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我是家住农村大法弟子,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下,我们一度失去了与同修的联系。有一次,我与同修甲交流中,同修说:我们这样太被动,应该尽快与同修取得联系,才能得到师父与大法的音讯。

二零零一年秋,我听本村的一老年同修讲,她在城里的女儿与一些大法弟子较熟悉,我和同修甲就来到城里,与同修见了面,交流中,知道城里的同修早开始用真相传单证实大法了。受城里同修的鼓舞,我俩虽然没有做真相的条件,但我们想到用自喷漆做真相。

在某一天的早晨,我俩把本村与邻村的主要交通要道路边的电线杆、墙壁、大树上都喷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久,从看到真相标语的世人反馈的信息知道,这种方法达到了讲真相的效果,从此我与同修甲又逐渐向周边主要通道的线杆、大桥上喷上了标语。

后来为了更加工整,就把真相短语做成漏版,往交通显眼的地方喷。有一次晚上我与同修甲顺着大路两边喷真相标语,要经过一所小学的大门口,大门处的电灯把路照的通明,透过值班室的玻璃看到值班的人没睡,我只听同修自言自语的说了句:把灯关掉!那值班人真的就把灯关掉了。事后,我把这神奇现象告诉同修,同修却记不起当时说过此话了。后来,我俩曾几次把真相喷在校大门口左面墙上,向老师、学生证实大法。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外地同修到我村发真相小册子,村民捡到又传到我手里,看了里面的内容,详细、丰富、易懂。于是,我就想与发小册子的同修联系上,我觉得用真相小册子比用真相标语更能使人明白真相。同修甲认为,外地同修来发真相,路不熟悉有不安全因素。如果我们在自己村里发就安全多了。

怎样才能与同修取得联系呢?临近过年,我就把过年的对联贴上“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横批贴着“法轮大法好”,希望能引起路过同修的注意,同时,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由于没有怕心,曾上门来干扰我的警察看见大门的对联也没说什么。在家炼功的时候,就把炼功的音量放大,或放《济世》,《普度》,让屋外的人都能听到,并叮咛妻子早晚在家多注意大门口,如看到发真相的同修一定要与他们联系上。

就因为这一颗真心,在师父的安排下,一天晚上,妻子刚出门就遇到了到村里发真相资料的同修,告诉他我家的位置及姓名,不久就与镇上的同修乙取得了联系,后来又联系到了本镇的其他同修,我们逐渐形成了整体,我与同修甲不再象以前那么孤单了。

在建立家庭资料点过程中升华

自从认识同修乙后,我们需要的各种资料都有他来传递,不论严寒酷暑同修都及时把各种资料送到我家,有真相小册子,粘贴真相标语、条幅、护身符及各种真相光盘。

这么丰富的资料,一定要让它发挥好救人的作用,就这样我与同修甲互相配合,让真相资料散发遍本地的各个角落。在这过程中,也修去了一些怕心与欢喜心。

一次我到同修乙家取资料,正赶上同修在复印真相资料,看着一张张真相资料,心想自己也能做就好了,这样既方便了自己,又减少同修每周来回五十多里路送资料的麻烦。当时我只向同修了解复印机的价格,功能及操作技术方面的问题,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后来当我想买台复印机的时候,同修无私的把自己使用的这台复印机送给我和同修甲,使我非常的感动。

开始复印资料时,我与同修甲怕心很大,因为我居住的地方前后左右都有邻居,复印机的声音较大,怕邻居听见。我俩关好门窗,又在复印机的周围挡住一些东西,防止声音传出去。白天有时间我与同修就复印真相资料,晚上我歇班,就和同修到周边一些村去发放,救度有缘人。我俩主要复印真相传单,小册子和分册的《九评共产党》等。

在操作使用过程中复印机经常出现堵头,我们一味的从技术方面来解决,而忽视自己心性方面的提高,这样复印机时好时坏,使用一段时间后,只好存放起来。当我向内找时,我发现了怕心是我们不能顺利制作真相资料的最大障碍。因为师父讲过“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应该去掉怕心,把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放在首位,让资料点真正建立并正常运作起来。

二零零七年的夏天,我请同修买了电脑,并从新做了系统及各种安全处理,在同修的帮助下,从零开始学习电脑的操作,包括上明慧网下载资料,打印各种资料……熟悉一段时间后,同修又送来了一台新的打印机及各种耗材,于是我们这个资料点就真正的建立起来了,由甲同修负责技术,我协助。打印什么样的资料,我们都事先商量,当出现不同意见时,我们也能从法理上,从救度世人及安全方面考虑,都能轻松解决,互相配合,让邪恶无漏可钻。我们主要还制作各种真相传单和真相小册子,和本地十几位同修的《明慧周刊》,现在制作过程中不象以前那么怕了,由于心态稳,打印过程很顺利。当打印机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就从心性上找原因,时刻保持纯正的心态。这样才能做好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伟大殊胜的事情。我们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才能报答师父的慈悲救度。

