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参加集体炼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在中国大陆得法的大法弟子,几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得到了同修直接或间接的帮助与支持,使我在修炼中提高的很快。在这里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无私的帮助,并给我安排与大家在此交流、提高的好机会。

我去年来到澳洲,离开了国内迫害形势对我的压力,漂浮的心一下安稳下来。但我对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茫茫人海,谁是炼法轮功的,怎么能跟大法弟子联系 上,心里茫然。这时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找到了我家附近的炼功点。第三天早上六点多,我去了炼功点,当时看到有两个同修在那炼静功,我的眼睛湿润了,抑制不住泪水,我找到家了,我安全了。但在我脑子画了一个问号,怎么就两个人呢?

从那天起,不管刮风下雨,自己都准时到炼功点去炼功。我想越是人少,越要坚持,这是师父给弟子留下的修炼方式之一。我记得,七月的一天早上是阴天,气温还比较低,我准时来到炼功点,那天就我一个人,我想修的是自己,不是给谁看那,就是自己一个人也要炼呀。我打开mp3开始炼功,当刚炼到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开始下雨了。这时耳边响起师父讲的法:“吃苦就能消业,从而转化成德。”(《转法轮》)。我想,哦,吃苦消业,下雨我也不怕,它下它的,我炼我的。呵!这一念出现后,雨越下越大,脑袋浇的成度就不用提了,身上穿的小棉袄都湿透了,我没有动,继续抱轮。这时很奇怪的过来一个秃头先生,围着这个公园跑步,那天公园就我们两个人 。当这个人跑到我的面前时,他给我鼓掌,我笑笑没吱声,心里暗想,这人平时没见过,下雨还出来锻炼,如果你要坚持到我炼完功,我会告诉你法轮大法好!等我炼完功后,这个人真还在坚持跑,等他这次跑到我跟前时,我给他鼓掌,竖大拇指,并对他喊一声:法轮大法is good.他很高兴的给了我一个回应,我很开心的回到了家。其实就是这样,一个人觉的最值得回味的是生命中的历练,是通过努力克服困难的时段或某事经历的过程,而不是安逸下的享受。我有时在想,我如果不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圆满时,众生要听我的修炼故事,那我给世界的他们讲什么呢?当然这是说笑话了,其实我是这样想过。

二零一零年九月一日,我开始负责在炼功点放炼功音乐,以前那个老同修对我说:我最近家里有点事,怕来不了误事,我感觉你这个人做事很踏实,信得过,以后你就管放炼功音乐吧。他的语言不多,我感到很有分量。那时炼功点只有二、三个人在炼功,我知道这位同修给我锻炼的机会,语言中蕴藏着责任与使命,我高兴的接过这个“接力棒”。后来我知道是他的老伴身体不好,在这个同修的身上我看到了他的很多闪光点,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那种特质。我们炼功点每 周一至周五,早上六点半到七点半炼动功。

现在我们炼功点的人数不断增多,有年龄大的、有年龄小的;有男有女;有华人、有西人;有参加学法的,有不参加学法的;有新学员、有老学员,我们区的协调人也挤时间来参加早晨的集体炼功。

我们这有个年轻同修,她基本每天都能跟母亲一起来炼功点炼功。我称她叫小天使,一天她领来一位老人说要跟我们学炼法轮功,她说在派发报纸时认识的,并给老人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及大法的美好,老人认可了大法好,就这样来到了我们的炼功点,大家就教他炼功。老人学的很认真,慢慢的能听懂炼功音乐中师父的炼功口诀。有时他不管我们是否听懂他的话,他就边打手势边讲,我们也一样,不管他懂不懂,就给他讲几句关于法轮大法好的话,因为法的力量,我们心是通的,彼此没有障碍。

我们炼功点的每个人都有很多故事。比如一直坚守在这个炼功点的老大法弟子,也就是交给我“接力棒”的同修,面对很多的压力与困难,还能坚持来炼功,他给我们带来一种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做事的精神;还有小天使的母亲,也是老大法弟子,当她打坐发正念时,就象一个坚不可摧的金刚人,显现出除恶那种威严;还有协调人;还有一线讲“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救人的“高手”;还有姐弟俩;有早期得法,一直在家修的老华人,她家小孩也学法,并还用法理去要求妈妈,很有趣的;还有几个新学员,学功学法都很认真;还有一个从国内来探亲的阿姨,身体不太好,儿子和媳妇告诉她说公园有炼法轮功的,那个功很好,去跟他们炼一炼,她就来了。我们大家在一起,互相之间看到谁有哪方面的问题,就善意的互相指一指,彼此都很关心,见面互相一个微笑,简单的一个 “哈喽”、一句“你好!”,炼完功,如果有时间互相就简单交谈几句,带来每一天的快乐与美好,大家真是很开心。

我现在更能明白一些,师父为什么要给我们留下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修炼方式。因为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集体炼功场好,震慑邪恶力量大,本体转化快,提高层次也快,还能增進同修之间的理解、减少间隔,能使有缘的众生不断的走進来,还能抵制修炼中的安逸心等等……安逸心是麻醉剂,会减弱修炼的意志。

自从我拿小蜜蜂负责在炼功点播放炼功音乐后,自己能坚持四个月如一日,快快乐乐的去炼功。大家知道在国内的有些同修,有多么渴望这样的环境吗?在国内的时候,有一位同修,有一次领我到她过去的炼功点,她那样依恋不舍,怀念追忆的那种表情,将我带入遐想之中。她自言自语的问我,你说我们的炼功点,还能恢复不?她明知道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却还要这样问,我懂她的心。

我时常跟自己讲,国内的迫害那么严重,我们的同修冒着被抓、被迫害、甚至面临丢掉性命的危险,依然都在坚定自己的信仰。我有幸出来了,环境好了,一切都自由了,但信念绝不会变,信心绝不会变,不断精進。用师父的法,战胜安逸心,精進实修,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修炼如初,必成正果”。国内的同修经常告诉我,国外的同修比国内的同修辛苦,一定要配合好他们,做好师父要求做的 “三件事”,修好自己,有问题多跟那里的同修交流,放下自我,遇到矛盾找自己,修炼的意志要有增无减。

现在的正法進程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会更好的合理的安排好时间,精進实修,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正念正行,慈悲善良的正觉。

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二零一一年澳洲纽省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