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青年同修探讨修炼的严肃性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最近,明慧网上刊登了数篇有关青年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的交流,我深有体会。一直以来,直接探讨这个年龄段的修炼情况的文章并不占多数。这是否也说明了一个问题,也就是我们一部份青年同修是不是自身还没有真正认真严肃的对待修炼呢?正是因为我们忽视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才导致了似修非修,或一手抓着神、一手抓着人的这些不好的状况出现。正法形势已经到了最后,可是自己似乎还未感到时间的紧迫与正法的严肃性,和其他同修,特别是一直精進的同修拉开了相当大的距离,不知不觉的拖了正法的進程。对此我感到问题比较重大,因此深挖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把心得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

一、炼功问题

我今年二十多岁,九六年得法时刚初中毕业,其实也不算小了,可那时还总以“小弟子”自居,潜意识中希望能被家长同修特殊对待,在掺杂着显示心、欢喜心的心态下为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找借口,那时与大人同修的差距表现在:在学习忙的障碍下很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甚至常在炼功时间上打折扣,不能保证每天坚持,一开始就没能达到一个大法弟子的基本要求。这种不好的习惯甚至延续到现在,一直以来,以工作忙为借口,连最基本的每天炼功都不能坚持,五套功法不能一步到位,更不用提参加每天明慧网规定的集体晨炼了,根本没意识到集体晨炼的意义,总还觉得自己“特殊”,和退休了的大法弟子情况不一样,这一念之差、这不符合修炼者的行为就是大漏啊!以“提高心性更关键”为借口而不炼功的本身就是心性差的表现,从而直接耽误了本体的演化和层次的突破,滋生了求安逸心,表面上看是舒服了,可恰恰却害了自己。我决定尽力克服各方面的障碍,圆容整体,参加大法弟子的集体晨炼,补上以前落下的炼功时间。

二、发正念问题

当真正的意识到问题的严肃时,不断的用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的标准来对照自己,发现自己非常差劲,作为大法弟子,有时简直是“虚有其名”,尽管师父多次强调发正念的重要性,可直到现在,都没有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四个整点的正念很少有一天内都完成的,常常是该发正念的时候在睡觉。发正念时有时也不能严肃对待,不能集中念力,甚至走神,等于没发,也没有重视起来,觉的无所谓。现在想来,这是多大的漏啊!无形中给邪恶生命提供了滋养、逃逸的场所,使得我们这个整体不能最有效的清除邪恶。说严重一点,无意中削弱了我们整体除恶的效果。真是大罪过!认识到问题之后,我立即改过,认真的发正念,成为整体除恶中的一个粒子。

三、与亲人同修的关系问题

青年同修很多都是从小得法,跟着大人同修一路走过来的,家长在修炼路上的确对我们起了很大的作用,但这也生出一个问题,虽然周围的青年同修很少,但是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我发现,我们都有一个心态:对家长同修有强烈的情与依赖心,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由此产生了一些矛盾,出现了不符合法的状态。例如,平时没有时时记住自己也是修炼人,而只把自己放在了“大法弟子的孩子”的位置上;和家长同修在一起时常常不修口,甚至耍性子,开不好的玩笑;对常人中的事情大谈特谈,直接影响了家长同修的修炼状态,完全忘了自己也是修炼人,自己和家长的真正关系是同修关系,大家应该在法上共同精進,而不是互相干扰、互相拖累。我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不能被情带动的颠三倒四的,不能依赖于家长对自己的督促,而应该自己明确自己的“大法修炼者”的身份,真正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自己主动按大法要求做好。

总之,由于从小以来形成的不正确的观念,总认为学习不能耽误,工作一定要做好,在意识上、行为上没有始终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从而忽视了自己生生世世真正的使命与最重要的事。师父在《洪吟》〈得法〉一诗中写道:“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 同化大法 他年必成”。我不能再找任何借口了,一定要记住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思想、行为上应从大法的要求出发,来考虑一些话能不能说,一些事能不能做,这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基本表现。严肃的对待修炼,不打折扣的按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相比之下,我和精進的同修的差的真是太远了。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里说“每个班上都有这种落后的,悟性差一点的”,以前以为自己还行,三件事也在做,静下心来找一找,才发现自己这么多大漏,真是属于落后的、悟性差的这种人了。时间不等人哪!我也是“大法弟子”,自己把自己摆错了位置,倚小卖小,没有正确认识自己的身份实在是自己不能精進的一大障碍。

不知一些青年同修会不会或多或少的和我有类似的认识上的误区,因此写出这篇心得与青年同修们共勉,愿我们能把同化大法、助师正法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在常人社会纷繁的假相中脱颖而出,明确自己的真正使命,在证实法中树立自己的威德。

个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