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和洗脑班反迫害、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

一、学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初得法的大法弟子。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看了以后,觉的法轮功太好了,我一定要学。我请了一本《转法轮》。但是,开始时并不知道如何修,就是每天早晨到炼功点炼功,有时间就看看书。当我第一次在师父的讲法中看到师父讲的要多学法,多学法,多学法时,有一种重锤敲在心上的感觉,全身都震撼了。我意识到师父这样强调,这一定是我们必须去做的。

从那时起,我开始抓紧一切时间学法。每天除了上班和必须的家务外,早晨到炼功点炼功,其余一切业余时间全部用来学法。当我真正静下心来学進去时,我感觉自己不是用眼睛看书,而是用心在看。身体和精神都溶在了一种非常美妙的状态中,那种美妙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之后,我请到《精進要旨》,我一看,都是师父指导我们如何做的经文,我想我应该把他都记在心里。我就一篇一篇的背,把《精進要旨》背下来了。感觉背法真好!师父讲的话时时在脑海中展现。有时上班的空闲时间,没事时就可以随时背一篇师父的经文,增加了许多学法时间。

后来,师父在讲法中讲到长春学员背书,我想我也要背《转法轮》。说背就背。开始背觉的很难,有些话很不容易记住,我就一小段一小段的背,第一段背熟了再背第二段,一段一段的把第一节背完,再回过头来把第一节从头背,直到背熟。再用同样方法背第二节。第一讲七节都背完,再回过头来背第一讲,直到背熟。用了一个多月时间背下了第一讲。再用同样方法背第二讲,第三讲------背完第一讲,再背以后各讲就觉的容易多了。这样,我用了六个多月时间把《转法轮》全背下来了。以后再学法就拿着书背着学。由于这段时间学法比较扎实,给以后修炼,特别是邪恶迫害后,能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走到今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证实大法

在“七•二零”邪恶迫害之前,我地区有几个炼功点和多个学法小组,每天早晨集体炼功,晚上在小组学法,每逢节假日经常组织学员到附近乡村洪法。正当大法在全国快速发展,大法弟子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之中,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开始在全国打压法轮功。大法弟子纷纷進京护法,证实大法。七月二十一日我与本地部份学员也進京证实法,被当地公安带回后,停止了工作,办洗脑班,强制放弃修炼。然而,正如师父讲的:“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我的一点感想》)怎么可能放弃修炼呢?由于我不放弃修炼,被停止工作,停发工资。

在那段时间,每天面对电视台播放诬陷师父和大法的宣传,真是痛不欲生,怎么办?不行,必须要维护大法。于是再一次進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因不愿给当地找麻烦,不报姓名、住址,被关進北京某看守所。当时就是一念:决不允许邪恶破坏大法!每次提审就是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迫害大法是错误的。同时开始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十三天正念闯出北京看守所。

回来后,因坚持修炼,被绑架送当地看守所,仍坚持修炼,被劳教。劳教期满因不转化,被劫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一年多时间,坚持不转化,又被劳教。

在被邪恶迫害期间,由于心中时刻装着大法,不管在任何艰难环境下,就是坚持背法,在艰难的时刻,有大法相伴,以法为师,就能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面对邪恶的迫害,在劫难或过关时,在抵制邪恶的迫害中,都是在师父的加持和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

举几个例子:第一次被劳教时,正是全国各地劳教所集中强制转化学员的时候。進劳教所后,先進“强化班”强制转化,每人一个小马扎,每天从早晨五点起床到夜间十二点,除洗漱,吃饭,就是两脚两腿并拢,两手平放在膝盖处,坐在马扎上听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文章,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还要让学员读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文章。不读就要遭受毒打,电棍和其它酷刑的折磨。一天早晨邪恶让我读诬蔑师父的文章,我不读,遭到毒打,然后让我蹲着。我就蹲着背法,我背到《忍无可忍》这篇经文时,师父讲:“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我想不能任由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我不能在这里逆来顺受。我要求和队长谈话。谈话中我讲修大法没有罪,被劳教是非法的,大法弟子把大法看的比自己生命都重,宁死也不会去念那些诬蔑师父与大法的东西。这颗堂堂正正对法坚定的心震慑了邪恶,清除了邪恶背后的邪恶因素。邪恶没有加重迫害我,并且以后在我们“强化班”再也没有让学员念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文章。我知道,表面看是邪恶怕把事态弄大,找麻烦,实质上是弟子的心符合了法的要求,在另外空间大法的神威清除窒息了邪恶,使邪恶收敛了行恶的势头。

