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也是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从时间上讲也是老弟子了。修炼十多年了,做了十多年的协调人。回首过去,真是感慨万千。协调就是我修炼的形式,就是我修炼的路。

协调中让我修去了怕心;协调中修去了私心;协调中修出责任心;协调中修出正念溶入整体。

一、协调中修去了私心

在十多年的协调中,心性在升华,心身在纯净,协调中慢慢修去了为私为我的私心,把自己当成法的一粒子,做好协调就是大法给我这个粒子的使命,我今天走進大法,修炼大法,协调就是我的修炼的形式,就是我修炼要走的路。

做协调很辛苦,要到处奔波,费心费力,有事还会遭到别人不理解,不管你协调的范围大小,基本都是这样。

我是把这个协调当成修炼,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大法的事为大,大法的事为先,真能做到:放下手中活,头不回的去做大法要我做的。尤其是大法蒙冤后,修炼又多了一个“危险”。大法的事还是要做,当时也有想法;自己做(指发传单)最安全,但这是私心,最大的私心,为了个人置同修于不顾。大法要我做这些同修的协调人,我就应该为这些同修负责,为同修的安全负责;为同修的修炼负责。不落下一个想修的同修,不剥夺同修的修炼机会。这是一个修者的胸怀。十多年来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理智的救度众生,智慧的讲着真相,整体上走在正法的路上。

为了同修有一个不受干扰的修炼环境,我们片真的做到单线联系,整个片的几个小片的协调人之间都不认识。不知道,使大家心中轻松;不知道心中无压力;不知道心中无负担。甚至有些事不修炼的亲人都不知道,较好的纯净了我们的修炼环境。十几年我们片就没把协调人集中过,所有的协调都是分头联系,商量。当然麻烦一点,有时一个事可能跑一趟不行,是麻烦一点,辛苦一点,但这只是一个人的麻烦和辛苦,换的整体的安全,是很值得的。不管有什么事情我们都会在很短的时间通知到每个同修。标语邪党今天撕了不几天我再贴上。传单我们都是划分区域的,基本能覆盖过来。

高层的生命为什么掉到低层来?师尊在《转法轮》中告诫弟子:“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层次中,又变的不太好了,他们还呆不了,就继续往下掉,最后就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来了。”从高层次上掉下来是因为在那一层次有了私心,那么低层次的人要想返回去,成为高层生命就得修去私心。十多年来我很少考虑个人安全,更多的是考虑我们片同修的安全。由于平时我们都很理智,(这好象形成机制一样)大家都在为别人着想,修去私心。偶遇突发事件也能理智、从容去对待,使恶人找不到线索。二零零一年师尊发表《忍无可忍》经文,天不亮,我送给一个分片协调人,并告诉他;把东西收拾一下,不要放在眼皮上。结果当天晚上大家在一起炼功被恶人构陷,十三位大法弟子被抓,并被搜到资料,恶警对我们两位年过七旬老弟子拳打脚踢,追问资料的来源,我们两同修始终只有三个字:“不认识。”最后也就不了了之。十多年来我们片基本走的平稳。这全是师尊的慈悲呵护,同修都能为他人着想,无私无我的奉献的结果。

做协调是有点辛苦多跑腿,但我们这的协调人都很低调,甚至同修都不知道那些是谁干的,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很平常的修炼者,大家不图名,也没有利,那就是一个大法弟子的本份。不管做的多,做的少,做的时间长,做的时间短,没有炫耀的,没有显示的,没有要功的,没有叫苦的。它就象日月星辰,周而复始一样,我们没有把它当事做,它就象我们生活的一部份,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这就是我们的修炼形式。随着私心的修去,心的容量在增大,过去那容不得别人说我不好,容不得别人比我好的心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宽容,洪大的宽容。遇到任何事我都会从好的方面去看待,善的方面去理解,总看别人的好,拿别人的好比自己的不足。

