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淑芳狱中开始修炼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武淑芳因伤害罪被关押进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几个月后,在看守所里,武淑芳学习了法轮功,成为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四日,被转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监区。在监狱中,武淑芳继续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多次遭受迫害。

武淑芳,女,一九六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出生,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职业教师。被关押到黑龙江女子监狱一监区后,当时的狱长是丛新,一监区长吴艳杰、陶淑平。分管“六一零”的狱警是:肖林。在那里,武淑芳遭受长期迫害。

一、修炼法轮功 被剥夺正当权利

刚进黑龙江女子监狱一监区,武淑芳遭受到的迫害有:

1.不许减刑,干活也不给分。因伤害罪,原判十一年,正常能减刑三年半,本应在二零零八年回家。不允许减刑后,造成现在这种未经法律程序就多判、加判了三年半刑期。至今,仍在监狱中被迫害。

2.狱警非法用四个犯人轮流看管、监视武淑芳,不许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许上超市购物,上厕所、干活、吃饭、洗涮走一步让犯人跟一步,并随时记录。最早被指使的四个监视犯人是:牟美艳、王溥涛、徐淑清、管秀英。

3.从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到二零零三年期间被非法剥夺了接见和打电话的权利。家人多次来接见,都被吴艳杰、陶淑平大队长阻止了。丈夫多次来见吴艳杰,不但不让见,还谎言恐吓说:你妻子以后永远都不可能回家了,在大西北沙漠中建造了法轮功集中营,等刑满后,流放到集中营去。丈夫在病痛中,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到法院办理了和武淑芳的离婚的手续。

因为被非法剥夺给家人打电话的权利,一年多未能与家人联系。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有一个犯人叫温毳的,以能帮打电话为由骗得了电话号码。一年多后见到妹妹,才知道了家人被诈骗。犯人温毳曾三次打电话向家里要东西,家人三次买来吃的、用的、化妆品等开车送来让温毳转交,温满口答应一定转交却没转交。这么低级的诈骗手段能得逞就是因为原一监区长吴艳杰非法剥夺了法轮功学员的通话权、接见权,才使犯人有机可乘。并对法轮功学员家人造成了精神与物质的双重迫害。这时的一监区长已调换成崔红梅、夏凤英。法轮功学员武淑芳马上写了一份投诉材料,把温毳诈骗事实写明交给崔红梅,要求立案查处。崔红梅接到材料后却不予理睬,根本不管。

二、监狱监区长崔红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二零零四年狱长是王兴,一监区长崔红梅、夏凤英。他们采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

1.“码坐”、禁止上厕所、

崔红梅将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挤在一个不到十平方米大的办公室,体罚“码坐”。指使两名犯人李翠玲、赵光看管、记录。法轮功学员被犯人谩骂是常事,还经常被犯人戏弄不让上厕所,有时被逼就只好便在饭盒里或方便袋里。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旁边有普通教养人员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长时间坐着屁股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棱,屁股都坐烂了。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旁边有普通教养人员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长时间坐着屁股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小凳子上有棱,屁股都坐烂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九日,有两位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要上厕所,犯人李翠玲不让,争执了几句。狱警孙健进屋,就大骂并打了那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王丽萍、谢亚琴嘴巴子,并凶狠地说:“你们穿着这身囚服,就管你们,有能耐就别穿。”当时在场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全部把囚服脱掉。

2.“反铐”地上

不一会儿,崔红梅从车间调回很多犯人,纷纷把法轮功学员从办公室里弄回到各自住的房间,并指使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穿上囚服,不服从者就铐起来。

傍晚,崔红梅弄来很多手铐发给犯人韩建英、王媛媛等,指使这些犯人挨着屋的铐法轮功学员。到武淑芳住的房间,手铐用完了,韩建英就用绳子紧紧的反绑起武淑芳的胳膊和双手,再绑到床脚下,坐在地上,不许坐垫,不许睡觉,指使本屋的其他犯人看着。另外三十多名法轮功全都被反铐在地上一宿。

3.“大吊挂”

第二天,就是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除武淑芳等五、六名学员外,其他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都被上了极刑“大吊挂”(先把双手反铐起来,再把手铐挂在二层床铺上,双脚离地,头朝下,全身的重量都落在两个手腕上,汗珠成串的淌下,瞬时湿透身下的地面,十几分钟就痛昏过去。昏过去,就放下来,往头上浇凉水,苏醒后问话:“穿不穿囚服?”不答应再挂上。很多学员反复被挂多次,最后汗水、泪水、鼻涕全流尽了,处于昏死状态。

