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一名技术功友的建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我做大法技术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前学法还算精進。参与到技术工作中之后,看到师父讲法中说:“负责人无论肩负的工作有多大、多了不起,也不能忘了修自己。你做的工作再多,你应该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而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所以一定要学法。”(《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我知道了每个大法的技术人员都必须学法修心,然后才能做好大法技术工作。

我在平时的生活中一言一行倒是能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但是由于大法工作有时很忙,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琐事,就忽视了学法,存在吃迫害前学法的老本现象。不单是我,我发现很多大法技术功友也存在这种情况。而且有时正在修机器或做电脑系统等事时正赶上四个整点发正念的时间,仍没有放下手中的工作,尽管有时有其他功友在身边提醒时间到了,思想却仍然想着马上做完就占二三分钟,结果却占用更长时间,甚至错过了发正念。

师父在法中多次强调学法发正念的重要性,我们大法弟子就不应该以任何理由忽视学法发正念,长期这样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而且,大法技术人员相对其他功友,有机会接触很多功友,大家都知道以法为师,不看别人,可功友之间的状态也会不知不觉的互相影响,我们技术功友如果能够方方面面都做的很好,功友看到了,当作镜子,也会“比学比修”(《洪吟》〈实修〉),对照自己的不足修去不好的东西。

和技术功友接触的功友,有问题发现了就要直接指出来。我们虽然技术工作能力很强,有时会陷入钻研技术的误区中,有时想问题不全面或有意识不到的地方,功友看到了就应该建议我们,或给我们提醒一下。

技术功友大多象师父说的那样,有一定技能,有很多的专门知识,大家在一起时,各自都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各种的办法都能解决问题时,我认为就应该按师父讲法中说的“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谁去当副手用心配合功友做,在做大法工作的过程中,会有不完善的地方,想方设法做好,配合用心完善,这样的功友我想是师父说的:“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众神都会说这人真了不起。”(《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大家共同努力去做事,才会把事做好。我有一次和功友有矛盾时,表面并不是我的过错,我就差和他针锋相对了,正在这时我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后明白了矛盾当中有我们需要提高的,即使在矛盾面前过不去也要按师父讲法中提到的以法为大考虑问题,建议功友多看一看《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

安全问题也是大家经常谈的问题,但我发现有的功友并不注意安全,在身边功友被邪恶迫害时紧张几天,过后又放松了。用正念不怕邪恶迫害而无视安全问题我认为是错误的,尤其有的技术功友接触的人很多,要是自己不注意安全问题,身边的功友看到你不在乎也会随之放松,并且接触的功友情况不一样,更应注意安全,这和怕我认为是两个概念。有时存在嫌麻烦不愿再注意安全,技术功友接触很多设备,注意安全保护好设备和他人的安全,我认为是在为法负责任。

有时教其他功友技术,功友当时学会了,但学的时候就说学这东西也用不上,没多久就忘了,有的功友确实学东西很费力,但却很用心。大法技术很多都不是偶然接触学的,表面上看起来学什么是无目地的浪费了时间,我在学大法工作相关技术时就想,不管现在能不能用上,我都要学,结果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没有白学。还有的功友,给他做完系统他认为不好就又找别的功友做,或干脆不通过你,直接找常人做了,有时花了半天时间做完没吃饭还要马上去干别的事,功友也百般留着吃饭,但为了赶别的事,匆忙走了,白费了时间的心情比没吃到饭更不好过。

有时很容易就解决的问题,就等着主要的技术功友,让技术功友很忙,其实有的问题即使身边的功友没遇到,但大家可以研究一下就能解决的,不要等靠,大法也在给每位大法弟子智慧。

在耗材的采购问题上,有的功友,帮着资料点采购耗材,就要知道各资料点耗材用没用完,保证时时心中有数,避免误工。往往负责采购的功友还承担着大法技术工作,各资料点的功友,如果能够自己采购,就尽量不要麻烦功友,开始可以让他们提供采购渠道,建立起来后自己采购,如果是老年功友可以让家里明真相的年轻亲人帮着采买。而有的功友不但耗材靠着功友,有些小东西的采购和真相资料的传递也靠技术功友,这样更增加了技术功友的负担也不太安全。常人中有句话叫“破车揽载”,是说没有能力却做着办不到的事,如果有能力承担的多了,结果不也一样吗?技术功友更应自己把握好,不能疲于做事,也要留一些时间给自己学法,可以告诉功友哪里能买到要的东西,让小花自己补给营养,但要避免集中采购。

这些问题有的是功友没注意到的,不是指责谁,在做大法的工作中,只要我们不断的改進,我们会一起成熟起来。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的功友总是对技术功友大加赞赏,“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其实只不过是证实法的愿望不同,技术功友大概就是来做大法技术工作的,技术功友也不能忽视面对常人去讲真相,做好三件事。也有例外,有一个功友问我,你是不是在摆显自己,我当时因为觉得我没有这个心,很反感功友打击人,但后来想了想,这也是功友的提醒。有的技术功友的付出也是很大的,为了安全很多是不能见人就说的,只有在探讨时才能谈事。

我们技术功友还要感谢那些为我们分担的功友。身边的功友,有很多知道我们承担的项目多,事也多,他们也是身兼多能,不断的学习技术,承担了很多为功友解决问题的工作。“但是我告诉你们,在常人这边表现的越平常的东西,可能在你们看不见的、在你们所修炼的这个境界中表现的却是真的轰轰烈烈的”(《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有的功友也默默的付出了很多。在困难和艰苦的时候想起师父救度我们的苦就不算什么了。

有不当之处请功友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