一个好的协调人,一定是一个同化法的实修者,就是一个普通的修炼者。要具备面对误会与不解,真能有宠辱不惊的胸怀,大肚能容的海量。一起相处,难免磕磕碰碰,退一步你好我好,有什么对错。记的迫害开始不久,我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为大法上访,在天安门遇到一位和我一样的同修,我说我们是代表我们这一部份人来证实法的。回来后我和部份同修说了这话,结果一个同修听错了,到市里协调人那说:“我说不用上访了。”结果市里协调人又让她来告诉我,这说法是错的。当时我很是吃惊,心想这话我绝对没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大家都听成这样,我必须挽回影响。我骑上摩托车带着她找到当事的同修问大家是不是听我这样说过,大家说没说过。我这才谢天谢地终没误导大家,酿成大错。我没和别人说什么坐一会就走了,很坦荡的过了那一关,因为当时的心情就是别误导同修,别给法造成损失,就我这过去点火就冒烟的脾气,这关过的这么坦荡,我自己都惊奇。是师父帮了我,那样的环境真的不能再有内耗,对了怎么样,错了又能怎么样。放弃人心得到升华才是最重要的。

二、协调中修去怕心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在全国开足马力发动了空前的有史以来最卑鄙,最残酷的迫害。一时间“黑云压城城欲摧”。由于修的时间短,一时真的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凭着对师尊感恩的心走在助师护法的路上。记的七二零从北京上访回来,派出所的警察拿着我的照片复印件威胁我;“已在网上对你发通缉令了,你到北京去干什么?”我说;“我师父是被冤枉的,我用我自己的经历去说句公道话怎么了!”就这么一句朴素的话,他们让我回家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家开始发真相传单,用这种形式向人们讲述着我们的冤屈。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谁来传递,谁来做这个协调呢?当时自己觉得学法晚,不准备出来做这个事,挖到根是有怕心。后来看确实少人手,自己就走出来了,能走出来还有一个原因,自己在法中受益那么多,就凭这一点自己不做让谁做。尽管当时也是胆胆突突,还是走出来了。一开始我负责两个大片的资料传递,整箱,整袋子的资料我几乎都背不动。 拿回来以后分一部份给那些敢做的同修,大量的自己去发,有时晚上步行三十多里出去发,我们有个同修自己嫌自己走路声音大,脱了鞋,光着脚走村串户的做着。时间长了,我们也成熟了,慢慢知道怎样躲避行人,怎样躲避灯光,路上回避车辆,進村不选大道口,做的过程也成为成熟的过程。自己渐渐成熟了也开始具体指导同修怎么样智慧的去做。十几年下来由于大家都能理智的做,没有因做资料,讲真相而出问题的。

一般人会认为做协调危险系数大,属于那种出头的椽子。这是常人的理,常人的观念,诚然站在一个常人的立场上看问题,是危险一点,目前协调人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传递资料。往往活动较多,做不好容易暴露,这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对协调人的要求标准更高,更能在法上看问题,你没有怕它自然也就不存在让你怕的物质,你不求那些不好的东西,只有师尊悄然护之。天地间谁敢为难于你。十几年来,只要我一出门师尊那力震寰宇的声音就在耳边:“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每次外出,师尊都这样鼓励我,不用怕该干什么干什么。十几年也确实碰到一些玄事,但都被师尊给化解了。

有一次出去拿资料回来时刚好与派出所副所长迎面相遇,我们因法轮功经常打交道,资料就放在摩托车小筐里,他硬是没看到擦肩而过。有一天晚上我往十多里外的同修家里送资料,刚拿出来放在茶几上就听院子有人说话,情急之下我赶快揣到怀里,这些人進屋就问:听说你家是炼功点?趁他们说话的机会,我赶快离开了那里。还有一次也是往同修家送资料。一進门同修家里一片狼藉,东西丢的满地都是,我问怎么了,她说你没看见他们?那些家伙刚出门你就進来了。我说我对你这的地形很熟,从不走一条路。其实都是师尊保护,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十多年来,不管形势多么严峻,我们片始终都能让同修看上《明慧周刊》,有资料可做,无论怎么困难师尊都会安排我们找到资料,甚至都能安排我们同外市同修联系。现在好了,我们再也不用象以前那样南跑北奔的,我们也开出了自己的小花。

