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节日的孩子们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韦恩堡市是美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艾米.汉格德恩是这座小城一个普通的残疾小女孩。每年的12月21日是韦恩堡市以艾米的名字命名的节日“艾米.汉格德恩日”。

节日的由来充满关爱和友善。九岁的艾米因患大脑麻痹症行动不便而饱受同学的歧视,为赢得一个“不被嘲笑或者取笑的日子”,艾米在圣诞节前夕致信本市一家电台。艾米的心愿赢得了来自全世界的支持。韦恩堡市市长在命名这一节日的活动中说:“每一个人都想要并且应该得到尊重、尊严和温暖。”

看罢这个故事笔者潸然泪下——为中国那些正在遭受痛苦、没有节日的孩子们。中共在对法轮功发动的持续11年的迫害中,无数孩子的遭遇更加悲惨,却不为人知。

河北沧州盐山法轮功学员李淑霞14岁的儿子小小年纪就饱受惊吓和酷刑。2002年10月,盐山公安翻墙而入,抓人,抄家。李淑霞14岁的儿子哭喊,嘴被他们用擦车的脏布塞住后被铐在公安局的地下室里。恶警对孩子打骂、逼供,企图问出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孩子绝食两天才被放了。他们威胁孩子的外公说:过两天再把孩子送回公安局。孩子一听还要送回去,便离家出走,讨饭充饥。

沧州市任丘法轮功学员陈凤雷、柴秀梅夫妇,由于坚持信仰长期被非法监禁。他们的两个年幼的孩子(一个十三岁,一个十岁)一直无人抚养。在缺吃少喝的情况下,两个孩子不得不把家里稍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换吃的,常常上顿不接下顿。因无父母照看,村里其他孩子就欺负他俩、打骂,晚上还常有坏人去家里偷东西。两个孩子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后相继失学,流浪街头。

甜甜,是个6岁小女孩。她是河北河间市法轮功学员赵雪影的女儿。自从雪影被绑架后,没有父亲又失去母爱的甜甜,常常在被窝里偷着哭。老师说:孩子经常在学校哭,赶快把她妈妈要回来吧。

刘真,女,17岁,河北省吴桥县法轮功学员刘志刚与高丽华的女儿。2003年6月吴桥县恶警在景县恶警的配合下,为诱捕刘志刚夫妇,对初三毕业正准备高中升学考试的刘真进行恐吓,在考试前非法勒令她停课长达十多天,使她的升学考试受到严重影响。吴桥县公安局还通知吴桥县高中不准录取刘真。2004年3月8日刘真的母亲高丽华在长期迫害中含冤离世。

零四年,河北沧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松凤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10年,关押在河北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家中撇下13岁的儿子李辉无人照顾(李辉的父亲在外打工,不能经常回家)。几年来孩子在失去母爱的痛苦中煎熬着。孩子不会做饭,家中经济又困难,经常啃馒头、喝凉水,连顿可口的饭菜也吃不上,幼小的心灵受到创伤。接着,更大的灾难降临这个家庭——长期担惊受怕、想妈妈,吃不上饭,孩子得了血癌!家里为给孩子治病花了十几万元,负债累累。三次化疗后孩子的病情仍未见好转,身体已极度虚弱,经不起化疗的折磨。医生说李辉正处于高度危险期,稍不注意就有生命危险。孩子整天愣愣的,他是在想妈妈!一直念叨:“妈妈要是回来我就好了。”可是,就连孩子这点小小的心愿都难以实现。

……

笔者所诉只是迫害案例中的沧海一粟。据不完全统计,自99年7.20以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超过3400人,其中不少人身后留下了未成年子女,孤苦伶仃。这些孩子们,有的是父母双双被害死;有的是父母一方被迫害致死而另一方则长期被非法关押在牢狱中。孩子们不仅失去亲人、失去生活来源,有的甚至还被学校开除,有的无家可归,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说起孩子,笔者不由得想到12岁的小女孩刘思影的悲惨遭遇。中共为了陷害法轮功,煽动国民对法轮功的仇恨,编造并导演了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把这个与法轮功毫无关系的孩子烧伤后再阴谋杀害。邪恶的中共不但杀害了刘思影,还把整个谎言制成电影、写进课本毒害全国无数的天真的孩童。

孩子常被誉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未来与希望,然而在中共的独裁暴政下,孩子却屡屡成为独裁暴政的牺牲品。如同美国韦恩堡市市长所说:“每一个人都想要并且应该得到尊重、尊严和温暖。”而在中国,又有多少孩子的尊严和家庭温暖被中共残酷的剥夺和吞噬,沦为中共暴政下永远没有节日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