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这老太太会飞檐走壁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大陆北方的某座城市,有一位六十五岁的老太太,她是千万大法弟子中普通的一员,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然而,她在修炼这条路上稳步的走过了十三年。她有的时候一天能学六讲《转法轮》,能发三、四百份真相资料,家里还是个不大不小的资料点,她从来没有遭受过邪恶之徒的绑架迫害,她感觉自己在师父的手心里攥着呢,谁也动不了她,邪恶干什么一点碍不着她。在她的身上,发生了很多神奇的故事,连常人都说:“这老太太神了,能飞檐走壁了!”

下面,让我们听听她的自述。

一、法缘深厚

九八年夏天,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上师父的法像,就感觉太熟悉了,好象曾经跟师父在一起呆过很长时间,哪生哪世是一家人,师父瞅着我乐。一周后师父点化我,让我看到一张大照片,说:你们都是我的弟子,你为得这个法,转生十世了。在我的记忆里,宋朝时我曾是杨家将大家族里的一员,某世在青藏高原修行过,我不只一次修炼圆满了,这一世就是助师正法来了。

我胆子大,命大,想来不是无缘无故的,师父一直管着我呢。记得小时候刮大龙卷风,邻居十七岁的儿子被刮起来电线杆那么高掉下来摔死了,我十一岁被刮了三个跟头,起来就跑家去了;十三岁那年得大脑炎,脑袋疼的直打滚叫喊,吃了两片药第二天就好了,那不是奇迹嘛;地震连皮都没沾着我。三十年前,一个算命的瞎子说:“你的命我算不了,你是修炼的命。”我说:“你说的对,我就是修炼的命,我总想出家。”

我生孩子时大出血,三个医院确诊得了席汉氏病,和癌症一样没治。这种病就是脑子里的血流出来没及时补充,导致脑垂体坏死,医院大夫说二十年以后就得成精神病。我连着住了三年医院,每年住三个月,啥事也不管。九二年经三家医院确诊得了子宫癌,我心想着早死早托生、越发愁死的越快,得子宫癌的事连家人都没告诉,半个月后就把这事给忘了。修炼以后想起来了,啥病也没了,真好。

二、恶浪滔天 如履平地

我刚得大法就琢磨:不出家还能修这么大的法,上哪找去?命没了法也不能抛。九九年迫害以后,单位来人说我炼法轮功犯法,叫我别上北京,我比他们理直气壮:“我强身健体,碍着你们啥了?炼法轮功就得挨迫害?我要想干的事,一万个人也看不住。”厂里派人监视我,我招呼他到家里来坐,他不来,我说:“你冒傻气,大热天从厂里回来还跑我家一趟,你到哪凉快会儿不好啊?听他们的干啥?快别来了。”从那以后他真不来了。

迫害初期那几年我比现在还精進,每天学三、四讲《转法轮》,有时能学六讲,一天出去四、五次,一次发资料百十来份,总共发三、四百份资料,一天做三顿饭,洗衣服什么家务活都不耽误。发资料也不怕人看见,碰见人就当面给:“给你张真相,快回家看看去!”人家就笑着接过去,好象环境特宽松,实际上那几年是环境最紧张。迫害最严酷的时候,我心里根本没有迫害的念头,如入无人之境。零三年有一次梦见接到蓬莱仙岛邮来的“水电学院”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还带着我的彩色照片,这个梦我跟谁也没说,心想:刚录取,离毕业还早着呢。

有时候到农村发真相资料,碰到狗叫,我在门口说:“别叫了,救你主人来了,连你也受益!”它就一声不叫了,同修说:你说就管用,咋我说就不管用?我认为可能是没有那么大的善念。我这人头脑特别简单,我那么说就是那么想的,没有一丝一毫杂念。

有一次晚上发真相资料没拿手电,还差二、三节楼梯就迈下来摔倒,一头撞在对面的门上,脚还崴了,立起来到外面把脚跺了三下:“邪恶迫害我,踩死你!”然后就走家去了。一到家可就动不了了,脚面和踝骨侧都黑紫色,上厕所都是爬着去了。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心想:要是让常人看见大法弟子一瘸一拐的,多不好意思。睡了一觉,第二天早起一看,真神奇,好了,脚上皮肤跟正常颜色一样了。这要搁常人,“伤筋动骨一百天”,得多长时间才好啊。

想想这一件件的神奇事还多着呢。大法弟子用的东西都超常了,我一个普通手电三节五号电池用了三年多还亮着呢,正常情况下换十回电池也有了。有一回烧开水,没对好暖壶口,一下把开水都倒在脚面上,夏天穿着丝袜,脚面上直冒热气,我求师父保护我,也没想出不出泡,等过后一看,脚面一点没烫着,连红都不红。当大法弟子真好,谢谢师父!

