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心正 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我是一名九九年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刚得法时,因为受邪党无神论的宣传对大法的理解上有一定的障碍,且那时也年轻身体健康,所以对炼功总是不情愿,只爱看书学法。一天晚上突然醒来,看到彩色的法轮旋转着发出彩色的光芒,当时特别激动。“这是真的吗?”又看看身边的儿子睡的很香,那彩色的法轮就在儿子上方,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第二天早晨,我便早早的起来开始炼功了。师尊从此破开了我多年无神论的观念,给了我炼功的信心。虽然旧势力对我们这批得法较晚的大法弟子有阻挡和干扰,可师尊巧妙的安排推了我们一把,不至于因此而落下。说心里话,如果没有这次师尊的慈悲点悟,在以后的疯狂迫害中我很难走过来。

二零零二年初,我再次被邪恶绑架时,身上贴身带了一本儿子写作业的大本子,里面是手抄师尊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和其他几篇《洪吟》中的诗,厚厚的一个大本子,在国保大队两次搜身都没搜到。送往看守所时,女管教再次搜身时,我身子一动就能听到本子哗啦啦响的声音,但奇迹般的带了進去。那时我几乎没有多强的正念,中途有一次甚至想把经文放下,可周围的环境太脏,我不忍心放,只好打消了肮脏的思想念头。当里面的同修手捧经文泪流满面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环境下的同修太需要看经文了,是师尊的一路呵护,经文才能顺利的奇迹般经过重重关卡带给了狱中同修。

在看守所,有一次集体背法,看守说是我带的头,就把我拉出牢房,背靠在一个大铁椅子上,取出电棍开始电击,开始我不由得“啊”了一声,随后想到了师尊,于是双眼一闭、一声不吭:是我的我承受,不是我的我不承受。就这一念,感觉电棍只在局部起了点作用。

那个行恶的警察电了几下之后自觉没趣,又放开我送我回牢房,看着那个警察我感觉他太可怜了,在无知中犯下大错。他突然转身问我:你恨我吗?我说:不恨你,但我希望你能正确的了解法轮功

第二天早晨,那个行恶的警察脸上不知是被什么东西划出长长的几道血痕,他值班完走后,我们号里的人都说是不是他遭恶报了。其实善恶有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是天理,就看人悟不悟了。

我被非法劳教回家后,学法小组也很顺利的建立起来了,大家集体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发放资料也做,但并不精進。安逸心和怕心让我满足于现状,还以为自己也跟上了正法進程。

一天,我看了一篇同修的修炼心得,我的心被同修无私的付出震撼了,我边看边流泪,资料点同修艰苦的生活和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让我感受到资料点每过一天的不容易。我很惭愧,每天心安理得的看周刊,有时还不珍惜。同修的无私也反映出我的自私,我明明知道周边地区还有十多名大法弟子看不到周刊,却没有一点责任感,总认为自己没有那个能力。其实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只要我们有那颗心,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我们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今天不都是这样闯过来的吗?

我也要建立家庭资料点,减少大资料点同修的压力,同时完成自己的使命。这个愿望一出,很快我就接触上了这方面的同修。在同修无私的帮助下,我的小资料点很快建立起来了,一切就象水到渠成一样。

当第一次上明慧网看到师尊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照片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恨自己悟性太差这么晚才迈出这一步,那段时间学法、炼功、学技术、做资料还有农活,虽苦虽累,但我觉的既幸福又充实。我的生命因此而有价值。我这样一个农村妇女,如果不是炼了大法,了此一生都不会知道为什么而来,只能在红尘苦海中堕落。

随着资料点的建立,对我来说修炼又是一个新的起点。我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心性的提高,因为这一切都与心性紧密相关了,心性不好时,电脑网速就慢;执著心一起,打印机又出现了问题,这就促使我对自己要求也严格了,也学会了修炼用正念,不用人心。很多技术上的问题都能反应出我的心性,实修后问题迎刃而解。

记的一次电脑在用的过程中,我在同修丈夫和儿子面前起了欢喜心、显示心,正在指指点点,突然不知把什么系统锁住了,一切失灵,还关不了机,我赶紧向内找,一边下地想求师尊加持一把。还没等走到师尊法像前,儿子就喊住了我:“妈,电脑一切恢复正常。”修炼就是这样,只要我们悟,就会有奇迹发生,只要心正,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修炼中有很多感悟想写出来,有时感觉不知从何说起,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