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史红波兼谈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消息:法轮功学员史红波,男,原籍黑龙江省,四十二岁,在大连金州区开饺子馆,他待人真诚厚道,秉承“真善忍”做事,赢得了邻居和顾客们信任和称赞,饺子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可是就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早七点多,史红波在家门口被几个西岗区日新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在大连劳动教养院,史红波遭受酷刑折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九年九月被秘密转移到本溪威宁营的洗脑班(所谓的法制转化中心),遭受电击、殴打等酷刑,身体出现严重病态,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回大连金州家中,一直高烧不断,咳嗽,身体虚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清晨离世。家中七十五岁的老母亲悲痛不已。

认识史红波的同修听到这个消息都非常痛心。我刚知道这个消息后,在发真相短信时,有两个人回短信说的非常难听,我眼里顿时涌出了泪,回复他们:“朋友,人不应该失去良知和道义,我的朋友刚刚被大连教养院和本溪威宁营劳教所迫害致死,他才四十二岁啊,被关押前身体非常健康,体重一百九十八斤,离世的时候只有一百二十斤。中共如果不用这种卑鄙残酷的手段迫害我们这些善良的人,我们也不会反迫害。在中国我们没有媒体宣传的工具,只有通过短信的方式告诉你中共都干了些什么。中共执政的几十年里,非正常死亡的同胞就有八千万,这些滔天罪恶必将要偿还,天灭中共也是必然的,告诉你真相,只是让你在灾难来临前能得救,不做中共的陪葬,一切都是为了你!”大法弟子真的是用自己的生命在谱写神之曲。

史红波
史红波

一、我们的好同修

二零零二年,在师父的安排下,我认识了史红波,在技术上大家相互交流,使得大法的消息和资料一直保持流畅。史红波给我最深的感触是他的认真,不管是编辑刻录光盘,还是学技术都非常认真。

那时候,除了纸质的真相资料外,大家都觉的影视的效果非常直观,讲真相更具有说服力,大法网站上的影片当时对我们来说体积还是很大,通过电话线方式下载,每次都得需要好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史红波就长时间的守在电脑旁看着下载,非常认真。下载完毕后,又转换成可以刻录成VCD格式的文件,最后刻录光盘。他每次刻录完母盘,都用电视机播放,认真查找画面是否有马赛克的地方,确认没有问题后再制作多份给其他人做母盘。所以史红波电脑里的影视文件资源非常全面,有同修需要就去他那儿拷贝。每当有新的影视节目,也是最快下载好后,编辑刻录成光盘送给大家,在讲真相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史红波学东西很用心,每次学完一次,基本就会了,偶尔在细节上再多说一次就没有问题了,掌握的非常快。并不是他有多高的知识水平,而是他做大法事情时的心态很正。

资料点的同修们的生活都很艰苦,我每次去,看到不是面条、方便面,就是白米饭、豆腐乳、咸菜。但是大家都不觉得苦,也乐在其中,因为大家都是修炼人,史红波总是乐呵呵的,因他胖的憨厚,比他大的同修都亲切的叫他“胖子”。这样的生活他过了好几年。

随着正法的推進,资料点的同修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常人工作中,资料点也以遍地开花的形式存在。为了生计,史红波和母亲开了一个饺子馆。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多少商人为了赢利,将产品的质量一降再降,很多人在愤愤不平的时候,也在使用同样的手段欺骗他人。史红波把“真善忍”的美好展现给顾客和邻里,他用的肉从来都是质量最好的,饭菜也从不缺斤少两,所以顾客们都说在这里吃饭最放心。有一次,店里的其他人去买肉,其中里面有些不干净,他看到了马上说:“这哪行,这不是糊弄人吗,马上从新买。”史红波严格按照修炼人标准做人、做事,在每一件事情上都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一点都不能打马虎眼。

史红波在饺子馆担任的厨师角色,每到吃饭的时候,顾客多,他就特别忙。资料点虽然建起来了,但是技术上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同修一出现问题总是过来找他,刚开始大家也没有意识到他在这个时候很忙,他也从不对同修提及和抱怨,总是同修来了,就放下手里的活,跟着同修去处理问题。在他心里,大法的事情是第一位的。后来,同修们渐渐才意识到,都尽量不在顾客多的时候去找他。

点点滴滴的事情,还有很多,那是他走在神的路上的足迹。

二、教训

二零零八年十月,我听到他被绑架的消息,非常震惊。因为在大家眼里,史红波一直都很精進,正念很强。所以大家都觉的即使在教养院里,他很快就会出来,那种邪恶的场所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呆的地方。结果一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他才回来,身体被迫害的很虚弱,总是高烧不断。到家后,他的身体一直没有恢复,拖的时间长了,他的正念也越来越弱,直至离去。史红波的离去让我非常后悔,如果周围的同修都能在他出事的时候,全力营救;如果在他回到家时,马上和他一起集体学法,我想一切都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他生前曾对我说过,是因为他自己的人心没去,结果一起出事的同修很早就回来了,而他却遭了一年半的迫害,就是因为自己执着自己的想法,没有走师父安排的路,让邪恶钻了这么大的空子,身体太虚弱,让自己的正念都磨没了,只能挺着了。

我听了心里很难过,“挺”根本就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伟大并不体现在能承受多大邪恶的折磨与迫害,而是在随师正法救度众生方面。我周围也有同修身体出现病态的时候就认为是消业,时间长了,从表面的法理上明白这是旧势力的迫害,但是从内心还是有那一丝想还业债的想法,所以发正念总是起色不大。

我理解,我们大法弟子都是随师下世为正法而来,我们在五千年的轮回中,为了人类的文化,担任过很多自己不愿做的角色,也因此欠了债、造了业,累积到了今世,按宇宙的理这些业债都应该一一偿还的。可是我们修得大法,并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是不还业债,还业的方式已经通过救度世人善解圆容了,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其实是师父让我们完全从旧宇宙的这个理中跳出来,而不是一味的为还业而还业,为吃苦而吃苦。当然在正法修炼中,修去人心、破除人千百年来形成的观念和壳是丝毫没有含糊的。

史红波走的很遗憾,在正法的路上,他还有很多未了的心愿,还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于我们仍在人世的大法弟子是个警醒,修炼是严肃的,人心不去师父着急也没有办法,师父说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哪一件都不能缺,哪一件都必须做好才行。对于在难中的弟子,我们也一定要及时把他们拉出来,一起走完正法之路,完成史前大愿,同回天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