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曝光迫害的同时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一天早晨发正念时我突然悟到,讲真相揭露邪恶不仅曝光邪恶对我自己的迫害,而且还能解体另外空间邪恶对我的束缚。写出邪恶的迫害不仅仅是曝光邪恶,同时还可发现自己的执著,修去执著提高自己。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五日我在家中,突然沈阳马三家派出所两名警察闯入我家中,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又问我:找你干什么你知道么?我说“不知道”,然后他们说:你不知道就跟我们走一趟。当时我想去就去,就上了他们的车。

我被带到马三家派出所,来了一名姓李姓所长问我,是不是去某同修家取过资料?(该同修被迫害了)我说“没有”,他说同修已经承认了。接着这个李姓所长伸手拿起一本书打我嘴巴子,面对邪恶我当时想你打我让你胳膊疼,然后他就走了。接着有两个警察问我,我一直没有配合,他们要写的材料也没写成。第二天我村的干部和家人作保,把我接回了家。

面对这次迫害肯定有我修去的东西在,不然绝不是这样,但是当时我没有找好自己心性上的不好的东西和执着,也就不了了之了,也正由于没能严肃向内找。

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我所在的村干部于战海伙同我打工所在单位的老板张彩云,到沈阳于洪区造化派出所构陷我,并预谋跟踪了我,在我上班的途中把我绑架了,非法把我送入了沈阳市看守所关押,迫害了二十多天后,于三月三十日将我强行送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子教养院女二所,迫害的主要人员有所长苏静,大队长王晓丰,队长关丽英。

在非法劳教一年零十天当中,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决不能转化,不能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所以我不管迫害者怎么说或怎么做,我都不回答任何问题,就不配合,不妥协。在非法迫害刑期已到应回家的时候,村主任于战海及马三家镇政府见我不放弃信仰,伙同派出所将我强行绑架到张士洗脑班,進行新的迫害,妄想强制转化。

面对新的迫害,我想我应该回家,决不能再受到迫害,他们一拉我上车我就出现晕车的状态,还抽了两次,血压也很高,迫害我的恶人还是强行把我绑架到了张士洗脑班。开始有一个陈姓邪悟者,在我面前讲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我不为其所动,只有师父的法“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在我的大脑中,不管是谁,不管说啥我就是不吱声,也不听。邪恶看一个不行又派来四、五个邪悟的人,一起向我围攻,我还是不为所动。恶人见我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又换了一个迫害方式,让我从早上七点开始蹲着,一直蹲到下午四点多钟,他们把我限制一个地方,把我的身边左右后边都放上大法的书,只要一坐就会坐到这些书上。多邪恶啊!我只有蹲着,我的腿开始发麻我还是蹲着,接着他们又拿来一个其它法门的音乐耳机插入我的耳朵,妄想干扰我,我把它当成催眠曲,开始闭目睡觉。后来就连洗脑班里的史科长都没信心了,说我是死人,对牛弹琴;但我知道我不是死人,只是邪恶干扰不了我。

就这样我在张士洗脑班又被迫害了二十多天,我父亲去世家里人把我接回了家。在这一次我遭受迫害的过程中,我家里失去了三位亲人,经济上也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回家后我想了很多,我虽然闯出了邪恶魔窟般的拘留所,臭名昭著的教养院,邪灵占据的洗脑班,但我还是遭到了旧势力因素的迫害,并被迫承受了魔难中的痛苦,这是为什么?我想到修炼是严肃的,不是想当然的,人心太强会导致遭受迫害。

被迫害已有几年了,到今天我悟到曝光迫害真相不仅仅是曝光邪恶的迫害,也是曝光自己的执着,也是在解体和否定另外空间的邪恶及邪恶对自己的束缚。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是有一个“怕”心在,就是有一种无名的怕,只要我去讲真相,散发资料,有关证实大法的事,马上怕心就干扰上来,排不掉,就用人心控制,正念打不出来,所以很苦。

我多次向内找,知道是怕心干扰,可是就是找不到点子上,也曾经找到了是自私,是自我,但还是不行。后来看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启发很大,原来是自己的性格,表现上我是一个随和、听之任之的那一种人,再找找根源是我的主意识不强招来的麻烦。还有一点,我踏入大法修炼后,修炼提高并没有那么快,反而执着一大堆,是因为这颗急于修成的心太强了,结果导致各种执着心向外返,让我心动,整天脑子里不闲着,不断的干扰着我。那时我真的不知怎么走过来的,整天以泪洗面,不向内找,老向师父诉苦。

后来通过坚持学法,我知道自己有偏激,没在法上认识法,是用人心认识法造成的,陷入执著其中想摆脱却不能,越来越执着,不向内找自己的根本执着。

在这最后证实法的路上,我一定要对照法归正自己的一切,去掉“怕心”与各种执着,提高自己,完成自己的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