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女儿的思念 在大法中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幼儿教师,在九八年时就得法了,到了九九年“七二零”后,因种种原因我有两年的时间离开了大法修炼。但我时常想念伟大的师尊,心中一直铭记着“真、善、忍”法理,各种大法宝书一直保护的很好。在二零零一年时,因家中发生了一场磨难,正当我处于无奈、无助的痛苦时,是慈悲的师父点悟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来。下面把自己在这场磨难中是如何修去母女情、在法中更精進的一点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切磋,共同提高。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二零零一年,正当我徘徊在大法门外时,我已出嫁的大女儿带着病态回来了。问及情况,女儿说可能是怀孕而又感冒了的原因,看着脸色蜡黄,浑身没劲,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儿,我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第二天到市医院去检查,结果一个可怕的字眼:“白血病”呈现在了我的面前。犹如晴天霹雳把我惊呆了,浑身哆嗦得站不住,真是有种哭都不会哭快要窒息的感觉。

女儿急需住院治疗,当时我家中只有几百元钱。而女婿一听说是这个病的时候,就象变了个人似的,情义全无了。在我与丈夫的再三劝说下,女婿只在医院里呆了半个月,仅花了三千五百元钱后,把一个正在住院、而且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的病人甩给了我们这两位老人一去不复返了。女儿受到了双重打击后,情绪经常失控,每日以泪洗面,伤心欲绝,而我们作为父母的看到女儿的可怜处境更是心如刀绞。女儿还这样年轻,我们怎么能放弃治疗呢?作为女儿的亲人,我们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来挽救女儿的性命。

我丈夫九八年就失业了,没有了收入,我们就靠打工和向亲朋好友借钱和贷款来为女儿治病,一年多的时间,该想的办法都用了,还是难以支付巨额的医疗费用,到后来已是债台高筑。在如此巨大的打击下,我已经是身心疲惫到了极点,再也挺不住了。

就在这无奈,无助的痛苦中,在师尊的慈悲点悟下,昔日的同修来了。安慰我说:“世上的因缘关系太复杂,生生世世的恩怨也说不清,你还是从新修炼大法吧,法能破除一切迷,也能让人坚强起来。”是啊!离开法的这两年,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没有了方向,没有了主心骨,就象和父母走散了的孩子一样无助,从新走進大法修炼也是我今生最大的愿望。我也对女儿说:“你也走進大法修炼吧,大法中讲真、善、忍,咱们以后就按师父讲的这三个字的法理去做,而且有师父管着心里踏实,还是师父和大法可靠,其它的事以后咱们就不去想它了。”(因为我当时对法理解不深,只知道一个人如果要能得了法,那就是一个最幸福的生命了。只要女儿能得了法,也不白来人世间一趟。)我女儿听后欣然同意了。于是我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修炼中,女儿也有幸得法了。从那时起我俩每天认真学法,炼功,把以前师父的所有讲法都学了。有了真相资料,我娘俩就去发资料救人。

在这期间师父已经管上她了,给她清理身体。而且还有一次明显的师父给她净化身体的过程,我女儿真感受到了师父在看管着她,很感激师父的慈悲呵护。还有同修们不断的来和她一起学法交流,用师父的法理帮助她,告诉她怎样面对眼前的魔难,什么是病业,怎样理解家人的“无情”等等。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和女儿在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也悟到了许多法理,对眼前的魔难我俩都有了新的认识。从那时起,女儿就象换了个人似的心情也好多了,不再整天哭泣了,对“病”也不那么太怕了。更可喜的是,自得法后,在师父法理的开导下,对她丈夫抛弃她的怨恨也少了,但遗憾的还是最终因女儿没有把“病”彻底放下,生命進程到了,离开了人世。

女儿得法后整整一百天走了。她不是带着怨恨离开的,而是带着微笑离开的。因为她得法了,尽管有许多执着心还没有来得及修去,但师父却给了她最好的,去了最美好的地方,没有白来人世间一趟。女儿走了,我们作为老人通知了她的丈夫让他来处理后事,但他还是没有来。是怕花钱?还是不敢来?也说不清。我们只有忍着悲痛为女儿办理后事。因为为女儿一年多的治疗,家中已经拿不出多少钱来为女儿办后事了。等把女儿埋掉后,我们老两口的口袋里仅剩下五角钱了,而且棺材还是赊的。

