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海洋船舶公司年轻夫妇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综合报道)杜建新和王凡(原)是山东胜利油田龙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龙口基地职工,学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这对年轻夫妇遭到中共机构施以的人身、经济及精神上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敲诈钱财、克扣工资、降职使用甚至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目前妻子王凡被非法劳教延期三年,关押在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杜建新二零一一年一月被寿光国保绑架后遭受酷刑迫害。

王凡一九九六年四月在读大学三年级时开始学炼法轮功。以前每年冬天王凡都要犯支气管炎,学功后她身心受益,身体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船舶公司在中共的压力下开始大面积镇压本地法轮功学员。当时杜建新正在青岛学习,被强制拉回公司,失去了考证机会,损失培训费九千多元。王凡与法轮功学员胡波进京寻求上访渠道,被原三大队书记刘宗森,原一大队书记×××利用和恐吓其父母讲起骗到胜利饭店(油田驻京办事处),并配合油田公安对三位法轮功学员不分昼夜进行攻心战,威逼他们写保证书,之后将胡波、杜建新在大队部监管几十天。

九月初,原公司党办主任张法庆、刘宗森于晚上将王凡从家中带到公司鸳鸯楼招待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国庆”长假过后才放出。期间,关押的房间经三道门锁,只有吃饭和上厕所才能出门,事后又向王凡索要伙食费600多元。这段时间内其丈夫杜建新被带到船上,失去正常休班权。

十月底,经单位领导同意,杜建新与王凡请假回家探视父母,当天半夜,刘宗森与×××大队长追至家中,未申明任何理由,将他俩带回单位,要求王凡晚上住在单位办公室,白天上班派人跟踪监视,非法监管一个多月。杜建新被撤销船员岗位,转到物业公司环卫队。在工作量相同的情况下,每月仅发三百多元,相当于“下岗”职工的最低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一月杜建新与王凡向公司党办交了一份声明,表示过去在高压威逼下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作废。当天二人再次被非法监管。张法庆、李文水、刘宗森等人的指使下,恶徒把王凡关在原挖泥队的一个废弃的破板房内,雪花从房缝落到地面上许久不化,此时王凡已怀有身孕,但公司党办无视国家法律非法虐待关押。王凡绝食抗议近四天,党委才将监住地点移到招待所一个没有暖气的屋子里,白天派人送到环卫队,晚上送到招待所,一直持续到零零年五月份。

二零零零年底,原物业公司党委书记李国林恐吓杜建新和王凡,要将他们送至洗脑班,并勒索五千元的“学习费”。两人被迫离家出走一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二月,李国林伙同龙口市“六一零”将杜建新强行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近二十天,回来后又关在龙口市下丁家洗脑班二个月。他们将王凡从其父母家中骗回自己家中。

转天,张法庆等人派保卫科数人来到王凡家,踹断卧室门锁,一女警从王凡怀中抢走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两男警强行将王凡拖出家门,按在车上,将母子二人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恶徒对王凡实行昼夜轮番灌输,三天不许睡觉。几天后书记李国林强行派人将九个多月的孩子送到广饶爷爷奶奶家,给还在哺乳期的孩子强行断奶,使孩子整夜啼哭。王凡被关在洗脑班近三个月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李国林再次找到杜建新要求去洗脑班表演文艺节目。因有以前被骗的教训,夫妇二人再次被迫离家出走。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王凡被天津市河西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在狱中王凡是被严重迫害的学员之一。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王凡出狱,回到广饶县稻庄镇马楼村公婆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稻庄镇派出所将王凡绑架到胜采洗脑班。王凡在洗脑班绝食反迫害,遭到胜利油田“六一零”恶人的毒打。迫害五个多月后,十二月二十五日王凡被海滨分局劫持至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恶警用长期罚站的酷刑多次折磨她,最长一次达十七个昼夜,致使王凡身体受到严重损伤。两脚至两腿全都浮肿,心脏严重受损,便秘、颈椎酸痛、脚趾麻木,全身各个部位极度疲劳。即使这样王凡仍被强迫做超负荷奴工,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甚至通宵劳作。有目击者曾看到王凡戴着手铐,被几个恶警拖去灌食。非法劳教到期后,王凡又被劳教所恶警非法延期劳教三年。

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晚,杜建新在广饶县大王镇被寿光市国保恶警绑架。在寿光洗脑班,杜建新的手脚分别被寿光市国保恶警铐在铁椅子上,仍然一直在和恶警讲真相,后被非法关押在寿光看守所。恶警扬言要家人送钱,否则作为“典型”进行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