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婴幼儿监牢”(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现在是“年过月半尽”了,我女儿该到幼儿园去报名了。但是在中国大陆并无好的幼儿园可上,最后还是就近找了家幼儿园报了名。所谓好的幼儿园当然是那种让孩子吃好、玩好、学好之外还须在品德上教育好的幼儿园,无奈此种幼儿园在大陆的确难找,这就不免让人对一水之隔的台湾“荳荳幼儿园”神往了。

位于台北县永和市的明慧学校“荳荳幼儿园”创办时间并不长,但是现在已经成为“东西方幼儿的乐园”,孩子的家长对于这样的幼儿园不仅放心,而且感动。

台北的糖糖被安排到明星幼儿园学习,已经五、六岁了,却连最简单的从一数到一百还数不出来,于是父母给他换了一个田园小学,一个月过去,糖糖还是很不快乐,最后送到荳荳园试读,没几天,糖糖回家会说:“谢谢,妈妈请你帮我……”接下去父母发现,糖糖的情绪变得稳定祥和,学习和表达能力明显进步,从一数到一百已难不倒他,在幼儿园学到的“真、善、忍”,回去会跟家人分享。有次妈妈生气,糖糖跟妈妈说:“妈妈你要学忍耐喔。”幼儿园毕业晚会上,糖糖父亲上台致谢,称荳荳园爱的教育救了他的孩子,叙述经历与感触时,禁不住眼泪直流。

荳荳园小朋友一起炼法轮功
荳荳园小朋友一起炼法轮功

荳荳园每个孩子和家长都有同样的体会。特别好动的原硕、爱尖叫而又叛逆的恺恺一向厌学,自打进入荳荳园后每天都很开心,每天都想上学。他们的妈妈也感动得泪水涟涟。善善、真真俩姊妹的父亲是法国人,妈妈说:“她们第一天来就很喜欢这里。她们在家里爱吵架,不听妈妈的话,不分享。可是她们很喜欢来这边,可以交很多好朋友,也不吵架,回去说每天都很快乐,也喜欢吃这里的饭。”

荳荳园小朋友一起读法轮功经书《洪吟》
荳荳园小朋友一起读法轮功经书《洪吟》

荳荳幼儿园,外观朴实,然而因以法轮大法之“真、善、忍”为原则办学,小朋友及家长均受益不浅。这些小朋友来自不同家庭环境,甚至有着东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却同样沐浴在“真、善、忍”润物细无声的恩泽之中。小孩子可以尽情展露心灵的纯真与善良,家长也收获了美好的亲子关系。种种感动,究其实际,均拜法轮大法之所赐。①

这实在是令人羡慕的事情,尤其是作为家庭之希望的孩子们,能够在荳荳幼儿园成为一名可爱的小朋友,在我们大陆的年轻父母看来,总免不了兴起一种思绪万千的感动。因为在中共统治的大陆,我们所见到的法轮功学员家里的小朋友,他们的遭遇是别一种情形。大家相信一个六个月大的婴儿被中共警察关进拘留所吗?大家相信一个六岁的幼儿已经两次被中共关进看守所吗?大家相信一个四岁的幼儿被中共劫持到不知所向吗?大家相信面对民众的质问,中共豢养的执法人员对此还振振有词吗?这些事情正在中国大陆上演着。

让我们看看比较早的一例,那是2002年11月,山东阳谷县一个仅六个月大的婴儿连自己爷爷奶奶的面都没见过,却因爷爷奶奶修炼法轮功,与爸爸妈妈一起被中共“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警察抓走,关进冷如冰窟的拘留所里头。②婴儿的爷爷奶奶做了什么呢?顶多是讲了几句真话,让被中共蒙蔽的人们知道,“天安门自焚”原来是中共制造的假案!江泽民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原因竟然是妒忌法轮功人多。

基于事实的油画:《为什么》
基于事实的油画:《为什么》

爷爷奶奶修炼法轮功,孙子也要坐牢,那么爸爸妈妈修炼法轮功,女儿是怎样的境遇呢?北京消息,女法轮功学员门向荣于2004年1月5日晚在家中被中共“610”警察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一起被绑架的有未修炼的丈夫,和一岁半大的女儿。 稍后,门向荣的丈夫被警察带回家搜抄钱财。门向荣和她那一岁半大的女儿从此失去下落。当地“610”人员表示对法轮功学员无论怎样处置都可以。③而门向荣又做了什么呢?顶多也是讲了几句真话而已。

中共甚至会将多名婴幼儿关押在一个监牢里,形成一个客观存在的“婴幼儿监牢”。四川的一名女警在电话中无意透露了这一点。2003年3月份,四川彭州市蒙阳镇的一名两岁儿童,因其亲人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5月前后,两岁儿童与父母和奶奶一起被当地“610”劫持到镇政府,关禁在一间破屋中达3个多月,破屋便桶龌龊,蚊虫叮咬,蛆虫满地,后因无钱缴罚款,一家四口又被转移到彭州市看守所。在那里这名两岁的儿童至少又被囚禁了9个多月。知情者出来说,幼小的孩子已数次随母坐牢,长期吃牢饭,面黄肌瘦。每天他都用小手拍着号室的铁门喊:“出去,我要出去!”闻之催人泪下。有记者曾向彭州市看守所询问该儿童的情况,一名接电话的女警问记者:“他母亲叫什么名字?”记者:“这个还不清楚。”该女警竟说:“不知道父母的名字怎么知道是哪个孩子?” ④