十几年的修炼,我们认识到什么时候最安全?在法中最安全,身在法中——正念正行,溶入法中,不离整体。心在法中——不迷不惑,信师信法。做到师尊叫干什么尽力干好,法中没有,师尊不许的边都不沾。我们片的同修都具备这样的素质,一般的同修只管看和发放,不问来源,不打听传递渠道,知道一点的都能守口如瓶。所以一直走的比较平稳。

三、协调中修出责任心

师尊在《北京法轮大法会议的建议》中讲:“那么作为一个辅导员,大家想一想你组织一帮人在炼功的时候,你的责任是什么?如果专业修炼,那就是庙中的方丈、住持。大家想一想,那么我们不应该把这个工作做好吗?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得修炼,还要帮助大家修炼。”这就是一个协调人的责任。 那么这个责任心是什么呢?我们认为它包括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自己负责。

首先说为法负责,可能有人说你负责得了吗?是呀,这有个认识过程,还有个认识境界。我们认为为法负责就要有敬师护法的心,不传小道消息,不传不是大法的东西,不传有害信息,不制造紧张气氛。就是引导大家在法中精進,在法中升华。迫害刚开始时,由于自己本身不成熟,再加上假经文的干扰,确实误导了一些同修,我就是受害者之一。当时七二零上访回来被派出所叫去让写不炼保证,我不写,正在双方僵持不下时,一同修说师父有经文(其实是假经文),要自保自身。结果保证书也写了,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随着身体再次出现异常,残酷的现实再次惊醒迷中人。这次教训后再也没敢离开过师父,没敢离开过法。人这的许多东西真的放的坦然,放的轻松。为法负责的心也在逐渐形成,做到不传不理智的信息,不搞大帮哄,扎扎实实的修自己;不传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修去争斗心。引导大家形成习惯,不管听到什么,不管谁说的,都要以法去衡量对错,做到不学人学法,不盲目崇拜人。使大家都在法中修,心在法中升华。

为同修负责同样是一个协调人应有的素质,迫害开始后我们许多弟子走出来证实法,有的同修从来没出过门,有的甚至连火车都没见过,但是也想到北京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了让同修有这个机会,我就联系常出门的同修,搭伴带着她,一直用摩托车把她送过去,同修走出来了,一步走向成熟。也使我们片整体在成熟,在走向稳定。每个和我打交道的同修,我都会在接触的过程中充份的考虑到过程中的安全,有时会突然变更地点。常来的同修告诉他都有几个地方可以通过。对单修的同修为了不干扰其修炼环境,定期把资料送到其果园,或约定时间地点准时赶到,这一切都不打电话,都是事前约好。刚开始时我一个人跑七、八个小片,还有一个大片。每次到同修家里進门我都会很注意,如果去的很晚我会不到同修家就把摩托车熄灭,往回走我多是离开同修家再起动。我们这的协调人都不张扬,人多的场合甚至都很少说话,不管你是谁,你要问他你们这有多少人炼功,资料的情况,他立马会告诉你:这个我不清楚。长期下来养成习惯,联系人之间,一般同修之间彼此之间相互间都有一个为对方负责的意识。所以十几年下来,我们走的相对平稳。

前年岁末,我们这一个比较精進的同修被旧势力以病业的方式迫害走了。对我们来说真是很大的震惊,我几乎是看着那位同修走的,表面看同修三件事做的都很精進,尤其救世人更让我佩服。我个人认为她是师父讲的和旧势力签约的那种类型。这位同修直到走时,都信师信法,真的象师父讲的这一类学员旧势力是轻易不放手的,她最大的漏是承认了迫害,不敢突破。师尊曾几次点悟,没把握好。再就是修心性上给旧势力留下把柄而死死抓住不放。我们利用这一惨痛教训惊醒同修,必须扎扎实实修自己,自己要求自己达到标准,修炼绝不是大帮哄,达不到标准,差一点都不行。修炼也不是上保险,做不好谁都不行。通过这一教训同修更精進了,大家从法上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法是有标准的,蒙混是过不了关的。修炼不是给人看。不能无条件的同化法毁的是自己。大家慢慢会修了,想修了,精進了。

顺便提一下,做到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就是在为自己负责。因为这就是我的修炼道路,修炼形式。遇到任何问题都无条件的找自己,归正自己,力求自己时时事事在法中修。