三、明析干扰皆有因

在我的概念里,根本就不应该有迫害,师父《忍无可忍》的讲法下来后,可把我高兴坏了,谁迫害我,我就对谁不客气,因为它不配,所以这么多年,我都平稳的走过来了。有两次受到恶警的骚扰,都是因为自己走偏造成的。

零四年有一次,来了十多个警察要抄家,说有人恶告我。头几天师父点化,我把资料和设备都转移走了。那天警察来,我不开门。他们把我老伴叫回来开了门,抄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还让我跟他们走。我说:“我都六十多了,死都不怕还怕你们?你们为啥上家炕头上迫害我来?”警察说:“这老太太要拼命!”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修佛的,你们那命值得我拼吗?”这人耷拉脑袋不吱声了。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正念化解了这场迫害。事后,向内找,发现是那段时间显示心膨胀,看着谁都没我精進,同修都让我说哭过,三十多人在我家开法会,我都不关门,自己不怕,也不知道为别人着想,就因为这个被邪恶钻空子了。

零七年那次,跟我一起学法的同修发正念状态不好,我光顾着帮她清理空间场,一个多月忽视了全球大范围除恶,结果招来恶警的骚扰。我拒绝开门,警察问“为啥不开门?”我说:“从这不也一样说话?”他拿手机打电话:“来几个人!”我说:“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你们为啥还这样做?”他说:“你还想跑?”我说自己的腿自己说了算,愿意上哪儿上哪儿!说完我从二楼上房顶走脱了。两面斜坡的青瓦房顶,我走着跟平地似的,后排房子常人看见了说:“这老太太神了,会飞檐走壁了!男的走着都害怕,人家跟平地似的,轻巧的走了。”邻居们都明白真相,我都给他们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给过护身符,这时,邻居都招呼我:“上我们家来!上我们家来!”我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不在这里呆,得往远走!”还有一家说:“你别往下蹦,我给你顺个梯子。”我顺梯子下来,嘱咐她:“你别害怕,不用怕他们,我没犯罪,是他们在迫害我。”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脱离了被绑架的危险。

有一次我跟妹妹(同修)一起发资料,撞见不明真相的恶人。从那以后妹妹吓的不敢出来救人了,对我却没任何影响。事后我做了个梦,梦见我们走着走着,前头夹了个寨子把路挡上了,我看看哪儿松,扒个缝就钻了过去。旁边有两个恶人说:“不用管她,逮后面那个,她乱法。”我妹妹那时还看佛教的光盘,让我看,我不看,因为师父讲过“不二法门”。

四、当今世人都与师父有缘

我有一个外甥女,知道大法好,带学不学的,上我这儿来我就拽着她学一讲法,一到常人中又不学了。她跟我发正念,一立掌,师父就跟她说话:你快抓紧学法,你跟师父缘份特别大,给师父看过三年门。学法时,师父点她:“看三百一十一页第一个字。”我说你快看看,翻开一看是个“情”字,我说你也不知道珍惜大法,以搞对象为主啊?她说:你别看我没修,我在单位一发言就跟下面人说“得按真、善、忍做”,下面人问:“××你是学大法的吧?”我说“是”,底下就给我鼓掌。这个外甥女能讲真相,走哪说哪。

有一回开交流会,她说:姨,你别在中间坐着,快给师父让出来,师父坐着大莲花下来了。她跟师父有这么大缘份,可惜的是一直带修不修的。在此真心奉劝有缘得到大法的人一定要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当今世人真的都与大法与师父有缘。

结语:

我总觉的自己慈悲心差,动不动就跟人争斗,就每天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这句法,每天都背几遍,感觉慈悲心出来了,慈悲就能化解空间场的一切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