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一次上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九九年“七•二零”前,中华大地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共和江××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的,采取一切造谣手段栽赃法轮大法,抹黑师父。大法弟子在当地上访无门的情况下,纷纷去北京上访。

北京七月份骄阳似火,经多方打听,上午九点前我到了国办信访办排队。一些“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盖世太保式的组织)便衣立即围了上来打探情况,当知道我和其他几个是大法学员,是从东北某省来的后,就要拉我们出来,叫我们别上访了,我们都不干。同修都说大法好,身心受益了,一定要为师父和大法讲几句公道话。他们又要拉我们出去吃饭唠一唠,我们也不干。他们就说上面有规定,凡来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回去后单位要开除公职。让我们回家找当地解决问题。我们说,正因为当地解决不了才来北京上访的。

窗口里发登记表的工作人员对访民很凶,用扩音喇叭大喊大叫,骂声不断,故意刁难,不给发登记表。各省派来堵截访民的便衣也不断把访民往外拉拽。

我好不容易排到窗口了,工作人员却不给发表,大声喊叫,让我和其他几个大法学员同填一张表,我给他说明情况,并让他看身份证,我不认识他们,不是同一区县、同一单位的(恶党规定,三人以上算集体上访,回家后要拘禁访民),但是他还是不给发表。最后在大家的一再坚持下,他又改成让两个人填一份。表和身份证递进去后,信访人员又大喊:“快下班了,法轮功下午两点再来!”

下午三点多我们俩人才被叫进四合院,同修先进屋。我站在旁边一个门口往里望了一眼,里面一个年轻女信访员立即很凶的喊叫:“看什么看!走开!”

轮到我进屋了,中年女信访员阴沉着脸,先记录了我的姓名、住址。尔后叫我“简单点讲”。“法轮功师父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说。她立即插了一句:共产党不也叫你做好人吗?(中共邪党官员贪污腐败,完全是叫人做坏人)。我又讲,炼功后无病一身轻,干活不知累,给国家节省了大量药费,利国、利民、利己。她一句也不做记录,反而说:“别讲了!别讲了!有病上医院看么。”我说,医院多年没看好才炼法轮功的。她又说:“医院多的是,一个医院看不好,可以到别的医院去看么。国家不让炼还炼什么!”(中共邪党一直打着“国家”的幌子欺骗迫害民众)我还想继续讲几句,可是她却说:“好了!好了!走吧!走吧!”赶我走,我只好把上访信留下,走出信访室。

这哪象中共宣扬的那样:“信访办是为人民服务的窗口”,简直就是糊弄上访人员,欺骗全国老百姓。

走出四合院,便衣又围了上来,问我们还上哪去?我们说,信访员不让我们讲真话,也不做记录,我们回家。他们立即高兴的说,对,快回家吧,有问题回当地去反映吧!并且随着我们走出巷道,他们才回去了。

我们几个同修结伴而回,火车路过锦州时,大家突然看见五颜六色、大大小小的法轮满天飞旋,两小时后才消失了。同修都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弟子,走出来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是对的,这次信访人员不听我们的,以后我们还要去。

到家后,第二天在阳台上学法时,突然看见墙上出现了一个由法轮组成的法轮图形,大小法轮不停的飞旋,飘带上也有不少小法轮,图形的图案还会不断的变换形状,很漂亮,睁着眼看是无色的,半闭着眼看是萤色透亮的。后来发现这个法轮图形走哪儿都能看见,越往远处看法轮图形越大,这才知道原来法轮图形老在眼前旋(悬)着。

“七•二零”后,我和同修带着黄布底、红布字做的六面一米长“法轮大法”和“真善忍”横幅再一次进京证实大法。由于各种执著心没去,被邪恶钻了空子,曾被邪党关到黑窝残酷迫害多年,在滚滚爬爬中,跟头把式似的走到今天。每次摔倒后,都是慈悲的师尊及时扶起了我。本来邪恶曾经断言我将长期瘫痪,可是在师尊的加持下,我没有瘫痪。

师恩浩荡师恩重,寸草难报三春晖,我一定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随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