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六吨锅炉爆炸后……

我经历的大法神奇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

九九年前:六吨锅炉爆炸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国企一家化工厂工作,由于工作在危险环境里,又常倒夜班,工人们熬夜比较辛苦,是不允许有半点差错的,每天天将亮的时候是最难熬的,迷糊恶心,心直往外翻,别人都可以偷偷打个盹,而我不可以,因为他们都知道我是大法修炼者,自己得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生活中要高姿态,时时处处表现出大法修炼者与常人不同。

我实在困极了我有一个办法,我能想起师父讲的法,不管是哪一段或哪一句话。再有一个就是到无人的泵房炼一套动功,困意顿消,直到晚间十二点下班还不困,那就回家继续打坐,完全能静的下来,只剩思维的那种状态。

记得是九八年六月份,由于生产上需要,车间主任安排我与一名司炉工启动6吨锅炉,由于没有引风机及安全保护装置,谁都不愿启动它,但领导安排的工作,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就应该去做。我与司炉工同时站在一米多高的平台上操作,不想发生瓦斯爆炸,震耳欲聋,三层楼顿时浓烟滚滚。

人们惊呆了,只有个别人知道向外跑。

爆炸的这种冲击波并携带着从燃烧室内崩出来的一寸粗一米长的油枪(钢管制成)打在我的后脑上,一下就把我从一米多高的平台上掀了下来,脸火辣辣的疼痛,头发烧焦了,眉毛也没了,眼睛根本就睁不开。当时就想:我与别人不同,有师父保护。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周围的人都围着我看。车间主任吓坏了,安排别人送我上医院,我却直接回了家。

回家之后,同学听到这事来看我,非常担心。我说我是修炼人没事,他不信,说“都这样了 还不上医院?”碍于情面,去了县医院,可县医院停电。同学又拉着我到中医院,中医院也停电。又到另一家医院,还是停电。这时我悟到不应该去医院,可同学就是不依我的想法,又把我拉回县医院。这回来电了。眼科医生给我滴上点麻药,给我刮了几次,最后告诉我,赶快到哈尔滨眼科医院,在咱们这是治不好的,眼珠深层有杂物。这时我也没动心,心想:回家几天就好了。同学吓坏了,我就安慰他,假意告诉他明天去哈尔滨。

我在家待了三天,奇迹出现了,眼睛不停的流泪,最后睁开了,基本正常,只是感觉不太舒服,后脑的一个包基本也消了,面部肌肉里不知打進些什么东西,都变成黑色的结晶体返出来了,用指甲一抠也都出来了,面部的坑坑包包也平复了。

几天后我上班了,他们都好奇的问这问那,我跟他们讲我没上医院的全过程,都非常惊讶,我告诉他们,凡是真正修炼法轮功的都有师父保护。

我回去看看这台发生事故的锅炉(已经报废了),把我也吓一跳:整个锅炉周围向外膨胀着,就象面包一样,6毫米厚的钢板焊接处已经崩裂,真是不可思议呀!其实能在这次事故的危难中走过来,完全是师父的慈悲呵护,眼睛伤到那种程度,不到医院也完全是靠坚定的一颗信师信法的心哪,是大法挽救了我,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恩之情真是无法言表!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大法弟子行神事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之后,疯狂的邪恶形势使人感到窒息。走出来散发真相传单是让世人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对邪党造谣中伤欺骗中国人的有力揭露。我根据自己的情况,安排好时间,决定晚间出去。《九评》、小册子、传单一应俱全,晚间六点发完正念,骑上自行车就奔农村出发了,几十里外甚至更远,都是没有去过的地方,走村串户,尽管是黑夜,在师父的安排下从来没有迷失过方向。

有一天将近午夜12点的时候,我刚从一铁路口下来,村庄的第一户人家的一条狗“呼噜”着窜了出来,直奔右脚而来,我知道农村的狗一般一只叫起来就会连成一片,那样的话对我极不方便,我没加思索脱口而出:“闭上你的狗嘴,回去。”就看这只来势汹汹的狗蔫蔫的“哽哽”着领着另一只回去了。我当时很感动,感觉师父就在身边,也感觉到万物皆有灵,一切为法来。我一直把资料全部发放完毕顺利的往回返,这时,已经是早晨六点多。

我与妻子(同修)晚间出去贴真相贴来揭露当地恶人恶警,从恶警的家到派出所、公安局、公安局家属楼都贴满,使其不敢行恶。每次张贴后,他们都要紧张几天,增加警力巡逻,到处乱窜。我们正在路灯下贴最后一张,我一抬头看见一辆警车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离我们几米远的地方,车里四个人抽着烟说笑着,当时我一惊,但马上镇静下来,求师父加持解体邪恶干扰。就这样我与妻子大大方方从他们前面走过,这样的事很多很多。我坚信:坚定信师信法,坚定正念,稳定的走好每一步证实法的路,邪恶不敢对大法弟子做什么,它们只有逃跑躲避的份。

吹了两口气火势全然熄灭

由于工作调动,我由车间来到调度室成为一名生产调度,休息时间多了,工资也上调了。我知道此番调动是师父有意安排,因为在这里能接触更多的人,是让我做好三件事更加精進。

2010年11月14日,午夜11点左右,自己突然睁开眼睛,首先看到墙壁电源处向外窜火,马上意识到这是电失火,不能用手,下意识的用口去吹,明知道这不合常理,可还是做了,只吹了两口气火势竟全然熄灭!我坐在沙发上心惊肉跳了好一阵,这时才想起关电源。心想: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发生的?怎么结束的?这火呼呼的向外窜,吹两口就灭了,这太神了。我又一次真切的体悟到师父的呵护、师父的加持、师父允许你启用你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神通来处理危难。

过了一会,我打电话给电工来查找原因。他告诉我室内的电器太多,电源线又老化,容易引起火灾。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因为没造成什么影响,室内也没有火烧火燎的痕迹,明线的电线都没损坏。

事后,我向内找,这么大一件事不是偶然的,原来最近的安逸心带动着几方面的执着,多睡一会了,多睡这么一会就把晚间12点的发正念错过了,再接下来就靠别人叫醒,再发展下去,别人叫也不愿起来。还有一个:最近的电视剧、电影流连缠绵。真有不尽兴不罢休的架势。自己感觉到这种执着在向外膨胀着,人的东西在故意纵容。更有甚者,时常想抽烟,戒了这么多年了,这一年来断断续续想抽根尝一尝,等到特殊场合有人给半推半就的也接受了,津津有味的品味,抽过之后觉得太丢人了。可是每次去掉它、去掉这物质,都没有做到干净。

找到这些毫不迟疑的去掉它,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我们不是要修的执着无一漏吗,任何一个执着任何一个人心都是回天的障碍,修炼是极其严肃的,我及时的看清了自己。真正感到恐惧的是自己与精進的同修拉开了差距、自己在救度众生中在缓慢前行,真正恐惧的是执着再不去、回天而无门,因为没有从头慢慢做好的时间,留给我的修好自己和救人的时间已是十万火急。

无论修炼的初期、中期、后期,修炼这么多年亲身经历着、感受着,无时无刻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之下,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美好神奇都在向世人展现、诉说着美好的一个个故事,真、善、忍在创造着人类的一个个神话,我们怀揣真、善、忍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