绑架。

在看守所里,她首先向内找,找到自己有严重的干事心,证实自己的心,怨恨心等强大执着,并一直在背师父《洪吟二》〈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她一面用大法加强自己的正念,坚决否定着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一面想着怎样讲真相救这些行恶的生命。她脑中象过电影一样迅速回闪着一段法:“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而且目前邪恶数量相当少了,越消灭它们就越少。”(《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她用修炼人大慈大悲的胸怀宽容着这些加害她的生命,并不断把“法轮大法好”的事实和“善恶有报”的天理讲给他们,当场有几个警察能听進去,可也有为了利益坚持为邪党卖命的无知恶警,其中有一个肥头大耳面相丑陋的恶警,手里挥舞着从子灵住处搜出的电话本,阴阳怪气的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个个嘴硬,打死也不说出同伙,不怕你闭口,你本子上的号码我们会一个一个查的,非把你们一网打尽不可!”

子灵深知自己犯了一个严重错误,不该把几个同修的号码和常人的混在一起,但转念一想:“为了减少给大法造成损失,我何不求救师父保护其他同修?”慈悲的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自己的弟子,师父以最快的速度用法理点化着子灵:“一个是人要做什么事情得通过他的手和脚,通过他的体力去做,他得劳累。而神有时做什么事情他不需要手和脚,他用思想就能做,他一想就能成。”(《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子灵心想:自己被邪恶钻了空子,决不能再连累和自己有联系的同修了!求师父让电话本上同修的号码都变成空号,而且让恶警无任何线索可查。一定要让恶警分心忙别的,决不要再过问此事!

以后的非法提审,无论恶警问什么,她都回答:“法轮大法好!” 恶警得到的是零口供,以致他们无法笔录,恶警气急败坏的拿起警棍威胁,子灵根本不动心,全力在背早已背熟的一段法:“如果恶警、坏人不听劝阻,还在一味行恶,可以用正念制止。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立掌或不用立掌都可以,正念一出即可。”(《正念制止行恶》)

子灵深知大法的巨大威力,而且知道修炼人出的功能中含有“电”的成份,所以在恶警用手打她耳光时,她坚定的在心里说:“电痛施暴者!让他吸取教训不再做恶!”

那个被子灵用功能电痛的恶警,在打过子灵耳光后,忽然甩着手大叫:“漏电了!漏电了!真××的疼!”旁边他的同伙疑惑的说:“你根本没用警棍,哪来的电?哄人玩儿吧!”这时,子灵义正词严的警告他们:“告诉你们,大法弟子是有功能的,如果你真使用警棍,说不定今天就叫你生不如死。你以为随便用用警棍,威胁威胁我们就罢了,你知道你迫害好人的恶行,上天和众神都在看着吗?你知道你们的罪行都一条一条记录在册吗?最好收起你的铁家伙,因为它对大法弟子根本就不管用的。”这次以后,真的震慑了邪恶,他们再也不敢动手打这位坚定的大法弟子了。再后来,子灵和另一位坚定的同修一起闯出魔窟,又汇入救度众生的正法洪流中了。

以上讲的三个正念闯魔窟的故事,里面的主人公,我们的好同修都是因为平时学法扎实,在关键时刻能运用所学加强正念,最重要的是得到师父的认可,师父伸出巨手保护了弟子。终于明白师父为什么在每次讲法中都要求我们多学法,学法要入心。可见师父为了我们的提高,为了我们的安全,为了众生被救度,真是用心良苦啊!

最后,让我们再次重温师父的一段法:“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与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但对于操纵人破坏人类的邪恶生命的处理也是在保护人类与众生。大法洪传,救度一切众生。而那些邪恶的、完全不可救要的邪恶生命,虽然不能得度,也不能任其无限度的做恶、从而迫害大法与学员及世人。所以除恶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