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樊笼关不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日】写出我所见证的大法修炼中的神迹,意在证实大法,并与同修分享。

难中见霞迹

“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转法轮》),我在修炼路上出现的数次危难中,都见证了这一点。

一、樊笼关不住

我是在邪党迫害大法最厉害时的二零零零年的五月走進大法的,一年多以后我去参加一个大型法会,去的路上师父多次点化,都因我那时刚入门不久,太执著于与同修交流,没悟到师父的点化,遭迫害被绑架,警察查到我的基本情况后,把我当成了主角。审讯时我始终不说话,他们六、七个警察将我戴上手铐刑讯逼供了我一个通宵,一无所获。到第二天早上,其中的一个警察队长给我开手铐时说:“某某,你战胜了邪恶,你胜利了。”

在后来的多次审讯中,我都不说话,曾有一个审讯的警察问我:“某某,你有什么要求?”我说:“立即无罪释放,面向社会公开致歉!”当时那警察气的吼了起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至少现在不可能!”我只在心里想:“绝对可能,总有一天能!”

被非法刑拘一段时间后我被送進了洗脑班,被关在一间很小的房间里,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每天二十四小时被包夹监视。一开始包夹是里面的一个老太太,据说是包夹中最邪恶的一个,只要你醒着时她就将电视的声音放的很大,让你的脑袋不清净,可她只敢在我的房间里呆了几天就换别处去了。原因是一天半夜里,我起来走到她床前伸手去开灯,开关在她床靠着的墙面上,她见我对她走过去伸出手,当时从她的表情看是吓的魂飞魄散,嗓子里发出沙哑的“嗯——、嗯——”的呻吟声,整个身子往后挪,头往被子里缩。我当时觉的很好笑,问她:“你干嘛?我开灯上厕所。”这时她才如释重负,缓过气来:“你开灯说嘛,开就是了。”就这一吓,她走了,换了一个新来的。我也只是把她当着普通朋友一样和她闲聊,只一天的时间,又被换走了,原因是才一天时间,我的什么情况她都不知道,但她的什么根底我已清楚了。

再后来干脆就来了两个,一个甲,一个乙,他们也知道要转化我是不可能的,只是耗时间吧,所以也没人来找我写什么“转化书”的,来找我谈话的人也都无功而返,有一个某某局长和我交谈后,明白了真相,善念出来了,离开时还对我说:我叫他们把你放了,希望能在外面见到你。包夹拿来洗脑的书也只是象征性的问问我:“你看吗?”我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只看大法的书籍。”里面的医生要给我检查身体,每次我也都没让她如愿,气的她后来也不来检查了。

我住的房间在我之前是关了一个老年同修,也是不放弃信仰,但被关瘫痪了才让回家的。我可没这么想,我坚信我一定能出去,他们威胁我不转化三个月满后至少三年的牢狱之灾。刚到洗脑班时,我就看到我床靠的墙面上现出一个很大的象浮雕似的一个“神”字,师尊在点悟我要用神念来对待眼前的一切。我每天就是零距离发正念,还有就是反复背诵当时只能记起的很有限的一点法来,再有就是找空闲炼功,包夹甲通过我讲真相,比较有善念,只要乙不在,我爱干什么干什么,随我便,每次乙在时,只要我一发正念,她就不停的打哈欠,流眼泪,一段时间以后,乙对我也不太用心管了,再后来,我半夜起来炼功,乙要想起来上厕所,见我床上没人,知道我在炼功,就只好忍着,等我炼完了,回床上睡觉了,她才起来去厕所。有一次她跟甲说:“昨晚她(指我)起来炼功,炼好久都没炼完,我想上厕所尿都憋的有点憋不住了。”在正念的作用下,环境变的比较宽松了。

一天我在房间里听到我楼上房间的同修在和他们争吵,声音很大,我就站在窗户边发正念,后来从声音听出他们在打同修了,我急的快哭了,站在窗户边对着上面大声吼了一声:“不许打人!”上面一下子就安静了。后来听说他们晚上开会针对这事,要求他们以后要再作恶时强调一定要关好窗户,避免声音外传,他们当时以为是周围的居民听到他们打人在喊“不许打人”,后来知道是我喊的,想来修理我,来了四、五个人到我房间里,问我:“是你喊的吗?”我笑着很坦然的回答:“是啊,打人本来就不对!你们不是讲春风化雨吗?你们不是讲以理服人吗?不能以理服人,说明你们说的就是歪理。为什么打人?我来时你们不是告诉我你们这里都是姐呀妹呀的称呼,亲密的很嘛!”他们听了没吱声,也没有人再继续说这事,把话题扯到了日常的琐事中,真象闲人聊天似的聊了一阵子走人了,午睡时我看到我周围趴着很多眼睛冒着绿光的恶狼,蠢蠢欲动,但始终没敢动。

