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察对未成年人非法取证陷害其父母(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三日】还是去年的某一天,大陆某地一办公大楼的一个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哄笑,原来是一个市场部经理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要防火、防盗、防政府!”在场的都是各个专业的学士或硕士,会心的一笑中肯定了这么一个结论:即中共的实质就是火与盗之类的东西。我们中国人可以说全是爱家的,居家怕的就是火与盗,现在火与盗之外,为了家庭的安全,我们是不能不警惕这个名为“中共”的东西了。

说到警惕,更需要提醒一下大家,特别是提醒关注时事的朋友们,警惕中共首先要警惕的就是它的愚民新闻,那愚民新闻不仅混淆是非,更绑架了中国人的思维,甚至扭曲人的心灵。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说有太多的教训,此处权且略举几例为证。

(一)

在武汉曾发生过这么件事情,有个叫青青的11岁女孩,突然之间从学校里逃学不见了,她爸爸连忙打电话给110,很快就有一帮中共的警察来到学校了解情况,直至发现青青的下落。个中情由到底是怎么样的呢?原来小青青从学校出走并不是不爱学习,也不是受了谁的欺负,而是讨厌那帮中共警察的骚扰。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中国新年大年初五),青青的妈妈胡慧芳与一个老师陈曼一起,在武汉市洪山区柴林宾馆给青青和其他几个孩子举办“冬令营”活动,正在上课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一群中共警察,自称是武汉市国保(公安一处)的人,不由分说,这帮警察就将老师和学生们野蛮绑架,非法关押起来。后来,经过多方交涉,孩子们被放回来,青青的妈妈和陈曼老师却被非法关押起来,理由是她们在冬令营上向孩子们宣传了“真善忍”。

青青回家后,一直是惊魂未定,突然有一天,表情严肃的老师从课堂上把正在上课的青青叫出去,让她到办公室去。青青忐忑不安的跟着老师到了办公室,在那里等着她的原来就是绑架自己妈妈的几个恶警,武汉市国保(公安一处)恶警板着脸询问她妈妈胡慧芳那天在柴林宾馆上“冬令营”的事,青青大气不敢出,机械的回答着问话,恶警贪婪的记录着,讯问完毕,青青被要求在笔录上签了名字,并被要求在名字上按了手印。当时只有九岁的青青,连自己说了些什么都不清楚,可是武汉市国保(公安一处)警察却把这份笔录当作宝贝,拿它当作开庭审判青青妈妈的一份证词。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武汉市洪山区法院根据胡乱拼凑的一些所谓证词,对青青妈妈胡慧芳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九年七月,青青的妈妈和陈曼老师被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在那里青青看到自己的妈妈,看到被摧垮了精神、拖着病体的妈妈,小小年纪的青青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

这还不算完,武汉市国保(公安一处)的恶警似乎对她很不放心,经常到她学校去,找她谈话,进行威胁。学校,成了一个可怕的地方,恶警可能随时再到学校找她。青青感到恐惧,常常想到逃离。


青青小时候的照片
青青小时候的照片
青青和妈妈胡慧芳在一起
青青和妈妈胡慧芳在一起

在青青家看来,中共就是一把危险的烈火,现在已经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烧成了破碎之家,作为青青,她幼小的心灵也已被这把危险的烈火所烧伤,给这个普通的家庭投下了一道巨大的阴影。

(二)

还是在武汉,二零一零年底出现了一个奇特的场面。一个名叫卢海的孩子接连两次被几个警察奉为“座上宾”,请到高级餐厅里:山珍海味,愉快聊天,观看别离多年的爸爸妈妈的录像片,最后警察还给卢海录了像。这家餐厅的老板看了这个场面,也许会替卢海高兴。但是卢海只不过是第二个小青青而已。

小卢海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的父母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修炼“真善忍”,身心得到升华,成为品德高尚的人。父亲卢启奇,是国家注册土建工程师,年薪十几万,公司老板对他评价很高,说:别人都来赚公司的钱,只有卢启奇为公司赚钱。母亲李市红为人热情,认识她的人都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修炼人的善良和无私。

小卢海一家幸福的基石是“真善忍”,他们觉得这是必须维护和向世人说明的。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小卢海的爸爸卢启奇在深圳向世人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到绑架,后被深圳市宝安区法院枉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广东韶关监狱。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小卢海的外婆宋文绣从家里出来,被武汉江岸国保大队恶警捂住嘴巴绑架到一辆车上,恶警抢走宋婆婆口袋中的钥匙,蹿入她的家,翻箱倒柜,并顺手掠走家中一千二百元现金。下午三点,小卢海的妈妈李市红回家时,也被绑架,并被非法拘捕在看守所。