是哪个孩子!到底有几个,我们无从知道,然而于此,我们深切的感到法轮功学员的真相传单的分量之重。匪夷所思的是,中共的“婴幼儿监牢”里关押的婴幼儿,居然还有“二进宫”的。

郭月童是河北昌黎县一个6岁的小女孩,她知道昌黎县有个可怕的洗脑班。月童一岁的时候,就被关在那里很长时间,五年后的2006年,她又被关入牢笼。

小月童的妈妈刘爱华、爸爸郭玉亭是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法轮功学员。月童出生的时候,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因为小月童的妈妈不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恶人将小月童和妈妈一起关入臭名远扬的昌黎洗脑班,当时小月童才一岁。

在昌黎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不见阳光的牢房,吃、喝、大小便都在一室,不见阳光。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洗脑班的恶人除了强迫他们看诽谤造谣的光盘和书报,还用各种酷刑来折磨他们:不让睡觉、戴镣、戴铐、用胶皮棒打、罚跑圈、野蛮灌食、戴背铐且嘴用胶带粘上拿电棍电、用手铐铐在门或窗户上然后用电棍电……

每当恶警折磨妈妈时,小月童吓得只能躲在墙角哭。在没有坏蛋嘶喊纠缠、妈妈没有被拉出去折磨的时候,小月童就会扒在牢房的铁栏上向外张望。

后来,小月童和妈妈被迫害的事被曝光出来,国际上很多人都知道了小月童遭迫害的事情,恶人们才不得不把小月童和妈妈放出来,那时小月童已经3岁了。

出狱后的小月童看见了爸爸郭玉亭,爸爸这时已被迫害的双腿不能行走。长久的分离,使小月童对爸爸完全没有了概念。可是当小月童刚刚习惯叫“爸爸”时,中共“610”恶警又闯入家门,再次抓走了小月童的爸爸。

后来爸爸回来了,一家人总算团聚了,小月童真高兴。可是好景不长,2006年的5月,小月童又和爸爸妈妈被恶人绑架到洗脑班。⑤

是的,小月童有爸爸妈妈陪着,可以得到亲人满是伤痕的手的抚摸,可是张缘圆呢?四岁的张缘圆在中共的“婴幼儿监牢”里有谁抚摸她的头呢?

张缘圆
张缘圆

张缘圆一家住在重庆市潼南县梓潼镇,爸爸(张洪旭)和妈妈(吴咏梅)都修炼法轮功。2003年12月下旬,小缘圆的妈妈被潼南县国安大队长张良绑架走,在看守所被刑讯逼供,吴咏梅为抵制关押迫害,在看守所绝食抗议。2004年1月1日,潼南县第一派出所四名警察将小缘圆也强行带走。吴咏梅由于在看守所中出现生命危险而得以脱离虎口。但四岁的缘圆却未被释放,家人不知其生活情状。⑥

同样的案例发生在2004年河南周口市。河南周口市宋振灵、王桂金夫妇俩在单城做生意维持生活,2004年2月7日被绑架到单城看守所,后被转到淮阳看守所迫害。 由于王桂金生命出现危险得以脱离黑窝。她出狱后,一直过着流离生活。不久王桂金在娘家再次被恶人绑架,令人发指的是该市610、国保的一伙暴徒把王桂金不满4岁的幼子劫走,并与王桂金隔离,不知弄到何处,家人始终不得音信。⑦

本来现在正是中国人见面问声“年过得好吧”的时候,本来荳荳幼儿园是个颇为轻松愉快的话题,在这里却一不小心滑向了沉重的话题。或许是因为我们所生活的大陆原本就是块沉重的土地吧。我们真是不懂啊,荳荳幼儿园的孩子和家长,还有世界那么多人民如此欢迎真善忍,为什么中共却如此惧怕真善忍?为什么如此仓皇地打开一座座黑暗阴森的牢门,张开血盆大口,将那些小朋友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咬住,然后兽性大发的撕、摔、啃、嚼、咽……并且,象我们所了解到的,连同小朋友一起卷进了“婴幼儿监牢”?

那些小朋友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被中共所咬噬,全因为他们向人们讲法轮功的真相,给人们一双看清中共“假恶暴”的本质的慧眼,我们当然不可再麻木,让那些小朋友去继续拍打着牢门号哭。

①:《东西方人都喜欢的幼儿园(图)》

②:《山东阳谷县恶警把六个月大的婴儿关进拘留所》

③:《北京一岁半女童与母亲同被警察绑架 生死不明》

④:《两岁儿随母坐牢9月 警察透露狱中不止一童》

⑤:《六岁稚童两度坐牢为哪般》

⑥:《重庆恶警非法扣押四岁孩子 用心险恶》

⑦:《夫遭迫害双目失明 妻怀孕九月被催产 四岁幼子遭劫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