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求名、情执著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虽然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背了一遍法,抄了一遍法,学了一遍各地讲法,觉得很慢,但回头看,却发觉自己在向内找、去执著方面有了一些心得。

去求名的心

一次抄法时,突然脑子中显现出婆婆总是重复:过去她在婆家表现好,照顾忍让弟、妹们,她的公公总夸她,那时,她心里觉的虽然吃些亏,可心里平衡。我停了笔,寻思:怎么总说这些呢?几年了,我也没意识到就此向内找。这些天,做什么事儿心里总是别别扭扭的。在婆婆家洗刷些不常用的东西,也希望让公婆知道表扬我;在单位干了点活,因为别人还在歇年盹,我也希望领导看见留个好印象;在家多干点家务,也希望先生能心存感激……这都是些求名的心啊!它们不是我,赶快发正念去掉。

几年的修炼,觉得对名利已经看的很淡了,但现在却冒出来这么多坏念头。求名的心在我这儿表现的很隐蔽,我一直没提起注意,细细想来,它也是我的一个根本执著。

二零零六年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之前,在单位经过几年的努力工作,上進考本,有了一定的资历。但我不喜欢现实的一切,不会搞些歪门邪道。我知道,会在不久的将来,被人取代并超过,因此而担心自己的前途名利、并产生妒嫉心。虽然“衣食无忧、家庭和睦温馨”(当时感觉生活还是美好的),但内心总希望高人一等。由于自己已经身心疲惫,不能继续“往上爬”,想象中,将来只能过平庸无望的生活了。

能从新回归大法,是夹带着很多的利己之心的。比如:讲真相救众生,符合了多年来我的人生追求:自己应该能干出一番事业,是能帮助很多人的。当初还以为是师尊的点化,现在才明白,这是一颗很大的求名心。这颗心还时常想:你们去争斗吧,将来终会有一天真相大白,你们会看到我的信仰的神圣。虽然你们现在认为我傻,表面上认为我傻,也许背后还会夸我的:勇敢、有正义之心,不求名利。

对自己曾经嫉妒的人,这颗心想:你再能干有什么用,我所学的才是真正的科学真理。这颗心时常与常人做比较,尤其在讲真相效果不好时,它会想:他虽然表面不同意,也许会在背后夸我。并因此引来欢喜心。带着这样的人心讲真相,救人效果可想而知。

师尊讲过:“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除了这个求名心,还有个根本执著,太多关注自己肉体感受,身体一出现不适,总是与病名对号入座,虽然通过学法知道修炼人是没有病的,但因为当初是以祛病健身入门,这个执著到现在也没去净。现在曝光它们,彻底清除它们,做一个真修者。

去色欲心

我的色欲心很强烈,但起初并没有意识到。因为夫妻间的那点事在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不久就去掉了,表象是先生下身出了毛病。我还很高兴,以为这个东西就这样戒掉了。其实不然,梦中经常过色关,起初大多是与自己心仪的男性谈恋爱,几乎没过去过,醒来还时常回味那种感觉。后来就是与自己不喜欢甚至讨厌的男性(梦中)亲近。就象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如果有的人没过去,也不在乎,以后就更难守了,保证是这样。”

由于对情的执著,对美好爱情的执著,明明知道这是考验过关,过不去却不急,人为的滋养着邪魔。通过学法、看明慧文章,尤其看《修心断欲》小册子,我慢慢知道我的色欲心其实很强,但自己很无奈,每次过不去关,只是象征性的发发正念,起不了什么作用,以至于色欲越来越重。

去年同修遭绑架前,因近一个月时间没好好学法炼功,遭到色魔的干扰迫害,也是导致同修遭邪恶绑架的重要原因。事后向内找,虽然找出了利益心、色欲心、依赖心、怕心等很多执著心,但对于色欲心仍没除净。

后来不久,竟对在公交车上时常遇到的一男士表现出很喜欢的样子。直接原因是外貌好且面熟,象我的中学同学,表现很绅士,我曾试着给他讲真相,他却有些抵触,我想之后送他神韵。期间几次接触,感觉越来越不自然,甚至对是否送他神韵犹豫不决。后来终于送给他,他当时的惊喜让我几乎流出泪来,再见到他,他竟然说我的盘有问题,他没看了。我当时有点不相信,光盘我都经过测试的,随即意识到色欲心的问题,便想有机会再送他。后来又送他一套,他仍然说看不了,我才明白,也许这都是托词。但对于他我却有些放不下,每次坐车都希望遇到又怕遇到。我意识到强烈的色欲执著不仅救不了他,还会毁了他,我跟同修曝光这一切,他建议我不要与他再见面,这不是前生缘份,就是邪恶旧势力的迫害。我换了上班路线。

