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修炼基点 突破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针对我地多名大法弟子遭受病业假相迫害比较严重的情况,我想谈谈个人在全盘否定病业假相迫害中的一点体悟,希望能给魔难中的同修一点启示。

我是一个修炼十多年的老弟子,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胃病、心脏病、肠炎、关节炎,修大法后,身体无病一身轻。

走入正法修炼后,突然有一天,我胸口出现一种难受状态,每天上午到十一点钟时,感觉象有饥饿感,我并没在意,以为是肚子饿了。后来到了十点钟,最后到刚吃完饭好象又饿了要吃东西似的,胸口越来越难受;在讲真相时;在夜间去发资料时,胸口很难受,有时痛的我直不起腰、走路都困难,这严重的干扰到我证实法和救度众生。这时,我才悟到直接干扰我证实法的病业状态是旧势力安排的,要全盘否定它。于是我向内找:为什么邪恶能钻我病业假相的空子?是不是关于病业的法理认识不清?是不是作为修炼人没有用法对照实修自己?

一、认清自己根本执著,归正修炼基点

刚刚胸口开始难受时,我想:“都怪自己法学少了,特别是功没炼到位,功炼到位了,胸口肯定会好”,隐藏着要是功到位,身体会好,这其实不也是间接把炼功当作了祛病?表面向内找是为了精進,其实精進也是为了祛病。这跟师父讲的:“他心里还在想只要我炼功,师父一定会把我的病去掉。他在心里头埋藏很深的那点儿东西还在,他还再想让我管他的病,也就是说,他还在执著他那个病。”(《瑞士法会讲法》)

师尊在《走向圆满》中讲:“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那么什么是根本执著呢?师尊在经文中还讲到:“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

用法对照,我扪心自问:我是带着炼功能祛病走入修炼的,修炼这么长时间,根本执著还没去,这还是真修弟子吗?师父管的是修炼的人,这么严肃的问题我一定要改正。大法虽有祛病健身的奇效,但大法不是用来治病的,是修佛修道的。而我每当身体出现不好状态时,还是有意无意把学法炼功当作治病的方式,于是我立即归正自己学法修炼的基点。

二、向内找,提高心性

在正法修炼这几年,由于长期讲真相的习惯性辩解、解释,使我有意无意放松了实修自己,从而在生活中也开始爱解释,当对方误解我时,我怕受冤枉,喜欢向同修解释。

师尊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师父还讲:“这个东西在我们整体形势中已经相当的突出了,有的人已经到了根本就碰不了的成度了,我看再不讲也不行了。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什么意见也听不了了,善意的恶意的、有意的无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内找,相当的严重了。”“ 千万要注意了啊,从现在开始,谁再不让人说,谁就是不精進;谁再不让人家说,谁就表现的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最起码在这一点上。”(《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师尊这段讲法对我触动很大,平时由于我工作比较忙,学法比较少,家人一冤枉我就心里不高兴,特别是家人因某件事误解我而心情不好,连声骂我时,我心里翻腾,甚至骂长了后,心中非常恼怒,真想还口与他对着骂,这是修炼人状态吗?我做没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虽然嘴上没有还口,可心中不平衡,有时还由此心带动而流泪,这是修炼人的状态吗?这含泪而忍是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不产生气恨,不觉委曲才是修炼者之忍。由此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在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中,无论做了多少事,如果放松个人修炼的提高,那也只是常人积德做好事,如没有做到修炼人的基本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就是常人。师父管的是修炼人,修炼的人不按师父的法的要求做,那就会走旧势力安排的路,那就会非常危险。

明白这些后,我悟到个人修炼千万不可忽视的。我一定以法为师,无论做任何大法的事,也要守住心性。据我了解,许多遭到严重病业迫害的同修都是放松了自己个人修炼,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

三、认清所谓“病业”背后是灵体,不能承认,并正念解体它。

刚开始时,当胸口一难受,我觉的不怎么严重不在意,从而让邪恶钻了空子,导致后来没完没了的干扰。在这个过程中时间一长,我头脑中一个念头反映出来,是不是自己的心脏病还没好?是不是胃哪儿出了问题?后我转念一想,我是炼功人没有病,表现出来的是假相,表现病业状态背后不过是个灵体。师尊曾经在《转法轮》中讲:“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由此我悟到“病”它本身也不是“病”,病只不过是常人这层分子的人看到的表象,病业背后是一个很深的空间场有一个黑黑的“灵体”,于是我想自己是修佛修道的人决不受这个“灵体”的摆布,分清这是个“灵体”,而不是我,当胸口一难受时,妄想要我象以前那样去买东西吃,这一次我坚决不配合,无论你怎么难受我就排斥你,想叫我回家躺着我不躺,想干扰我讲真相,我偏当没“它”存在,去突破的讲。

师尊曾经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那时对于冷我有另外的办法。我就这样想: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由此悟到你想吃东西,我偏不吃,我饿死你这个灵体,我再不象以往,不重视被你钻了空子,消极承受,人为的滋养你,导致越来越猖狂。从现在起我从行为上要抵制你。同时我又悟到自己是修佛修道的人,具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能力,这小小的灵体只不过一个小指头捏的,算什么,灭掉你,就这样,正念一出,邪恶很快被解体了,胸口的状态恢复了正常,自己就能更好的投入到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当中了。

以上是我个人在突破旧势力强加的病业迫害的一点体悟,希望能对魔难中的同修能有所帮助,共同提高,由于本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