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配合同修把我从洗脑班营救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我曾患白血病,因为修法轮大法,疾病痊愈。

去年十月份上午,我正在家做饭,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同修们在第一时间内得到消息,马上与家属一起到派出所要人、讲真相、发正念。那一天,派出所外围满了同修,但恶警还是把我非法送到抚顺洗脑班。同修们不放弃,上网曝光邪恶,同时把派出所住地的大街小巷贴满了曝光恶警绑架我的不干胶,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同修们发正念加持我,我想起了师尊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在洗脑班里,我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要求,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同时认清了恶人的那种伪善,把洗脚水端到眼前,要给我洗脚。饭端我嘴边要喂我,我就不吃,我就不配合,我说:“要洗我回家洗、要吃我回家吃,我没有犯罪。”恶人耍尽了花招,对我一点办法也没有。静下来时,我向内找,发现是自己的一念不正,招来了这场迫害。起因是邻居家相信我,雇我接送她家小孩上下学,我拒绝了,心想别哪天出事吓坏人家孩子,我是外地人,需要办居住证,警察查的严,丈夫说,每次出门带上,免得查。不经意,找不到居住证了,我心想谁知哪天来查呀,怎么办呢?谁知早上我翻盒子,一下翻出来了,两小时后,警察就以查居住证为由,绑架了我。找到了漏后,从法上归正了自己,我是师尊的弟子,一切由师尊说了算,任何旧势力的邪恶因素都不配考验我、迫害我。我每天除了背《洪吟》、发正念,有人时就讲真相或唱大法歌曲。有时能连续高音唱四、五个小时,我知道这就是整体的力量在展现,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

自从我被送走后,丈夫刚开始也不知如何是好,两天后,当地一个很霸道、无人敢惹的人,拿着同修贴的不干胶,找到我丈夫,问了我的情况是否属实。丈夫拿出了我以前的病例,证实了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那人说,他昨晚看见两个法轮功人贴不干胶,他没敢动(他在当地是专管抓贴野广告,抓到打一顿,还罚钱,钱归他),然后竖起大拇指,对旁边人说我就佩服法轮功,中共这么多年迫害,也没打倒,管得罪谁别得罪法轮功。我丈夫一听有精神了。再加上同修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同修提出帮带孩子,并告诉他,他妻子是大法弟子,我们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无条件配合他,哪怕请律师、他的误工费我们都出,只要他配合我们要人就行。我丈夫此时非常感动,并说,从今天开始我要为大法做事了。

接下来的日子,丈夫每天找相关部门控告恶警绑架我的犯罪行为,并查找非法关押我的地方(恶警根本没有通知家属)。第五天后,终于查找到了我在千里之外的抚顺洗脑班。当天半夜十二点,不顾连续几天都没睡好觉,就开车直赴洗脑班,同修则整体配合高密度发正念。因此地从来没去过,又地处偏僻,找不到人问路,丈夫与同修就求师尊,接下来,他手把的方向盘,好象不是他自己控制,七拐八拐,就到了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的大铁门外。丈夫从小怕狗,不管大狗、小狗见他没有不咬的、不叫的。洗脑班门口拴了一条大狼狗,见了丈夫和同修,奇怪的是,狼狗既不叫也不动。進洗脑班后,丈夫把我过去患白血病的档案往桌上一摔,让恶人自己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正邪大战,终于放人,让我丈夫到非法关押我的房间,亲自接我回家。经过六天,在整体配合下,闯出洗脑班。

经过这场经历,丈夫亲身感受了大法的神奇,终于心服口服,并宣布他也要修大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