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神在人间”征文通知后的一次交流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我们片区召开了一次交流会,目地是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向师尊汇报。在助师正法的十几年中,神奇的事层出不穷,数不胜数,这是师尊的慈悲、大法的威德。

同修A娘家是四川的,她经常给家人写信,寄真相资料、真相光盘,使家人明白了真相,懂得大法是正法修炼,并做了“三退”。在二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时,尤其是北川比汶川更严重,真是太惨了,可是她三哥家七口毫发未损,左邻右舍都是死的死、伤的伤,今年同修A三月份回娘家,一家人围着她止不住的流泪,说一定要拿钱或买些东西谢谢大法师父给了全家人第二次生命,让同修A给帮助带着。同修A告诉他(她)们一家人我师父不要你们任何钱物,只要你们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给身边的人。告诉其他人你们一家人保命的秘密就可以了。同修A三哥是干部、侄女是教师,一再叮嘱要同修A代谢师父救命之恩。

同修A在二零一零年夏天的晚上讲真相劝三退时,突然从身边窜出一个高个儿男子,抓住她问:你发的是什么?同修A镇定的说是救人的真相。那个男子说要抓她去看守所还要110报警。她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给他电话下上罩,让他打不出去。结果他拨了5次110也没打通。同修A给他讲了真相,还把律师辩护光盘、二零一零年神韵光盘送给他。他走后旁边一男子说: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当地国保大队的副大队长。同修A说:我倒没看他能长,还是我们大法弟子越长越巨大。

同修B家里盖房子。她就给来家的建筑工们讲真相、劝三退、发护身符。有一个人从房上掉下来,仅休息几天就又能干活了,要不是大法保护,不仅四肢,命都不知能不能保住,他们都感谢大法救命之恩。

同修C家在农村种了一亩地的辣椒,眼看辣椒快成熟了,既没时间摘也没时间卖,因为救人急呀!她心想我不能因为自家的事耽误了救人讲真相做三件事。就这一念,三件事一点儿没误。到辣椒熟了时,来了一个收辣椒的找上门来说:你们村我就收你一家的辣椒,同修C说:我没时间摘。收辣椒的说:我连着秧子一块买。结果给了两千多元,收入一点不少。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同修D带着正义律师为我地区大法弟子的无罪辩护词讲真相,送给当地一名镇干部,他不敢接,结果他妻子说:给我。然后夫妻二人回家了,过了没有十分钟,这个镇干部拿着“无罪辩护词”说:这是国宝,回去我用镜框镶起来。还有一个村干部问同修D:你们用不用我给你在村里用广播念一遍。还有一位村书记看到无罪辩护词后,明白大法弟子信仰无罪,所有言行都受《宪法》保护,拿着辩护词去质问当地镇综治办和当地派出所的人,这些人都说我们也没说法轮功有罪,谁爱炼就在家炼。人们都在觉醒,众生都在等待真相、等待得救。

同修E自己家里有十亩地,五亩果园子,家里还有一个不能自理的老伴,还要供两个大学生上学。她逢人就讲真相、劝三退,五十来岁的人就象年轻人一样精神十足,果园子的水果是最好的,且总是收水果的来地里买。自己从来没去过市场卖一次,谁来给谁讲真相,自己也不知救了多少人,就这样还挤时间去给人家帮工,帮工不是目地,接触人讲真相才是目地。“十亩地五亩果园”按说一家几口人都忙不过来,可一个女同修就都干了,还不误“三件事”,这不都是师父在做吗!

前几天同修E在集市上讲真相、劝三退时,世人争着要真相、要护身符都想做三退,同修起了欢喜心,被不明真相恶人构陷。邻乡派出所警察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同修E马上稳住心: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们讲真相,救你们。当时旁边有一同修想把同修E的包拿走(因包里有真相资料和正义律师的无罪辩护词)同修E不给,心想要用这些给他们讲真相。警察问什么同修E一言不发,完全不配合,就是发正念。警察过来拿她的包,同修说:不用你拿,我给你们拿,你们看完辩护词我再和你们说话,说完继续发正念。警察看完问:这是真的吗?同修E说:被绑架同修在看守所,你们可以打电话问当地派出所、问检察院、问法院。警察叫照相,同修说不照,我修大法没罪。然后就给警察讲真相,警察说:别说了,这都是摄像头。同修说:摄像头对我不起作用,街内偷东西的、抢劫的你们不管,你们非要抓我这修“真、善、忍”的好人,今天我救不了你们,我也不让你们做恶犯罪。听同修E这么一说,警察们赶快围过来说:谁迫害你了,你坐下说。同修说:你们这不是迫害,是干什么?!不一会儿,警察们说:“你到传达室去吧。”同修E到传达室还是发正念、讲真相。正讲着村里书记和本乡管片派出所警察来了,把同修接回村办室。同修又给书记治保主任和片警讲真相。片警说,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同修说:不用你送,我自己回去。片警说:他们(指邻乡派出所)一再叮嘱把你安全送回家。同修E说:你开这警车要把我丈夫吓着你可负责。他说:不停你家跟前。书记、治保主任和片警送我回家。书记、治保主任都说:也就是炼法轮功的,否则这家早散了。又给片警洗个苹果,然后送给他护身符。片警告诉:年底了注意安全。

然后,同修E去村里,在集市上警察绑架同修E时,同修把车放在同乡摊位。他们看到同修E安全回来后感到吃惊,说:我以为你又被派出所绑架了,真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同修E给他一家做了“三退“送了护身符,然后才回家。在师尊的呵护下,同修E更加理智的做着“三件事”。

同修F今年六十多岁没上过学,到现在只会写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因为到处写才学会的。到外地去挂“大法好”的条幅,就把不会走的孙子放在高粱地或大堤上,求师父给几分钟的时间。婚丧嫁娶从来没吃过正席总是吃些剩饭剩菜,正席的时间得去按桌讲真相救人。婚丧嫁娶从不落下,目地是救人。每次少则十几人多则五六十。坐公交车不论去哪每次都是整车讲退,最多也就剩一两个不退的。她有一念跟师父说:师父,能救一百人我决不救九十九,弟子哪做不到的请师父点化弟子。同修F说:周围村里哪村没有大法弟子我承包,本村同修讲不下来的就给我留着。

一次同修F骑单车去讲真相走到铁路口,过火车汽车都被拦住,她连人带车被两辆汽车夹在中间,同修F赶紧用脚支撑,不知怎么弄的,自行车的脚蹬棍穿透了她的脚掌。当时脚蹬棍就断了,脚趾骨也支出来了。她想:邪恶的旧势力你想阻止我讲真相,就这样还是退了六七个人后才回家。回家后,脚肿的很大,可她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一样不误,七天后脚恢复如初。

还有几位同修交来的内容,因没记清没整理出来,通过交流发现每个同修都有很多神迹,请同修们都拿起笔来记下自己“神在人间”的故事,展现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留给后人大法修炼的神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