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是青年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六日】我是个青年大法弟子,我想青年同修(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应该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是青年大法弟子?”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在大陆的两个特大城市工作,接触到当地一些精進的老年同修,感慨颇多。

先讲三件小事。

第一件事。一次,我到一位退休阿姨同修家里,她可高兴坏了,迫不及待的让我教一些最最基本的电脑操作,比如如何下载等等。我当时很惊讶,问:不是有专门做技术支持的同修,找他们不就行了吗?她说:技术同修很忙,难得请到;再说我们一点基础也没有,遇到一个可以教的,就能学一点是一点。她们要自己做资料,这颗不等不靠的心,让我汗颜。

第二件事。我因为收集资料,来到一位郊区同修家,也是一位退休阿姨,文化不高,曾冤狱三年,眼睛不好,看书要用放大镜,但她非常爱学习,只要是救人中所需要的,她都认真看。说话间,我提到现在真相文章写作要讲究质量,自己在看资料借鉴借鉴,没想到她说了一句话:我也来看。

第三件事。一位老年阿姨长期编辑当地真相资料,编辑好了发到明慧上,再由当地同修下载、制作、散发。编辑当地真相资料,要周期性的出。这项工作中最困难的一个环节就是组稿。明慧网上的自然来稿哪有那么多啊,这就需要有目地的组稿。组稿就需要有同修去采访。谁来做采访?一次我看到一份稿件,竟是一位老太太同修采访写的。

从这三件小事,让我在感佩这些老年同修精進修炼、慈悲救人之余,也想到了一个问题:青年同修都到哪里去了呢?有些事情是不是青年同修更应该主动承担起来,做的更好呢?精進的青年大法弟子也有,但不成比例,为什么就没有在一个地区的整体协调中大量涌现呢?(当然,这是我的个人观察,也可能有局限性)

就我所知,在“七二零”之前,大法洪传,全国大中专院校师生得法修炼者众,还有无数的大法小弟子。如今,经过逾十年的风雨锤炼,这些昔日的高学历大法弟子、小弟子,现在是不是都应该成熟了,发挥着自己所长,在救度众生中走出一条光辉之路,留给未来呢?

事实上,在这正法修炼的万古机缘中,我们都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年轻?为什么有高学历、有这些能力?这些绝不会是偶然的,绝不是为了让我们过好常人生活的。我们从法中都知道:这里面既有我们自己的史前洪誓,也有正法全局的安排。那么,时至今日,我们兑现了自己的誓约了吗?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作用了吗?

师父讲过大审判的法。“过去在历史上,正法中,因为每一层神都安排了正法后人类将怎么样面对的问题,有一层的神他们安排的是最后要大审判。”“过去讲法中我没有说它,是因为那一层的安排都不算了,最后是我来决定怎么办。但是他们安排的最后审判不只是审判那些个起反面作用、负面作用的和做了坏事的,起正面作用的也将面对这个问题。怎么面对?比如正法中你在正面起作用中尽职尽责了吗?再如有来当大法弟子的,你发的愿是什么?你兑现了自己的愿没有?创世主要求的是什么?你按照创世主要求的做了没有?你当初发的愿没有兑现,你没有按照创世主要求的去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应该做的,你欺骗了主,因为你使当时的局部环境、使正法的進程与没得救的众生造成的损失、使宇宙的不同层次的损毁,这得负责任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修炼是最严肃的。正法進程突飞猛進。我们青年同修,确实都应该扪心自问:“我为什是青年大法弟子?”如果有迷在世俗中的,请警醒,追上来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