我反复清理自己的一思一念,放弃了一开始有想依赖人的办法磨过这一劫的不正的想法,另外空间的邪恶也看的很清楚,多次来麻痹我的正念:包夹对我说:等我们家种的葡萄熟了时,我拿来给你吃。我立即对她说:“我不会在这里等着吃你家的葡萄,要吃就到你家去吃。”里面的一个管教来我房间时对我说:等天热时,你将床的位置这么摆,这样空调可对着吹,凉快。我也马上否定了他:“你想嘛,我还会在这里等到天热时开空调?!”他们都笑话我若不转化想出去是痴心妄想。我却坚信正念会成真。

那几日电视里的一句台词说:“变成蝴蝶飞走了!”说了好几遍,我的脑子里也老是反复回荡这句话,关我的小房间的门也在锁好的情况下自开了两次,包夹的床也无缘无故的垮塌了,我感觉师父已在开始为弟子安排了,该走了。我开始留意能走掉的机会,一天,警察又来提审我,将我叫到了我楼上的一个房间,我只说了一句:“迫害我几个月了,为什么还不放?”就不再言语了。警察一看还是这样,就叫其它房间的一个包夹送我回我的房间,我慢慢的走着,回头一看跟我的那个包夹,我当时看到的不是一个人在后跟着我,而是一个只有一尺来高,矮胖、丑怪,畸形的怪物,我顿时心生一念:什么东西,还能把大法弟子困在这里?!

跟我那包夹见我進了关我的那个小房间,就转身走了,但我進了小房间一看,监视我的包夹也不在,这时是吃饭时间,她到食堂吃饭去了,我迅速转身又出了小房间,朝楼中间的铁门走去。平时楼道里都有人巡逻的,这时却静悄悄的没人。刚走了几步,就迎面碰到一个里面的做勤杂的工人。他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突然见我一个人在楼道里走,惊的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见他这样,就镇静的转身慢慢往回走。走了几步,再回头见他進了一个房间,我又迅速转身向铁门走去。平时铁门是锁着的,因这时是吃饭时间,里面的工作人员都要到食堂吃饭,就是开着的,但还有人守着。楼道里光线很暗,就在我快到铁门时,那个守门的人突然把头转到身后象是看什么东西,就这一瞬间,我出了铁门,下了楼。在经过一楼的大厅时,几十个人在那等着开饭,都象没有思维一样,呆呆的看着我穿过大厅离开了。我一出大厅,路边正好一辆三轮车,司机正打开三轮车车门站那等着,我很自然的坐上走了,一切都顺理成章。

后来知道我走后几分钟他们就发现了,因为正好那天我家里的亲人好多个去探视我,他们以为三个月快到了,我还未转化,会被判刑劳教的,要来合力做我的“工作”。可是在他们来时叫出租车时,连续几个出租车都不愿来洗脑班这个地方,他们还和司机发生了争执,因此拖延了到洗脑班的时间。他们赶到时也是我刚离开几分钟的时间,若出租车不拖延时间,他们则要在我离开洗脑班前赶到,就会把我堵在洗脑班,没机会走掉,一切的安排周密准确、天衣无缝。

来探视的亲人听说我几分钟前刚离开,根本不相信在那种戒备森严的环境里我能走掉,后来已有我的确切消息才相信这是真的,现实中的神话。

二、师父温暖的手

一次是在我去超市发真相资料回来的路上,骑着自行车,到一个丁字路口转弯的时候,正转弯时,突然从我的正前方快速驶来一辆大货车,直奔我冲来,这突发的情况太出乎我的意外了,按理说我是在单行道上的,我所在的道上是不应该有和我逆向而来的车子,还是下坡路,当时天色已渐暗,大货车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直逼我而来。我本能的往旁边让,但旁边是一堆建筑用的尖角石头,我的自行车冲到石头堆上,由于惯性,我连人带车往乱石堆上撞去,在那一瞬间,我心里大喊了一声:“师父,我不能出任何事,这里只有我一个人……”那天我还穿的一双无跟的高跟凉鞋,要想在这种情况下站在乱石堆上是绝对不可能的,但就在我的脚接触到石头堆的一刹那,我感到一只温暖的大手稳稳的扶住我的脚踝,极大的减弱了撞击的惯性,我的脚站稳了,只是手被石头擦破了皮,在我起身时,看那大货车并未停车,卷起一股尘土呼啸而去,从驾驶室车窗看到司机探头往外看,面目表情还狰狞的笑着,那分明就是一个撒旦的脸,是来取命的,未得逞而已。

