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面对面 恶警就是看不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回忆十多年修炼中,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点化和保护,没有师尊宏大慈悲的一切,怎能有弟子的今天。下面把部份的回忆写出来。

师尊的大法像上了彩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后,邻村一个大炼功点的那所房子没有再用,但师尊的大法像一直挂着,经过一年多日晒,师尊法像除了头发还是黑的外,衣服和背景都成了白色的了。同修告诉我后,我说我把法像请家去吧。

一天中午,我去那村请师父法像。同修说:你比较精進,师父能不能给法像上上色?我也没敢吱声。法像请回家后,我用湿、干白布擦干净后收藏了起来。过了六天,本村一同修到我家,我说我请了师父的法像,给你看看。刚一展开,哎呀,神了,师父法像黄黄的袈裟,天蓝色的背景,师父真给上色了,谢谢师父。当然,这是师父显给我的神迹,这对当时刚得法一年的我是一个很大的鼓励。

面对面 恶警就是看不见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上午,我被恶警绑架、关到本地派出所,我想决不能被邪恶带走,留下我好救人。上厕所的时候,我一看厕所外边是大道,但这个墙我爬不上去,我念口诀“金刚排山”,手一推墙,墙就掉下三块石头,我从缺口跳了出去。

出去后一看大道上有人,我就躲到墙边一大丛玉米秸里,正好里边能坐下一个人,躲進去后用一小捆堵上缺口,坐下立掌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控制迫害我,干扰我救人路上的乱神烂鬼,全部解体。”“请师父加持,这一块的众生需要我,让邪恶看不见。”

一小会,只听到外面的警车,摩托车还有好多警察,有的说:“每个路口都看着,就不信法轮功还能飞了不成。”

我前面的那小捆玉米秸,被几拨警察拿起好几次,实实在在的我就在那坐着,可警察就是看不见,都说没有人。警察从上午八点一直到中午才离去,我立掌一天,晚上我才出来了。我明白是师父的保护、大法弟子的正念挡住了警察的眼睛。

师父点化我到谁家

我连夜走到了娘家,怕警察来找,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弟弟发动车想把我送出村去,可怎么也发动不开。天快要亮了,我有些着急,忽然悟到:是不是不该走,出村不安全所以发动不开。突然脑子反映出同村的某某家,一连三次,我恍然大悟,说:“弟弟,我不走了,师父叫我去某某家。”

师父让我去的某某家我不太熟悉,母亲领着我到了这家,叫开了门,这家的老母亲说:“师父三日前就跟我说,一定要保护来到你家的大法弟子。原来是你啊。”后来我被非法通缉,走上流离的生活。

意念到 我说放人警察就放

在流离的日子里,邪恶追着我脚后跟的搜捕,丈夫又和我离了婚,还有别的难等等,都是大法和师父给我力量和正念度过一个个难关。

我们几个同修分头把当地愿意真实姓名揭露当地迫害的案例上了网。做好这个事后,我就找“六一零”政法委书记讲真相,希望他明白真相早日停止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的一天,天下着大雪,我找当地政法委书记讲了半个小时的真相后,本来被非法通缉的我,当场被抓進看守所。我在里面除了讲真相什么都不配合,一转脸在北面看见师父在朝着我笑,一连几次,仔细看又没有了。这一下我正念更足了,心里谢谢师父的鼓励。

大概第二天上午,警察强行把我拖上警车,说是劳教,由于体检不合格,他们又把我拉進本地医院。我不配合他们的治疗,在去厕所的路上,几十个老百姓跟着看戴着手铐脚镣的我,我说走累了,就坐在走廊椅子上休息,给大家讲真相。警察不好意思就躲开了。我五天里讲了几百人。

因为我绝食身体难受,就想,我该回家了。我发正念:送劳教所的道堵死,回看守所的道堵死,住医院这趟道堵死。然后用意念写一个大大的“放”字。第六天,警察让亲友把我接回家。

师父再次救我

回家后几天,我一直咳嗽的厉害,我来到师父像前双手合十说:“师父,弟子回来了。”一抬头,师父的像在打手印。我想师父是叫我写揭露迫害文章,当时我就坐下用真实姓名揭露了这六天邪恶对我的迫害,快十二点就写完了,这时一点也不咳嗽了。

同修抓紧把我的文章上了网,外地的同修三天三夜没睡,做出了我们本地不干胶,运回后,全市同修同心协力,一夜间全市都贴满不干胶,加上真实姓名揭露迫害的小册子,大大的震慑了本地“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其背后的邪恶解体了,最后,真实姓名上网曝光迫害的同修一个没被骚扰,之后一连几年再没迫害过,当地的政法委书记也辞职了,少造了业。

我结束了流离的生活,丈夫这时已再婚,我无家可去,生了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不久一天的半夜十二点,我在同修家发正念,刚立掌,就觉得眼前发晕,肚子疼,我想去厕所,刚走到院子,就眼前发黑,我手扶着墙,喊了同修一声就倒在了地上。一位同修把我拖上了床,我身体动不了,眼睛也睁不开,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一念:“师父,我不能走,我要救众生。”忽然,空中一道白光照亮了整个空间,一股热流通透了全身,我忽一下起来,说“我好了”,肚子也不疼了。感谢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正念出狱回家

因我忙于做事,忽视了静心学法,二零零八年被邪恶绑架,五月份被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五月十三日上午,打水的时候,等大家全到齐了,我把提前想好的使劲喊出来:“法轮大法是正法!‘转化’是错的!千万年等待不能毁于一旦!师父不舍得丢下一个弟子!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这时警察们乱了手脚,找来十几个吸毒犯连打带绑将我拖進尽头一间厕所里,他们把封嘴的胶布拽下,我又喊:“法轮大法好!”邪恶下令将一大毛巾团硬塞到我嘴里,我正感到受不了时,突然一个大法轮在我嘴里呼呼直转,很舒服。

恶警 一个月的“转化”没有得逞,又把我关進了厕所,二十四小时吸毒犯轮流看着不让洗刷、休息和大小便,八天八夜没睡,我想邪恶打算把我熬糊涂了,逼我写“保证”,我不能让他们得逞。于是我倒在地上就睡,两个吸毒犯就一直打我,直到打累了才住手。

就这样,我就一直睡在地上。因我只穿的单衣在瓷砖上睡,就发了一念:“在法船上睡。”从此我再睡觉,从头到脚两股热流来回的转。

在劳教所,我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

在这期间,劳教所的队长、政委等无论什么时候到厕所来看我,我都把讲真相放在第一位,后来她们再见到我,第一句就说:“法轮大法好。”我说:“是的,你记住这个就有救了。”

在劳教所里,我该讲真相都讲了,该三退的也退了,我的使命也完成了。我心里说:师父,我该回家了。我发正念清除劳教所到我老家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烂鬼。这样发了三天正念,第三天下午三点多,我忽然觉得眼前发黑,脸色苍黄,心跳过速,第二天去医院一看是严重供血不足的心脏病,第三天劳教所就放我回家了。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又回到了救人的行列,兑现自己的使命。感谢师父在这乱世中把我救度,把弟子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师父您辛苦了,弟子思念您。千言万语并一句,唯有实修报师恩。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