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曾经障碍我走不回正法修炼的原因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我一直很关注那种曾经脱离了修炼状态陷于常人之中的大法学员是怎样走回法中的,结果我发现他们在文章中都是一笔带过,好象多学学法交流交流就可以了似的,至于他们的思想怎样在法中归正的详细过程我却没看到过,可能是因为我看到过的明慧文章实在太少了吧!迫害后这么多年来我基本上是一个人苦苦挣扎,知道自己有问题却不知问题究竟在哪,想精進起来却在常人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其实像我这样独自在正法修炼之外徘徊了很多年的人,也不是跟同修简单的一两次交流能解决问题的。前段时间因为母亲同修处于严重的病业魔难中曾向整体求助,遇到了几个精進的大法弟子,其中一个素不相识的大法弟子一直坚持来看我们帮助我们,尤其他有两个月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赶很远的路来近距离发正念,这种无私的境界不知不觉中使我家里的每个人都发生了变化(我全家都修炼,但都不在正法修炼状态)。通过学法以及与他们的交流和看明慧文章,我觉得很多困扰了自己多年的困惑开始解开了,想整理一下这么多年来障碍自己走回法中的重要原因,希望自己回到原来的环境中不要重蹈覆辙了。

一、修炼的基点

在黑窝中第一次看到师父写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篇经文时,我就对“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这句话不理解,过去这么多年我仍然觉得似懂非懂。直到前不久得知了明慧网進行“神在人间”征文,“神在人间”的这四个字震动了我。从新审视我的过去,我发现了我最大的问题:我的思想意识还停留在个人修炼的框框里,思考问题的基点没有真正的从个人修炼转到正法修炼上来,而且个人修炼也很不精進。

因为自己修炼的基点不能站在正法修炼上,正好符合了旧势力以个人修炼为大的旧理,而旧势力的根本目地是要毁掉大法弟子的,是破坏性考验的,按照个人修炼的思维无休止的承受中就会被求安逸心带动脱离法。也知道大量学法可以增强正念,但旧势力就是拼命的对我学法進行干扰,针对我的人心给我制造麻烦占用我的时间,让我忙于些不必做的常人事,让我学法时脑袋昏沉沉的,让我每天又困又累……。旧势力制造的干扰魔难接踵而至,这些年中自己感觉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诸事不顺,而且有时做同样的事情我就要比别人多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总是感觉疲惫不堪,心里很烦躁。虽然心还向着法可实际上却完全脱离了修炼状态,纠缠于常人事务中。不真正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考虑问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就成了空谈。

由于基点在个人,觉得自己虽然做的不好,至少比那些在迫害中走向反面助纣为虐的还强些,一点也不想再被迫害了,觉得自己无法承受更多了,却淡忘了被迫害中在师父的保护下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神奇事。

由于修炼的基点不正,总是对自己的修炼状态患得患失,老是不自觉的考虑自己修得好不好的问题,想精進的愿望总是沉没在想做好又做不到的沮丧中。

由于基点在为私为我上,想做大法的事却把“保护好自己”放在第一位,潜意识中老是想找条符合自己人心的修炼道路,偶尔做点讲真相的事却大多效果不好,更加一蹶不振。

……

终于又可以重上明慧网了,发现有明慧“修炼交流特别推荐”的打包下载,原来二零零零年就有文章提到了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问题,那是精進的大法弟子走过的路的浓缩。我全部下载下来了,准备以后有时间时慢慢看。

二、对自己的修炼失去信心

迫害开始后自己的表现让自己很清楚的看到了自己与修得好的同修之间的差距。在面对邪恶时,由于对法理的认识不清,只靠死撑硬熬,根本无法震慑邪恶的嚣张,也使我倍感沮丧。从黑窝出来后,在家庭中在工作方面等各方面,不停的遭到各种人不同方式的打击,最后简直觉得自己就象个废人一样,更别提修炼了。

通过交流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旧势力不断的往我的脑子强加進“我不行”的观念,连我自卑的性格也都是旧势力的细腻安排,而这一切都不是真我。

那天当家人又打击我时,我大声的说:“现在旧势力再想利用你的嘴来打击我已经办不到了,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当时就觉得压在心头的重重的一大块物质被拿掉了,感觉到一种久违了的轻松愉悦。我知道师父帮我把另外空间那个实质性的东西拿掉了,但还有习惯性的负面思维方式得自己修掉。比如:总是强调自己修得不好,人为的把相信自己和信师信法当成不相干的两件事;思想中总爱放大阻力因素,遇到困难就退下,轻易的放弃;总希望有人可以来帮助自己,想依赖别人,学人不学法……

