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反迫害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在发真相光盘的时候,因心态不稳,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被派出所保安员绑架,送進了看守所。自己静下心来,反思自身内找,认为自己做的事没有错,用法对照自己,又增添了正念,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非法关押是迫害我,我做的事是正的,我无罪,决心走好以后的路。

在看守所,警察找我说话,说我发光盘是违法行为,扰乱社会秩序,还劝我说,法轮功好,自己在家炼;还让我写“决裂书”。我说,写“决裂书”那是不可能的,以后这话你提都别提,我们没有扰乱社会秩序,我们是一群好人,正因为功法好,我们想让世人都知道,江泽民为什么利用共产邪党镇压法轮功。我还给他讲了天要灭中共,中国已有二千万人(当时的数字)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他说这些事你看见了?是不是真的。我说相不相信是你的事,我说的可是真实的。他又说,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在监号里和别人讲,也没人听。我当时没表态,心想正法形势到了今天,邪恶因素几乎没了,世人觉醒了,哪能没人听。我通过两天的观察,想怎么样和犯人讲真相

我刚到看守所时,我先不急于讲真相,因为看守所的制度非常邪恶,每天坐板六小时,不让随便说话,大小便有固定的时间,统一安排,睡觉很拥挤,除牢头和值班的,其余全是“刀鱼”侧睡。他们让我背监规,我说眼睛看不清字;又说让别人教我,我说年岁大记不住。每天我除了按点发正念,剩余时间就背我能记住的师父讲法。为了给讲真相打基础,尽量不和牢头们计较,说话态度要和气。

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想出了办法。因为我刚進监号,那些牢头们就愿问一些关于法轮功的事情,我借此机会,多次给他们讲真相。被关押的这些人,多数都是屡犯,他们在社会上全是为了名、利、色、气而犯罪,对法轮功了解的少,他们很愿听我讲。有人问,我就大声给他们讲,让全屋的三十多人都能听到。讲天灭中共的一些迹象,贵州平塘县掌布乡的藏字石等,古今的预言等。又讲中国有二千万人退出中共邪党所有组织。我也说,你们都能三退,将来天灭中共时,不给它当陪葬,能保命。

听的人有的很感兴趣,有的沉默,有的嘲笑我。我说,我不管你们对我态度如何,我真心为你们好,我在救你们。因全屋的人都听到了真相,这就给以后单独劝退做了铺垫。

在我被非法关押的第四天,派出所提我到外边去指认现场,还要照像,我坚决不配合。由于我的坚决抵制,不配合,他们放弃了指认现场和照像的恶行。

在回看守所的路上,当时车上共七人,有两人是警察。我说,警官先生,我有几句话想和你们说,其中一人说,你说吧。我说,有一首歌是这样写的:天地两茫茫,世人向何方,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这首歌名叫《找真相》就是叫你们明白镇压法轮功是错的,法轮大法是救人的。西游记里有一首诗,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你们要善待大法弟子,人做的一切事神都知道。

他说,我没迫害大法弟子。我说,你们这样对待我,也不行,古人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就是说,是好事,再事小,都要做;是坏事,小事大事都不要做。他说,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话想说?我说,共产邪党执政以来,做的坏事太多,天要灭它,希望你们能退出共产邪党所有组织,将来能保命。我是冒着生命危险和你们讲这话,你将来明白的时候,你都无法感谢我。另一位警察说,危险是有,可没有生命危险。我说,自江××迫害法轮功以来,在全国各劳教所、监狱、公安部门,迫害死了三千多名大法弟子,你知道吗?他说,你还有说的吗?我说,希望你记住大法好,学大法的都是好人。他再不作声。

在我被非法关押的第五天,因为抵制邪恶的非法关押,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绝食了。在此之前,我看过《明慧周刊》上一些同修交流文章,修去人心证实大法,万事无执著,才是目地,不拘于形式。

绝食的第一天,警察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无罪,被非法关押,你们放了我,我回家吃去。他说你想回家,就回家吃?共产党是执政党,说你有罪,就有罪。我说共产党镇压法轮功,不讲法律,你是执法人员,你应该懂法,法律的哪一条规定炼法轮功有罪?江××利用共产党镇压法轮功是错的。他说,江××大还是你大?我说法大。他说,共党执政就得听它的。我说,你们没有共产邪党做后台,你敢对我这样吗,它犯了罪,你们是不是都跟着犯罪?他无话,说,你回去吧。

我绝食的第三天,被邪恶因素支撑的恶警们非常嚣张,真有把我置于死地的气势,要给我灌食。检查我身体,出现心脏病状态,不敢强灌,又给我打吊水。我不配合,把我绑到固定床上(死人床),把手脚,膝盖绑在铁床两边焊的铁环上,动弹不了。一次打四个吊水,用了十六个小时,纯属人身摧残。我第一次绝食六天,打了两次吊水,固定了三、四个小时。

在我绝食期间,警察多次和我说话,我对他们态度是温和,不气不恨,通过几天的正邪较量,表面上看是人对人的迫害,那在另外空间就是正邪大战。后来邪恶的气焰没了,警察也都蔫了,全换了另一副态度。警察对犯人的态度非常严厉,犯人和警察说话,低着头,眼不敢看对方,不敢大声,他们看我跟警察讲话的气势,毫无惧怕的表情,都很服。有个牢头说,老爷子,你真有钢,警察都说不过你。我心想,这是大法的威严,因此犯人们都很接近我。在我绝食期间,犯人轮流看护我,几天内,我劝退了八人,还有三人没参加任何组织,也明白了真相。我告诉接触的每个人,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得福报。

我被非法关押的第十六天,派出所问,我要不要找律师。我说找。他说,那你就签字吧。我一想不对,找律师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还签字?我问他,你是在骗我,你打算怎么对我。他说报劳教,我说我无罪,我不同意,我不签。

为了抵制邪恶迫害,我第二次绝食,这次绝食,警察们很恐惧,也不提打吊水的事,全是好言劝我吃饭。一天几次打电话给派出所,让他们快点把我提走。他们安排号里的犯人白天黑夜的轮流看护我,因为我以前讲的真相,他们都听过,这次我劝退了三个,并且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默念得福报。

我在被非法关押的二十二天里,我劝退了十三人,明白真相的三人,还有俩人表示出来要找我炼功学法的。他们十人事情不太严重,我给他留下了电话号。我真心希望他们以后能得法得救,也不枉我来这一回。

我临走时,号里的多数人,有的招手,有的鼓掌向我致意。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家人多次去派出所要人,众同修共发正念,清除邪恶,加持我的正念。有同修打电话给办案人,让他们放我回家;有同修写信给分局,派出所,讲明真相,营救我,共同形成一个整体,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我就此谢谢伟大的师尊,为我付出了许多,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解体了旧势力安排,走出牢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