但色魔却虎视眈眈,几个月之后,有一天我先生送我上班,竟然在我原来等车的站点,看到他似乎在等什么人,我虽然意识到这是假相、是考验,却仍然禁不住想入非非。那些天,阴雨绵绵,似乎我的周围世界都浸在色欲之中。我感觉自己日渐消瘦,在阴暗的世界中残喘。

这色欲之心根源是对情的执著,应该是旧势力早已安排好的。生生世世的色欲业力积累。

我意识到邪恶想毁掉我,可我是修大法的,我的一切由师父管,我有漏也不允许邪恶迫害。学法不入心,我就强迫自己背记住的法,加强发正念,刚开始只针对色欲心,效果不太明显,我试着用师父讲过的善解的法,确实去掉一层脏东西,但仍感觉自己周围浓浓的肮脏物质。后来经师尊点化,我就不只针对色欲心,除了睡觉,只要正点没事,我就先按照全球同步内容发正念十五分钟,然后加持被绑架同修及所有受迫害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彻底解体大陆一切邪恶黑窝五分钟,再加持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各个证实法项目顺利進行,圆容师尊所要的一切,最后清除解体自己空间场范围内生生世世积累下的色欲物质。第一次这样做时,感觉效果很好,这样坚持了几天之后感觉自己空间场逐渐清亮起来。之后,只要有时间,我就这样发正念半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

这样用一个多月时间,基本恢复了正常状态,但似乎还是没除净,有时上班到那个站点,还是有些异样,自己能感觉到身体空间中左下侧有一黑的东西,所以还得继续正念不止。

在家中我最小,受全家人的疼爱,从小体弱,养成了很强的依赖心,形成了多愁善感的性格。温暖的大家庭也形成了我对这个世界、常人的生活所谓热爱的观念,使我很注重人与人的关系,以致深陷情中,很容易喜欢上自认为的有缘人。

最关键的,是一直将那种对常人间美好感情的向往,当成了自己,没能将它与真我分离。“这回你跳出来,你要真分清,也等于是你和它划清了界限,你自己找到自己,这也是修炼,这样做也能很快把它消掉。你要真能分清它,它可害怕了,就该消它了。”(《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其实,师尊在法中早就讲的很清楚了。

清除怕心

去年,接触最多的同修遭绑架,我的怕心全面的暴露出来,虽然尽力做了一些营救同修的事,但那个源于“自私自利”的怕心,使我失去了很多救人的机缘。

一年多的时间,在学法中、正念中,慈悲的师尊为我清除了层层怕的物质。但那个自私的“小我”还躲在一个黑暗的小角落里,它变的越来越小,躲的越来越深,却仍然滋生着怕的观念和物质。

怕被迫害,却时时在被邪恶迫害着。因为承认它的存在,它就在!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也不应该承认,可我却承认着,到现在仍然有怕被迫害的心。我没有完全的信师信法。实际上这些年来,我根本上只是将自己的肉身视为自己,太关注自己肉身的感受,而根本就不理解“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精進要旨》(大曝光) 的真意。现在才似乎懂了一些,意识到了那是放下生死的决心。

我们修的是性命双修的宇宙大法。师父说:“人的身体就象一件衣服一样,人的思想就象一顶帽子一样,谁穿上、谁戴上就是谁。”(《北美首届法会讲法》)那真我是谁,肯定既不是帽子,也不是衣服。

我悟到:当常人是需要“帽子”和“衣服”的,要修成超常的人,彻底的显出真我来,那“衣服帽子”都要去掉:去掉常人的各种思想(执著、欲望、观念、念头等),只留神念;修掉常人的肉身,完全被高能量物质代替转化。个人理解:这个肉身的存在是为了去掉修炼人的思想(执著、欲望、观念、念头等),是为了返回真正的自己。

前些日子看《密勒日巴修炼故事》,当看到密勒日巴没有自我的信师信法的苦修,在山洞中,不再以自己裸露的身体为耻时,我突然悟到那种执著无漏的善处。

以上是自己平时的一点心得,很肤浅。我知道,师尊一直盼着我能精進起来,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师父,在最后有限的日子里,我会精進起来,不辜负您的期盼。

层次所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