三、不能放下一切人心学法

自己之所以会一落就是十年,其实是因为很多基本问题还没解决。重中之重就是学法。

修炼人都知道学法是一切的根本,都希望自己能学好法正念十足的,但并不是看了书就真的在学法了。最近才明白自己在个人修炼时期的学法“就是把大法当作一般常人中学习理论著作的方法来学,象选择有针对性的名人语录来对照自己的行动一样的学”(《精進要旨》〈学法〉),总是很崇拜那些口才好的人,却不懂得如何按照法踏踏实实的修自己;从黑窝出来后又往往抱着想通过大量学法能有超常变化从而走捷径的这种不易察觉的有求之心,所以从法中看到的内涵很少。

学法时还有一个最要警惕的问题是在法中找开脱自己的理由,偏偏为掩盖人心在法中找依据时还往往是无意识的,所以危害特别大。只要不把心思放在开脱自己上,对法理认识不清时会有困惑但不会邪悟。

四、不会实修、向内找,主意识不强

在个人修炼时期根本不懂的如何实修,还自以为是业力小所以没什么难。再加上不是因为祛病健身走入修炼的,直到被迫害时我竟然还讲不出多少修炼提高的体会,当然也跟别人讲不清大法好在哪。连怎样叫做不被常人心带动这样基本的东西也是才刚刚明白。

以前遇到魔难时常常或迷茫消沉或陷在人的理中坚持自己,即使想起来向内找,也找不到。现在终于明白了要从事情表面的对错中跳出来无条件找自己;看到同修的长处可能恰好是自己欠缺的;看到别人的问题可能正好是自己有同样的问题;对方的不可理喻可能恰恰是自己的人心促成的;用人心去对待同修的善意可能正中了旧势力的圈套……

过去总是把脑子里的一切念头都当成是自己,并为此苦恼不已。脑子就象有个杂念自动产生机制,各种各样的念头层出不穷,无论是学法还是炼功都难得静下来,所以也不想学法更不愿意炼功,不知道应该主意识强分清真我假我,清理干扰,坚定正念。现在终于懂得了一思一念都得认真对待,对人的观念在头脑中的反映要敏感些,不能任由人心主宰自己抑制正念。

主意识强也反映在应该修口上。我以前在这方面做的非常不好,说话不过脑子,随嘴乱给人下定义,说话中经常带有很多抱怨和指责的成份,极其频繁的使用否定句或反问句,家人同修都不愿意听我讲话。现在发现其实每句不该说的话背后都有颗人心。现在不断的发现自己在以前的修炼中没修过的大漏项实在太多了,就不一一赘述了。

经历了母亲同修在病业魔难中过早离世这件事,更加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向内找修自己无论在什么时候对于大法弟子来说都是基本的,做事本身代替不了修自己,法对修炼人的心性要求永远都不会改变,都得达到标准。不会实修,就不会使自己对法的认识从感性认识转变为理性认识,更谈不上在法中升华了。做事却没修自己就容易被旧势力迫害到;如果不做救度众生的事片面的想提高心性,就脱离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是走旧势力安排要毁掉大法弟子的路;只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做好三件事同时又修好自己,才会真正在法中精進,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记得我曾问过一位同修我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他回答说对师父对大法缺少放下生死的坚信。开始我还心里有些疑惑,我觉得我挺信的啊。后来渐渐明白,如果我有了这种坚信,就不会因为怕被常人不理解的顾虑心而主张让母亲去医院了;如果我真正信师信法,就不会觉得师父这么多年都不管我了;如果我真正信师信法,就不会觉得孤单无奈甚至自暴自弃了……。

“而大法弟子的正信那是神的状态,那是对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状态,绝不是什么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不是为了坚信而坚信,为了坚定而坚定是做不到的。”(《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而同修对师父对大法的无比坚信是在不断的放下人心中踏踏实实的修出来,我做不到坚信的原因也恰恰就是缺少了这样踏踏实实的在法中的实修过程。

五、头脑中党文化因素太重

在被迫害前人生的大部份时间都是在学校中度过的,是党文化洗脑教育中的老实学生,好象不太会用自己的头脑思考问题;在黑窝里头脑中又被灌進了很多毒素;被迫害后的这些年很少接触到真相资料,一直都盼望有人能给自己好好讲讲真相才好呢,更别提给别人讲真相了,再也没有了那种堂堂正正的心态。常人随便问我个问题我都答不出来,就更不愿意讲了。甚至有时会想:人的理都是反理,修炼在人世间不被普遍接受也是正常的,可能只有特别好的个别有缘人才能接受真相的。

我本来个人修炼就没什么基础,这些年中因为脱离了法,电视、电脑、常人书籍杂志也看了不少,想想自己的脑子里都跟被党文化洗脑了中国人一样的思维,自己都不知道正常的人应该是怎样的,怎么讲真相呢?而且自己从小接受的无神论教育也是隐藏在思想深处的大毒源。最近开始看了些真相资料,感觉非常好,心里那种修炼在人间也是理直气壮的成份越来越多,看来自己人的这面也是急需了解真相的。看到久违了的那些集体炼功的画面,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得法之初内心的喜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