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开生面过大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去外地过年刚回来,在此写出自己在过年期间的几件事,与大家分享。

年前腊月下旬,我在业余时间里忙着制作大量的真相信,想在去外地过年的时候邮寄。这时有同修建议我做一批有关外地某同修被迫害的劝善信,寄给那里的公检法人员。然而明慧网上并没有关于这位同修的详细报道,这使我一筹莫展。

几次找到相关的同修协助了解详情,得到的答复是:被迫害同修的家人不配合;可能机缘不成熟;等过了年再说吧等等。我听了很难受,也不认可这样的结论或说法。揭露迫害就是曝光和解体邪恶,邪恶自然不甘心。此时所有表面上看似行不通的取证过程都是邪恶的干扰,都是假相。曝光邪恶赶早不赶晚,为什么还要等待所谓的“机缘”成熟呢?真需要讲究机缘的话,那就选在过年吧。于是我心一横:一定赶在过年之前曝光邪恶!

为了赶写那篇文章,我真是忙碌了好多天。几经周折才辗转找到同修的家人,详细询问了同修遭受迫害的经过。此时已是腊月二十五日了。然而写完文章,却迟迟弄不到同修的照片。就在此时,母亲又天天打电话催我回家过年。我一边应付母亲,一边催促同修的亲属帮助弄照片。在焦急中又等了两天仍无消息,我不得不订票回母亲家。

可就在我要回家的当天上午,照片来了——是同修的亲属连夜赶去外地拿来的。为了等照片我一宿没睡觉,却没等到。没想到以为不可能了的时候照片又来了,真让人高兴。原以为马上就可以投稿,谁知关键时刻我的电脑又出了故障——图片处理软件失灵了。而此时距离开车时间都不到一小时了,我急出一头汗。不得不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又过一会儿,电脑才正常了。总算把文章成功的发送给明慧网,我也松了一口气:如果此时不发出去,就只能等到过年之后了,因为母亲家没有电脑。

收拾妥当后,一看表我又着急了:距离开车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了,我还要挤时间给同修送钥匙,时间能够用吗?恰在此时,嫂子来电话说她要开车送我去车站,这对我可是个意外的惊喜。一上车,嫂子要给我买些吃的,我说来不及了。可就在给同修送钥匙的时候,同修递给我两瓶茶水、一大袋食品。当时我心里特感动,因为我已忙碌的二十多个小时没吃东西了,真是又渴又饿。我明白是师父在呵护着弟子。

一到客运站,在那里工作的常人朋友及时送来车票。朋友说刚才有人退票,正好被她赶上,她便将我原来二十二号座位调换成二号座位了。朋友说我真幸运,前面的座位不颠簸,可以在车上睡一觉了。嫂子却笑着对我说:有人开车送行,有人送吃的,有人订票,还有人转让“雅座”,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我感慨的点头说真是这样啊。我刚坐稳,车就出发了……

来到母亲所在的城市,一位昔日好友同修带着女儿早已等候在车站了。一下车我就急着找邮局——我带去好多真相信,想要寄给我们当地的公检法人员。

在邮局门外,我把十封信投進信筒。刚转过身,就见同修在车里笑着用手势示意我回头看。我一回头惊呆了:我投信时信筒跟前没有人,可就在我投信之后一转身几秒钟的功夫,只见邮政人员打开信筒将信件装進一个大袋子,拉着袋子回邮政大厅去了。那一刻我被感动的眼睛湿润了……更令我感慨的是:来到同修家,一打开电脑,竟然看到四小时之前投递的揭露邪恶迫害的稿件发表了,这可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速度最快的一次啊。同修说你想做的正事都做到了,这回你可以安心过年了。我很受感动,在心里默默感恩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加持。同修又开车把我送到山区,送到母亲家门口……

说说大年初一的事。大年初一的清晨,我“看见”自己在写文章,正是本文的题目。我悟到师父点化我过年期间不要忘记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当天午饭后,我编辑一些针对性的真相短信,分别发给不同市、县“六一零”责任人、公检法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在此只写出给黑龙江省绥化市检察院两位检察长、绥化市北林区公安分局长杨庆斌及恶警王淑波等八人的三条短信:

短信一:林秀梅被北林区公检法合谋枉判七年重刑,是你们死命效忠于中共对百姓所犯的滔天大罪。在今天举国欢庆佳节的时刻,林家老小伤心不已,哭作一团。你还能心安理得欣赏自己的“杰作”吗?绥化人民一定会记住你,盯着你,直到善恶有报的那一天!