还有一次,在我上班的路上,在经过小区大门的缓冲杠时,我为了减小自行车与缓冲杠的撞击,就将自行车往斜的方向通过缓冲杠,可就因为这一斜,后面疾驶而来的一辆摩托车将我挂着了,我连人带车向地下撞去,头朝下,脸对着路面,我心里大喊:“师父,我的脸……”摔下去时脸先触地,但我感到脸没有撞地面上,而是一只温暖又柔软的大手垫着了我的脸,我的手出血了,自行车轱辘的辐条也撞断了几根,撞击力很大,当时那摩托车司机还直责怪我:怎么骑车的?但看我摔成这样了,也吓坏了,不知所措。我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对他说:“你也不是有意的,你走吧,记住真、善、忍好!”我回住处才发现肋骨疼痛难忍,估计是摔坏了,(在我坚持炼功一月后就完全恢复了正常)神奇的是我的脸没伤着,皮都没破,那么大的撞击力,脸先着地,却没伤着,要没有师父的保护,不仅仅是脸摔烂了破相的问题,也确确实实会给以后的救人造成很大的障碍。

三、突然熄火的出租车

一次我到一个小区发真相资料,被小区的门卫发现了,那门卫想陷害我,我从楼栋出来时他已在关小区的大门,见我出来就问我:“你是发法轮功光盘的吧?”我只说我找人,径直往外走,这时他已关了一扇铁门,正准备去关另一扇铁门,就在这时,从小区外驶進来一辆出租车,刚好开在铁门处就熄火了,这样铁门就没法关上了,我趁机绕过出租车旁出了铁门,安全的离开了。

四、楼道里的天狗

一次我到一幢住宅楼发真相资料,刚進楼洞,后面就回来一对夫妇,我不知他们是几楼的,只好往上走,可他们也跟在我后面一直往上走,眼看就到顶楼了,我正犹豫我该怎么办,这时我突然看见我面前的楼梯中间站着一只很大的狗,那狗很温顺的看着我,身体横着站在楼梯上,刚好把整个楼梯全挡住,我立即悟到这是不让我再往上走,就站楼梯转弯处,背过身等那对夫妇先走,我只听到他们上楼开门,关门的声音,既没听到狗的声音,也没听到他们唤狗的声音,再转过身来看,楼梯上空无一物,静悄悄的,哪有什么狗啊,刚才只是师父为避免弟子出危险而演化出的一只天狗。我顺利的发了资料离开了那里。

苏醒的神通

“修炼是可以出特异功能的。”(《转法轮》)在大法中修炼已有十年了,下面是我亲历的几件神奇超常的事情。

一、意到功到

同修拿来一个手机,要我给灌装讲真相语音文件并设置好,我按部就班的做了改串号、用读卡器将要用的语音文件复制在手机卡上,再用试用卡装上手机,准备做下一个步骤——设置,就是在通话背景音功能中要逐一的将要用的每一个语音文件建立链接,我打开手机的通话背景音功能时,发现手机中已全部设置好了,八个语音文件都已在通话背景音选择中显示有了,在这之前该手机中并无这八个文件,是我新装進去的,也就是说我并没有动手做设置,只在意念中想了要做这件事,就成了。

电脑中的打印机安装中有一个打印机已没用了,我就想把它卸载掉,我动手点开电脑的“打印机和传真”一看,我想要卸载的打印机图标已没了,我还未动手,已做成了这事。

一次我欲走到墙边开电灯,人还未走过去伸手,电灯开关“啪!”一下,电灯就亮了,意到功到。

二、 神足通

一次工作中我要到一个关联部门去办事,不知怎么的阴差阳错的坐公共汽车时坐反了方向,我发现后就下车步行往要去的部门方向走,走了快一小时了,我一看路边的门牌号还有几百个号才到我要到的地方,感觉太远了,那天我又穿的高跟鞋,走路累,就心里求师父:“师父,求您让弟子用一下神足通嘛,太远了,实在走不动了。”念一出,只感到人晃了一下,抬头一看路边,到了!谢谢师父!

三、武警看不见

一次我到银行去取款,去了那家银行的外面自动取款机没有启用,我就径直往里走,只想我到柜台去取,也没注意到站在银行门口的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進去快到柜台时突然听到里面的人惊慌的喊了起了:“干什么的?人怎么進来了?”我才反应过来,银行已打烊了,柜台已停止营业了,正交换现金,我解释了两句,立即退了出来,站门口的两武警听到喊声才缓过神来,我想我是无意中走了另外空间,我進去时他们未看见。

结语

记的有一次在街上遇到两个其它宗教中的信徒向我宣传他们那一门的东西,我没接受,只是开心而自豪的告诉她们:“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有世界上最好的师父!”

是的,我有世界上最好的师父!我们真正走在神的路上!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