我丈夫没有修炼,他实在气不过。带着失去心爱女儿的痛苦和对那不负责任,无情无义,没有道德的女婿的愤恨,一纸诉状将那遗弃我女儿的负心汉告到了法院。法院院长了解情况后亲自指派一庭长直接审理此案。在常人看来,很快就到了能为女儿讨回公道,出这口气的时候了,就连亲戚朋友,所有知道为这件事抱不平的常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天。听说那个负心汉也是非常的怕告他。答辩状也让律师给写好了,可就在这时我却不想打这场官司了。

我丈夫听到我的想法后,怎么也不同意,非要出这口气不可。我也很理解我丈夫的心情。我是孩子的生身母亲,更爱我的女儿。可以说对女儿我是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歪了的那种爱。女儿受到了这样不公正的待遇,我的心更痛,更气愤。虽然我又修炼了,但我那时还有很多执着心没有修去。在女儿住院治疗,化疗期间,我何止是苦啊累啊!其实已经是把我折磨得不象样子了。这一年里,我与丈夫又要为女儿急着挣钱治病又要陪床,把才十四岁还在上学的二女儿放在一百公里以外的家中,因照顾不周,孩子又不会做饭,时间长了饿得都出现了贫血的症状。而医院这边有时钱交不够,药都拿不上。治疗跟不上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我真的想:要是女婿能在这时候来给帮帮忙,就是能给陪陪床照顾一下病人也好啊!但是不管我们怎么打电话,还是亲自去找都无济于事,更不用说给出点钱为他妻子治病了。就这样一个不履行做丈夫责任,没有道德,遗弃我女儿的人,我何尝不想去告他呢?可我现在毕竟是修炼的人啊!尽管我修得还很差但我深深的知道,要不是我又走入修炼大法的门,有了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是挺不到今天的。

常人为争一口气活着,为了名,为了利,为了出一口气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你争我斗,甚至打得头破血流,我是一个修炼的人,师父给我们指出了修炼的目标,就是要放下名利情等各种执着,超出常人的层次,向更高层次迈進的,虽然我当时还没有能达到完全都认识到或都放下执着的这个境界,但法理师父给讲明了,我就得努力去修,力争达到法要求的标准啊!所以,我一个修炼人怎么能跟一个常人争个你错我对呢?冤冤相报何时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就当是我的女儿没有出嫁好了,欠的外债我们慢慢的还。只要时时按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去办事,就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最后我还是用一个修炼人的理解,忍让,宽容和博大的胸怀说服了丈夫和亲戚们,把这场官司给撤销了。

现在我们把为女儿治病时欠下的外债都还清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修炼人碰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不管是遇到什么样的魔难或矛盾,都与自己的修炼有关系。如果是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促成的,那我们必须得平衡好,该还的还,该善解的善解。自己解决不了的,请师父慈悲加持。只要心中有师有法,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我原以为又修了几年了,对女儿以前的事不去想,不去提了,这个情也放的差不多了。谁曾想,当我提笔写稿时,却让那段往事勾出了对女儿的思念之情。回忆当年女儿得病治病,被她丈夫遗弃,而我又失去女儿的那种痛的过程真的是剜心透骨,忍不住两眼的泪水往下淌,心里那种难受的滋味无法形容。当时就觉的嘴上有异样的感觉,不到几个小时嘴上就起了三个水泡。这时我才猛然发现原来对女儿的思念之情不但没有修去,而且还是那样的深与痛。同时也惊醒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修来修去的怎么还是那样的差劲。于是我努力学习师父讲法,想控制它,抑制它,不要它,但不管我怎么努力还是没有跳出这个状态,只要提笔就会伤心的泣不成声了。

稿件没完成,可这过程中,却暴露出了对女儿“情”的强大执着,邪恶就是利用我还没有修去的这个执着加大干扰我,目地是让我陷在这个情中折磨我,不让我提高上来,最终就是要毁掉我。我意识到了它的严重性。师父的讲法中讲的再明白不过了,我以后不会再陷在这个对女儿的“情”中了。于是我自言自语的说:“孩子,你也是得了法的生命,你已经有了好的归宿,所以我以后也不会再被这个情困扰了。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听师父的话,按师父要求的去做,修好自己,修掉各种执着心。”当我认识到这些后,我心里舒服了,轻松了,心性提高上来了。我知道是师父为我拿掉了那个不好的物质,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我知道这个对女儿的“情”去的真的所剩无几了。是师尊及时的把我这个陷在泥潭中的不争气的弟子拉了出来,为我洗去了身上的污泥执着,手拉着我往前行,同时也是由于师尊和大法在时时刻刻的陪伴和搀扶我帮我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期。

再一次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
感谢曾经慈悲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