短信二:中共暴政几十年,杀人无数。历次运动都是祸害百姓的。谁还相信中共的谎言?明哲保身,恪守良心的砝码,给儿孙积点儿德,也给自己留条退路吧!

短信三:当你过年过节与家人团圆的时候,你应该先想到被你害的家破人亡的人同样是你的兄弟姐妹。谁家没有老和小?切莫把别人的泪水和心灵踩在脚下!今天你暂且穿这身工作服,说不定哪天被中共强迫穿囚衣。良心最重要!切记!切记!

当晚我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中,“看到”自己用炸弹炸碎了很多魔鬼的城堡,炸死很多妖魔鬼怪……我想一定会是这样的:因为我平时长期跟踪给他们邮寄劝善信和各类真相资料,尤其是明慧网上一些精辟的评论文章。再加上经常给他们拨打语音电话,发送一些有针对性的短信,他们空间场里那些邪恶的生命和因素一定会被清理掉很多的。

再说一下昨天的事。昨天是元宵节,早上醒来后我就想编辑短信,继续发给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可还没等编辑,女儿和我的老父亲接连打电话跟我大声吵闹,一反常态说我如果再炼法轮功就会如何。我感到意外和震惊,也动了人心,跟他们生气了,而且还气的不轻,完全忘记了发短信的事。

可就在我气冲牛斗的时候,忽觉自己被一股力量按着头,狠狠的磕到桌沿上,额头立时磕红了。我被磕的很痛,心里很不服气,却不得不恍然大悟:这突来的“内战”原来是邪恶的干扰和迷惑,目地是让我只顾生气,没心情发短信。

想到此,我便发正念清理一下自身空间场,之后编辑短信。仍举例写给绥化市检察院及北林区公安分局长及恶警的一条短信:鞭炮齐鸣,家家团聚的时刻,林秀梅三岁的儿子哭喊着要妈妈。你可曾为自己的恶行而内疚和忏悔?记住吧: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绥化人民会盯着祸害百姓的中共帮凶和打手,直到天理昭彰的那一天……

成功发送短信后,我想给他们拨打语音电话,并把时间定在中午十二点发正念之后。因为这段时间很可能是他们与家人聚餐的时候,如果他们能把电话内容说给家人听,可能会收到更好的解体邪恶的作用呢。我选择一个配有《梦醒》音乐,专门针对公检法人员的语音电话内容播放给他们。公安局长杨庆斌收短信时还开着手机,现在却关机了;女恶警王淑波只听几句就搁电话;另外几人听到一半才搁电话;检察院检察长高乃谦听到了这些内容:“你好!中国人都知道,中共历史上每次运动过后都得平反。那么,法轮功平反的那一天,你怎么办?追究对法轮功的迫害责任时,谁来给你作主?江泽民?能吗?大家都清楚,卸磨杀驴,这是中共一贯的做法。……”我又给其它市、县“六一零”人员打电话,一直拨打到手机卡欠费了才回家。

今晨我做了这样一个梦:我手里拿着一个形状象吸尘器一样的东西,正在草地上清理一些害人的、毒副作用很大的害虫。反复清理后,发现几乎没有了。这时有人告诉我:把你的多功能“吸虫器”跟电脑连接上,再联网,就能搜寻到很多隐藏的有毒害虫了。醒来后我悟到:我手中的多功能吸虫器是指我坚持曝光邪恶、救度公检法人员的综合做法——劝善信、真相信、语音电话以及有针对性的发短信。从反馈的消息看,这样做的确震慑了邪恶,唤醒了一些良知尚存的公检法人员,使他们悄然躲避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

感恩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并赋予我救度众生坚忍不拔的毅力。这个年也算是过的有意义,真就象梦里文章中所写的那样——别开生面过大年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