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邮寄真相信中升华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六日】事情是这样开始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迫害大法弟子不断升级。当时,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发生了十八位女大法弟子被送到男牢房的恶性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震惊。为能制止迫害,我们开始向世人讲真相。那时有些事情不知如何做,我们就学法,师尊说:“可通过正常渠道向各级政府或国家领导人反映。”(《精進要旨》〈安定〉),我们就想到要给各级政府部门写信,让他们了解大法。虽然有此想法,却迟迟未曾动笔,在当时的邪恶环境下,心中的确是顾虑重重。

一位同修得知了我们的想法,就鼓励我们说:“你们有文化,为什么不写信呢?”我和几位同修分别给辽宁省的各级领导写真相信。写信的过程中,我们都感受到了大法的力量,自己的心性在升华,证实法的信心在增强,怕心在减少。随后,大家又给全国各级人大和有关政府部门写真相信。当时印制的真相材料极少,我们只能采取手写的方式。这个过程中,我们坚持学法,不断提高认识,大家互相交流,也积累了不少经验。

当本市建立的资料点开始大量印制真相材料后,我们也参与了送真相材料的项目。和同修一起把真相材料送到了千家万户,把真相不干胶贴到大街小巷。在走街串巷的过程中,我们偶尔会经过平时真相材料难以送达的单位,如公检法部门、派出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一些企业、事业单位、学校等。对于这类单位,我们就用发信件的方式寄送真相材料。我们也向被迫害的同修所在的单位邮寄真相材料,希望既能让那里的人们了解真相,又可能因此减少对同修的迫害。后来我们发现邮寄真相材料效果好(反馈来的信息都很好),就不断扩大邮寄范围,邮寄量越来越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旧势力给制造的各种干扰接连不断,同修间也时有磕碰。首先出现的是经济上的压力。大量印制真相材料、买邮票和信封,都需要资金。利益的取舍,对于每个同修都是心性的考验。师尊说:“能舍是修炼的升华。”(《精進要旨》〈无漏〉)。我们的经济条件有限,老年同修有的从每日菜金中节省点钱,有的把孩子节假日或平日给的零花钱拿出来用,年轻同修则把平日的积蓄或单位发的临时补贴拿来用。可毕竟资金有限,长期坚持就出现困难了。有的同修难以承受经济上的压力,又不好意思开口,偶尔出现等靠推诿的现象。

其次,邮真相信看似简单,其实是很烦琐又耗费时间的事情:要搜集救度的对像(包括邮编、详细地址或单位、姓名)。书写信封要字迹工整,而且书写得符合邮政部门对寄信的要求:收、发地址或单位及邮编要明确完整,收信人姓名要真实,给邮寄和收发人员以方便,同时也是对收信人的尊重。

对不同的救度对像要选择不同的真相内容,适其口味,才会达到好的效果。在多年的实践当中,在不断的摔跟头的过程当中,总结了经验。可那时同修间对待这些问题的看法也存在着矛盾,认为自己的想法、做法是对的,所以时有心性上的摩擦。当时还不太会向内找,有时互相之间还会说一些不符合法的话。有的同修因为各种原因转去干其它的项目了。当时我心中也很矛盾,心想:从准备真相材料、写信封,到邮寄出去,一天多说能完成十封左右,还累的够呛,可要是发放十份真相材料,我出去一个小时就做完了。一时糊涂私心冒出来了,觉的别的同修都干别的项目去了,就我还傻干,心里开始怠慢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虽然我和另一位同修还在慢慢的干,没停下来,但只是被动的在做。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问世后,我们开始对自己的亲朋好友、本单位的人、同学、老师、陌生人等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在本地讲,到外地也讲。讲真相过程中,遇到的几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一次,我给一位熟人讲真相劝退时,他说到处都是“天灭中共、退出党团队”,怎么退?到哪去退?我说我给你退呀!他很高兴。一次对买菜的一位陌生人讲真相劝退,她高兴的把自己和全家人都退了,我说你回去必须给家人讲明白,她说一定办到。隔了一段时间在菜市场,她老远就喊谢谢我,我一时没想起来她是谁,她说你怎么忘了?我们全家都感谢你,平时看报箱中的材料明白真相,可不知找谁去办三退?你这不相识的人救了我们全家。我忙说你们不用谢我,要谢李洪志师尊和大法。

