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找技术同修中找到我该修去的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不懂技术的老年同修,所以每当遇到技术上的问题,就很想找技术同修前来帮助解决。因我地区有懂技术的同修这一方便的证实法的条件,而且打个电话就来,来后一般都是手到病除。客观上,可能因为我遇到的技术上的问题,对于懂技术的同修来讲,多数都是属于“小儿科”,可主观上,对于我来说又是个大问题,如不及时的解决、排除就会影响到我做证实法的事。所以,时间长了,在我思想中便产生了一种观念:每遇到点技术上的问题,很自然的一念就是先想找技术的同修,以至于对此都形成了依赖和执著而还不自知。

最近的一天早上,我急需想从大硬盘里面提东西(大硬盘好长时间没用了)做当地真相资料,在提之前,我想到了技术同修说过,一般先用明慧网下载的升级的“小红伞”对硬盘杀一下毒(即:扫描),防止有病毒侵入电脑。

这一扫描,还真的出现了“病毒符号”,一看还都是不认识的英文,我就傻眼了,同修是说过:要是病毒点“删除”、要不是或叫不准的点“拒绝访问”或“忽略”,也交待过在哪一行的位置上,可因为我不会识别哪个是病毒、哪个不是病毒,所以哪个地方都不敢点。怕点错了,一是把有用的文档给点没了,二是兴许会给电脑正常的运行造成影响,给下一步做真相带来不便。于是,我一律点“确定”这没事安全,结果是出现一个我就点没一个,等扫描完了,一统计共点了九个。

这时我想:“怎么这么多病毒呀?干脆大硬盘别打开了,文档也别提了,还是先找技术同修来给看一看吧,我便将大硬盘弹出来,去公话亭给技术同修打了个电话:“你有时间过来一下?”她爽快的回答:“过一会我就来!”于是,我停下手里的活,放心的等着技术同修的到来。可快要等到中午了人也没来,心想:技术同修很忙,可能遇到了要紧的事过不来了,第二天她肯定能过来。我便安排做别的证实法的事了。到了第二天过去了没来,第三天过去了,技术同修还没来,我想:以往找技术同修最长的时间没有超过两天的,可这次是不是因为太忙把我打的电话给忘了?到了第四天早上,我有点着急,便给技术同修又打了个电话:“你今天有时间吗?”同修反问我一句:“你等着着急吗?”听同修这么一反问,我竟脱口而出:“我要不着急能给你打电话吗?”说完我便把电话给撂了。

撂后,我很懊悔自己,今天怎么跟技术同修那样通话呢?这也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表现,话说的似乎是很随意、很随便的,但让人家同修心里会怎么想,我意识到这话里面竟隐藏着对同修未能及时来而存有不满意、不慈悲的抱怨心、急躁心、不善的心吗?这时,我的耳朵里又响起技术同修回话反问自己“你等着着急吗?”的声音,这回话的反问,一下子敲醒了我。使我头脑似乎有些发热,但很清醒、冷静。我有一种预感,它似乎是再用这种反问的通话方式提醒我什么?

我开始在自责中向内找,从中我发现自从找技术同修配合、解决技术上的问题,证实法以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次数的增多、频繁,自己在潜意识中,还真的、不知不觉的对技术同修、对技术产生了兴趣,并逐渐的形成了较强的依赖心。由于依赖心的形成,在做好三件事、证实法时,就忽略或很难做到“做事先考虑别人”(《转法轮》)。一旦找技术同修,没能如愿而至时,就会用人的为私的心去分析、埋怨、甚至去伤害技术同修;由于执著也就很少能替技术同修着想:在一个地区,在技术同修甚少的情况下,一天之内将要有多少技术上的问题、多少技术开发证实法的项目、多少个人修炼环境上的和技术之外的人不可能知道的事,需要时间去做,而恰恰由于自己的依赖的执著,而占去了技术同修那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救人的时间,你想这会给技术同修的修炼增加多大的负担、带来多少麻烦哪!这方面的教训我地区以前也是有的。当然,这不是说遇到技术问题都不去找技术同修了,意思是说不要形成依赖和执著。

就拿我地区来说吧,如果同修都象我这样,对技术同修依赖、执著起来,那么技术同修不仅忙不过来,而且也是在干扰技术同修的修炼,说重了是在毁技术同修啊!因此,我从此次找技术同修的过程中,我十分清晰的悟到:每位同修都能修去对技术同修依赖、执著的私心,是多么的重要。它不仅是为技术同修腾出宝贵的时间,去做更多的证实法的事,而且是真正的在为技术同修负责,说到底也是对自己做证实法的事负责,从整体上来讲是对大法的负责,从而圆容我们师父所要的、同修所想的、自己所应该做到的。即:心性向着“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大觉者的境界升华。

当我悟到这时,技术同修很快的赶来了。方知接我电话后,她又同时接到远地农村同修的电话,急需解决。她一权衡,我遇到的技术问题一般都好处理,需要的时间短,早晚就能做;而农村同修遇到的技术问题多是费时的,又正好赶上是自己休息时间,处理完了也不影响工作,所以将我的事排在了后面。今天一听电话那着急的样子,也着急了,特请假赶来的。

听后我十分内疚的对她说:“以后我尽量少找你,到网上去咨询,给你多节省点时间。”她忙着说:“那可不行,还得多找我,我想过没有?我能解决的让明慧同修去解决,会给人家造成多少麻烦,那不是给人添乱吗?况且我们同修之间还有一个切磋问题,这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有技术问题我当然要来,没有技术问题我还要找时间来和你切磋呢。今天我就又没白来,我也从你身上看到作为技术同修心性不到位的地方,你遇到的技术问题,我确实是当成‘小儿科’了,可对于象你这样不懂技术的同修来说,又确是个很大的难题,所以,我今后一定按师要求的去做,事事都不能敷衍。”

个人的点滴体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