中国的律师都知道,警察的这一切行为,都是缺少法律依据的。于是,武汉江岸国保大队的警察为罗织罪名,竟图谋从小卢海那“取证”。在李市红被绑架没几天,他们一伙恬不知耻地到小卢海就读的学校,打着受检察院之托的名义,以诱骗、威逼、恐吓等手段,对未成年人卢海进行非法取证,迫使卢海在口供上签字、按手印。二零零九年六月,他们又一次回来,不顾当时学校正在举行期中考试,强行让班主任把小卢海叫到办公室进行逼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逼迫他交代妈妈跟谁来往过、做过什么事。小卢海实在受不了,借上厕所之机给姨妈打了个电话,这才被姨妈接回家,摆脱了警察的纠缠。

就是这样,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李市红一案当时还是三次被检察院认定“证据不足”,三次退回江岸区公安分局“补充侦查”。后来,法院在中共的压力下,执法犯法,枉判李市红四年,将她非法关押于武汉女子监狱。


卢海小时候的照片
卢海小时候的照片
卢启奇和李市红
卢启奇和李市红

对于小卢海和他的爸爸和妈妈,中共就是“家庭之盗”,趁抄家之便顺手偷走了千余元钱已是盗贼行径了,更为严重的是中共剥夺了他们家信仰的权利,而这个权利才是他们家幸福的唯一保证。那几个武汉江岸国保大队恶警,不断骚扰小卢海,夺走的是儿子与爸爸妈妈的正常关系,那几个从广东韶关蹿到武汉来表演“请客吃饭”把戏的恶警,他们的目的,也跳不出“欺诈”的范围。他们妄图通过“亲情攻势”,来剥夺卢海一家对于信仰权利的维护,来让卢海一家丧失对于恶徒起诉的勇气,来剥夺卢海一家建基在“真善忍”之上的美好未来,来盗取“转化率”后面的肮脏的奖金。

(三)

第三件事发生在河北阜城县。那是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河北阜城县公安局一帮警察,开车前往一个叫“姜村”的地方,找到一个在姜村打工的不满十六周岁的孩子刘东,告诉他:“你爸爸在阜城生病了,病得很重。走,我们带你去看看你爸爸。”刘东随警察们到了阜城医院,被带到四楼。警察们聊了个把钟头的天后,对刘东说:“看看人去吧!”孩子说:“等我妈来了再去。”他们说:“你先去吧,你妈妈不知什么时候来。”随后警察将刘东领到阜城医院的东南角一间小破房里。

爸爸病重,那当然要去看看。这些警察大老远的开车过来,好不容易才找到刘东,这是为什么呢?

刘东的父亲到底怎么进的阜城医院?原来在二十天前,中共阜城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一帮恶警,突然绑架了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村民刘秋生,当时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更没有拿出刘秋生的任何犯罪证据,理由只是刘秋生修炼法轮功。“六一零”恶警将刘秋生绑架到公安局后,把刘秋生捆绑着打了一个多小时,一直把人打得昏死过去才罢手。刘秋生的内脏当时可能已受损。后听在押人员证明说,刘秋生以后又被毒打过多次,曾被绑在刑具死人床上灌食。如此残酷的折磨,从二月二日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二十天后,身体强壮的44岁中年汉子就被中共阜城县“六一零”的恶警活活折磨致死。当刘东随警察走进阜城医院的东南角一间小破房里时,发现的就是被折磨致死的爸爸的尸体。

酷刑演示:法轮功学员被绑在死人床上
酷刑演示:法轮功学员被绑在死人床上

那么“六一零”警察为什么要骗刘东去看他爸爸的尸体,是遗体道别吗?不是的,“六一零”警察预备上演一出解剖验尸的假戏,请个假法医炮制一份假的验尸报告,以“生病而死”为由来推脱罪责。但是,按照法律规定,验尸必须有亲属在场。“六一零”警察知道,如果在场的是刘秋生的妻子,那么尸体口中吐出血水,同时耳朵、脸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这种情况,势必引发质疑,于是这帮恶警就想到了死者未成年的孩子刘东,认为刘东年幼无知,容易欺骗。可怜的孩子刘东!他所承受的是什么?首先是爸爸被迫害致死的事实!接着是爸爸被解剖的惨象!最后是被诬为自己爸爸非他杀的证明人!

中共阜城县“六一零”的一帮恶警,已经人性全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