还有一次,有个小伙子问路,我马上意识到他是在找回家的路,陪同他约走二十米远,利用这点时间讲真相劝三退,他好象看过真相,所以我只说了几句他就退了。他本已走了,忽然转身对我90度鞠躬,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跑掉了。当时我的心一震,感觉到又一个生命及其背后大穹天体得救了。这样的例子同修遇到的更多,不在此一一罗列。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心性经历了一次次的升华。被救的人虽然表面上是被我们劝退了,可那得有多少同修的前期铺垫啊,这是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结果,是大法的力量。正法本来就是师尊在做,师尊让我们在救度众生中形成一个整体,修去在旧宇宙中形成的私心。我们都是其中的一粒子。我为什么就不愿意做铺垫的项目呢?为什么怕麻烦呢?名利的心多重啊!太自私了。我是主佛的弟子,助师正法还讲条件吗?

此过程中,我想起了以前寄真相材料时,我们得到的反馈信息:一位同修的亲属在某高校读书,曾提供了一些同学的名单,我们寄去好多真相材料,很多学生在宿舍里传看,有的说:“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们怎么都不知道?”还有的说:“奇怪,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姓名?大法弟子真好,真是救我们来了。”这些话让我们深思,世人在等待我们去救度,有好些人受条件的限制,难以得知真相,这不得我们去做吗?

我又记起多年前遇到的一件事,本地一所寄宿的重点高中,在开学典礼上,校长对新生说:“你们進了我们这个校门就是進监狱,只能好好学习不能随便外出和做其它事情。”中国大陆在当今恶党执政的环境中,象这样的学校或单位何止一个,无法统计。这些人很少有机会能接触到真相。我们能不管他们吗?

我们在学法中提高了认识,排除了干扰,增强了正念后,又开始大量发真相信了。因为恶党最怕大法弟子把真相告诉全国人民,那样就没有人相信它了。所以为了让更多的世人知道真相,我们先在本地区发,而后向外地发。我们发到了政府机关部门;发到了公检法部门、派出所及劳教所;发到了许多地区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手中;发到了很多中、小学校、各类职业学校、中等专业学校及高等院校中的校长、教师和学生中;发到了很多城乡大小医院、卫生所等医疗单位的院长和医生那里;发到一些出版及发行部门;发到了某些企业、事业单位;发到了好多农村及偏远地区的村委会、信用社、各种商店、乡镇企业;发到了很多旅游景点很多省、市、自治区都有我们发去的真相信。

我们努力做到心系众生、互相配合、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各自发挥其特长:有的同修买电脑、有的买打印机、有的买复印机、有的买耗材、有的买来了邮票,大家都主动的去做。

我们把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笔、墨、真相材料等都视为我们的法器,珍惜并和它们沟通信息,告诉它们:我们一起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你们有缘参与此项目多么幸运,我们一定得做好。

平时同修之间也注意及时沟通,互相介绍经验体会和修正不足,遇事学法向内找。我们还带动一些怕心重或有其它原因一时没能走出的同修参与此项目,共同精進整体提高。这几年我们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几乎跑遍了全市的大街小巷,跑掉了怕心,增强了正念;我们在此项目的修炼中,心性都在不断的升华,整体观念都在增加,正念越来越强。

这几年中,我们不只是单一的发真相信,外出时也带一些真相材料,放在乘坐的公交车上,发放到居民区的楼道中;买东西时使用真相币;也面对面的对有缘人讲真相劝退;早期我们还查找电子邮箱和电话号(包括手机和座机),提供给需求的大法弟子,请他们一起参与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我们虽然没能象更多的同修做的那么好,我们只做了应该做的事情。我们会不断努力,在最后师尊留给的有限时间里修好自己,多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谢谢师尊的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