帮助同修 重返修炼路

建立资料点后,我和甲就想到了本村或邻村以前修炼过大法的同修。九九年“七·二零”后,有的学员迫于压力放弃修炼,有的一直也没走出来。师父不想放弃每个学员,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有责任帮助他们从新回到法中,多一个人讲真相,会救度更多的世人。

于是我和甲就分别找到他们,跟他们交流、切磋,谈大法在世界的洪传,大法弟子的责任,救度众生的重要性。在不断的努力下,本村一位年轻同修很快的从法理上认识了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并参与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的行列中。其他一些还没完全走出来的同修,我们就送去九九年“七·二零”后的师父的讲法,也给他们小部份的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及真相币等,让他们逐渐的走入救度众生的行列中。

与我村紧邻的另一城区和一些村子,以前我们在这些村镇发过一些真相资料,喷过的真相标语,挂上的条幅过不了几天,就被涂抹摘掉了。我和甲同修都认为这些村可能真相资料少,邪恶因素多,于是就想和这几个地方的同修联系上,与他们形成一个整体,对清除邪恶,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威力更大。我就与甲切磋,甲同修也非常赞同。

一次我向这城区镇的人讲真相时,她告诉我在镇上有一个叫A的学大法,还有一个同家族的B也学大法。我问清了两个同修的姓名及住址,很快就与他们联系上了。

通过接触了解到,这个村学大法的几乎都是一些老年同修,男同修只有A一个,也快六十岁的人了,其他都是些老年的女同修,所以A就很少跟他们联系。由于平时学法少,对法理没有太深的认识,但内心深处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就这一颗心,师父让我找到了他。用他的话讲:在我准备放弃修炼的时候,师父安排让你找到了我们,是师父对他的慈悲。

从此他基本上一周两次到我们这里集体学法,每次往返十多里路。就这样A同修在法中升华的很快,主动讲真相,面对面劝三退。B同修居住镇中心,在邪恶迫害大法不久,她们几个老年女同修就成立了集体学法点;在我与她接触之前,几十天才能接到几本《明慧周刊》,大家还要传着看,真相资料也不多。于是我们就为B同修的学法小组提供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他们需要什么样的资料我们都想办法解决。

刚开始去B家送真相资料我有点怕,因她住在大街上,邪恶在家门口安装了电子眼,很长一段时间电子眼就对着她家的大门。我刚开始去她家送资料时,顾虑心较重,经过一段时间,怕心修掉了很多,同时加强正念否定邪恶的干扰迫害,使资料平安送入同修手中,让邪恶的一切手段都不起作用。

去掉后天观念 正念救度世人

在中共恶党统治的中国,从小就给人灌输党文化,使我们形成一些根深蒂固的后天观念,做事前思后想,假设太多,这是顾虑心,也是怕心,加上强烈的争斗心,因此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中却成了成了障碍。

平时正念不足时顾虑心就重,面对面讲真相表现的就是不主动,错过很多救人机会,过后自己很后悔。没等开口,自己心里就合计,这人能不能听真相,能不能三退。在这种不稳的心态下就是讲了效果也不理想。还有时讲真相抓不住重点,怕人家不明白,把自己知道的,包括中共内斗的新闻全盘倒出,结果却达不到三退救人的目地。

当遇到一些不爱听真相,敌视大法的人,又容易勾起自己强烈的争斗心,经常跟他们辩论,想把他们压下去,根本没有慈悲心。自己也认识到这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影响讲真相效果,但在现实中又很难把握住。后来认识到,主要是没学好法,正念不足,慈悲心不够,没能发挥出大法的威力。

后来我通过不断的学法,加强了发正念,破除后天的观念,使讲真相的效果有了明显的改变。记的有一次,我给本单位的一位职工讲真相,此人是一个无神论者,邪党的观念很深,他不但不听真相,还说了很多不敬的话。在警告不听,继续诽谤大法时,我不跟他辩论而是默默的对他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同时告诉他继续这样会遭报应。

几天后,他一脸不高兴的找我,说他因那天说了几句对大法不敬的话,我给他亏吃。我知道是自己的正念与大法的威严在他身上起了作用。接着他告诉我,就在我警告他的第二天,他得了感冒,全身发烧,吃了很多药也不好(家里开药店),没办法到邻村卫生室看医生,打吊瓶花了三百多也没完全好。我趁机再给他讲真相,他没吭声。

周六下午我在办公室看《转法轮》,他站在我后面跟着看了一会,然后对我说:你师父讲的很有道理,太好了!听了他对师父与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我感到非常的欣慰,心想他的“感冒”应该好了。星期一上班一见面,我就直接告诉他,你的感冒好了。他很惊讶的看着我,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把上周六的事情告诉他,又向他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他很接受。从此对师父与大法很敬畏,不再抵触。又一个生命被救度了,象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回顾这十多年来助师正法的经历,风风雨雨,能够走到今天,这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帮助过我的同修!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要完成自己的使命,加倍精進,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伟大誓约。不枉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