四、协调中修出正念溶入整体

师父在《转法轮》告诉我们;“现在我们搞人体科学的发现,我们人的意念,人的大脑思维可以产生一种物质。我们在很高层次中看到它确实是一种物质,可是这个物质却不象我们现在研究发现的是一种脑电波的形式,而是一种完整的大脑形式。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

我个人理解:人大脑想的东西在另外空间是真实存在的。这就是说:你的念正不正就至关重要。怎样和同修相处,带给同修一个什么场,这些在目前都是无形的,我们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我相信它是存在的。所以平时和同修交往,我尽量从正的、好的方面理解同修的言行,不给同修堆积腐败物质。同样在做证实法的时候也是这样,不想那些不好的因素,多添正念。这是我们在思想上力求做到的。那么行为上就要正行,不承认旧势力及其安排。我不会被迫害,谁也不敢迫害我,我是主佛的弟子。二零零一年,邪党大量抓人送洗脑班,那天天不亮我们正在发正念。我听到汽车关门声,我对我妻子(同修)说不要慌继续发正念,来人了,随之听到敲门声,我们没动心也没开门,直到发完十五分钟的正念,才去开门,因为我是用木棒把门顶着的,所以开门我就手握木棒,来人说;“书记让你到政府去一趟,”我说;“你不用多说你也知道干什么,我也知道干什么,我不会跟你去的。”我没让他们進门就在大街上用自己学法后身体的变化,为人的变化,以前我有难时没人过问我,我炼法轮功好了,政府不算了,不让炼,要抓我。当时他们来了十几人,听我不断的揭露,街上围了许多乡亲,七言八语的数落,一个个都在大街上蹲着,没有一个动手的。就这样我走了,他们也走了。

同是二零零一年我不在家,镇政法书记带派出所所长到我家把大法的书给拿走了,我回家一看心里好难过,有生一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痛,不行,这是我的命根子,不能让他们毁坏了,我得要回来。我找到政法书记问:“为什么拿我的书?”他说是派出所拿的,我说:“派出所算什么,你不说话他们能干?今天你不给我我就把这半条命留给你。”他一看我这么硬实,说傍晚让司机送给我,我说算了,还是我自己拿着吧,别时间长了你再出变故。我去买了个书包,把法又请回来了。自从大法被迫害我就没闲着,尽管开始法理不是很清晰,但也有朴素的报恩精神来维护大法,看到电视,听到电台对大法的造谣污蔑,我就给他们写信,用我自己体会告诉他们事实的真相,先后给中央电视台,省,地,市电视台,电台和国务院信访办写信,申诉大法是冤枉的,师父是清白的。用的全是真名真姓。

一个协调人自己修的念正,心正,或多或少会影响协调范围内念正,场正。(但不是绝对的)农村人的文化水平低一点,有的时候爱看别人怎么做,(当然这不符合法的要求)这时协调人可能就对周围起着一定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师尊在《曼哈顿讲法》再次告诫弟子:“虽然方便了,但是除了精進之外,每个人互相之间甚至于都很难参照。”我个人理解:这是师尊为了让弟子走好自己的路学好法,修好自己,不要学人不学法,每个人修炼路不同,是不能参照的,都走自己的路。但对协调人自己来讲,就应高标准要求自己,想到自己那份责任,自己首先应是一个学法好的修炼者,才不辜负你跑那个腿,才不能误导别人。当然大家都在法中修,你也起不了那么太大的作用,但是作为一个协调人你不应该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吗?

其实协调人看起来也很简单,跑跑腿。统一一下安排和活动,真正的事是师父在做,具体的事是同修在做。没有统一要做的事,我们不强求,不一刀切,各人走自己的路。有需要大家一起做的事,营救同修,我们会在很短的时间通知所有的同修,共同完成我们的使命。

以上是自己十几年来跌跌撞撞走过的路,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修的不扎实的地方,特别在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方面离师尊要求相差太远,和同修相比差距太大。今天借明慧一角向师尊汇报一下自己走过的历程,和同修切磋一一下自己的修炼心得,目地鞭策自己精進实修。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