再一次是在洗脑班,我早晨炼功,被邪恶拖到一间空屋子里,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我想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我就喊口号,喊“法轮大法好!”用尽全身力气喊,一直从早上喊到晚上睡觉的铃声响了,人们开始睡觉了,我还在喊,外边夜空很静,我想不能影响人们休息,我停止喊了。到早晨起床铃声一响,我又开始喊。一会来了两个管教(警察),進来对我说:别喊了!别喊了!你昨天喊了一天了,我们都知道了,连大街上的人都知道了。说着给我打开手铐,叫我赶快回去洗漱,完了吃早饭。他们把我带回到我住的房间,房间里两个陪教(单位派来看着我的两个同事)看我回来也挺高兴,说:昨天可把我们吓坏了,你也不害怕,还喊口号,你昨天那么大声音喊了一天,你也不吃饭,我们想你肯定把嗓子喊坏了。这时我才想到,是呀,我用那么大声音喊了一天,怎么我的嗓子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还和平时一样的说话。我马上明白了,是师父在加持我呢。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表面是我在喊,其实是师父在背后加持我呢。从心底涌出对师父的感激,谢谢师父呀!

第二次被劳教期间,有一次,许多其它劳教所都到我被关押的这个劳教所学习迫害经验(因为这里在全省各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转化率最高,其实是最邪恶,迫害最残酷)。在参观劳教所学员房间时,有一个人,问了我几个问题,我都按大法的要求回答了他。当时我所在劳教所恶徒认为我丢了他们的脸。当天夜里我被他们从睡梦中拖起,妄图把我拖到大菜园里迫害。在到菜园的路上,我一路上求师父救我,我是师父的弟子,不许邪恶迫害我。到菜园后,黑暗中我看到有七,八个人,我能看清面目的几个,都是平日里凶狠毒打学员的恶徒。还没等我站稳,邪恶之徒就围了上来,有的提着电棍,有的拿着手铐,狂吼着围了上来。我突然觉的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是呀,谁能动了师父!这念头一出,心情异常平静,我用静的出奇的声音说:我有几句话要说。我的平静制约了邪恶的狂暴,他们停止了吼叫,他们说:你说吧。我首先告诉他们法轮功不是×教,公民有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大法无罪,我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讲了迫害法轮大法是违法的,是犯罪。我堂堂正正回答参观人员的问题没有错。最后我问他们:你们今天晚上的所为敢向世人公开吗?我讲完后,场面静的出奇,静了一会,领头的恶警喊着:回去吧!回去吧!我这才注意到,我面前只剩四个人了。其他人不知啥时候溜走了。回来的路上,我流泪了,我的心这时激动的无以言表。师父呀!慈悲伟大的师父呀!是您保护弟子躲过一难,每到危难的时候都是师父在帮助弟子,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好,做的更好来报答恩师的慈悲呵护。

在劳教所,夜里我把我背会的经文默写出来,找机会在学员中传递,有些通过学员讲真相,明白真相的普教学员也帮着传递经文,很快在学员中形成学法背法的热潮。后来,几乎所有学员都在传经文,背经文。学员整体得到了很大提高。年末,劳教所恶徒搞了一次问卷调查,想了解学员的转化情况。出乎他们所料的是,所有学员(除个别邪悟者外)全部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答案。有些过去邪悟后,帮助邪恶做转化的也都做了正确的答案。一百多学员的整体大反复,邪恶震惊了,这表明邪恶的转化彻底失败了。想加重迫害学员,但是,又不敢声张,最后只好草草收场,不了了之。过后,好多学员悟到,其实,是师父看到我们这段时间法学的好,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从新走回来的机会。

从劳教所出来,我全力投入到讲真相中。我以在劳教所受迫害的亲身经历,向我身边的人讲,向我接触到的人讲。同时以要求解决问题的形式,把我所遭受的迫害以及迫害中的违法行为写成书面材料,向有关部门发送,并且直接找有关人员面对面讲。上至区委书记,区长,政法委书记,下至派出所,街道办,社区的工作人员都去讲,使许多人明白了真相,也启迪了人们的良知与善念。有关部门给我办理了退休手续(当时我还不够退休年龄)解决了我生活问题。没有了后顾之忧,就为讲真相提供了保障。

在我修炼的十几年中,特别是邪恶迫害的十年中,有无数的关,无数的难,都是在恩师的引导和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如果没有师父的引导,根本就无法修炼。师父给我们铺就回家的路,又一路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我一定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不让师父失望,不让众生失望。

自己所在层次所悟,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