酷刑演示:上大挂,脚尖不着地
酷刑演示:上大挂,脚尖不着地

一监区长崔红梅、夏凤英,狱警周莹在办公室指挥,指使犯人谭宏伟、盛巧妹、吴俊杰、孙秀云、王媛媛、王小红、关红英、尤红霞、邵红玲等等直接下手。被“上大挂”的学员有:王丽文、张峰、张小波、耿亚芬、孟淑英、宋清、王玉芹、刘学伟、范国霞、张连文、于秀英、孙丽滨、李洪霞、张丽萍、蔺玉荣、王丽萍等近三十人。没几天,又给法轮功学员刘淑芬、高景梅、陈伟君上了“大挂”。造成了众多法轮功学员被严重迫害的“3.10”事件。

“3.10”事件后,崔红梅把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分成两部份,分在两个楼层,十多人白天聚集在一个房间体罚“码坐”,由三名犯人“包夹”看管,晚上回到监舍内利用同屋的犯人看管。如果打坐、炼功,就扣犯人“包夹”的分,以此手段挑起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和残害。有一个犯人叫王丽影,一天中就被法轮功学员到狱警那揭露她九次骂人行为。曾被指使当过“包夹”的典型犯人有:关红英、盛巧妹、李丽、路红、王丽影、郝伟、谭红伟、将亚静、张秀圆、王玉梅、满运月等等。

4.不许坐、殴打

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不能坐在床上,上床就得躺下,没有坐的权利,否则就遭犯人打骂。一天晚上,武淑芳同屋的学员宋清被犯人李丹、李艳从床上拽到地上,大打出手。武淑芳急忙往外跑,想喊狱警来制止打人。刚跑到门口,就被后面上来的犯人拽住了后脖领子,这时,犯人谭红伟上来一脚踹在她前胸,她被踹的趔趄着往后倒,站立不住,四脚朝天摔倒在地。同时又上来四、五个犯人连踢带打,围成一团。另一边四、五个犯人围着宋清打成一团。这时,狱警于洪波赶来,犯人们看到狱警跟没看到一样,该怎么打,还怎么打,不停。武淑芳使劲挣扎着站起来,对于洪波说:“你都看到了,她们打人是违法的。”只见于洪波怒气冲冲的喊起来:“我看到什么了!我什么都没看见!”犯人谭红伟更加凶恶,叫骂到:“打死你,再管还打”这样的事件经常发生。此时的狱长是徐龙江、刘志强。

5.“码坐”并洗脑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狱长刘志强又一次加大迫害力度,调动人力、物力向法轮功学员下狠手。动用狱侦、狱政等四个科室协同,命令各监区宁可停产也得从车间调回监舍,一大半犯人当帮手。非法指使两个犯人夹持一个法轮功学员,全部拉到走廊站成两大排。狱警邓羽逐个搜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抢经文。然后又指使犯人搜法轮功学员的床铺,搜经文。紧接着又把法轮功学员从新调换房间搞隔离,实施更严酷的体罚“码坐”、隔离。从早晨六点开始坐在小凳上,面朝监控器镜头“码坐”到晚八点半。按房间把法轮功学员分开,不许有见面的机会,由两个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洗涮规定时间,一个屋的法轮功学员去完,再喊下一个屋的去,并且发给“包夹”犯人污蔑、造谣法轮功的书籍,大声念给法轮功学员听,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听广播。“包夹”犯人随时写监控记录,再由狱警审查。

6.成立专门“转化”迫害监区

另一方面,狱长刘志强新组建两个监区,十一和十三监区,专门强行“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其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逐渐调往这两个监区,强行“转化”,绝大部份学员都被调去。这两个监区单独封闭起来,实行更严密、更恶毒的迫害手段。当时十一监区长:王亚丽、陶丹丹。十三监区长:王小丽、贾文君。

武淑芳一直在一监区被体罚“码坐”。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包夹”犯人栾秀华和狱警刘晓芳一起搜她的铺位和用品。狱警搜经文、犯人栾秀华偷东西,把表和其它用品偷走。武淑芳还经常遭到犯人栾秀华的谩骂、推搡、威胁。这期间其他“包夹”犯人还有尚桂英、孙淑花、林照秀等。监狱利用犯人监管法轮功学员已十年,一直在执法犯法。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武淑芳被从一监区调到五监区,直到现在,仍被严管、监控着。“包夹”犯人是:焦云杰、李雪。五监区长:吴慧丽、袁静。“六一零”办公室狱警:邹齐。狱长:白英贤、包锐。

哈尔滨女子监狱
哈尔滨女子监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