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颠倒 缘木求鱼

评马克思对宗教起源的论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日】关于宗教的起源,中共把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的一句话奉为经典,到处引用。现抄录如下:

“宗教是那些还没有获得自己或再度失去了自己的人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这句不太好懂的话,这就是马克思主义者否定神的存在和歪曲宗教起源的著名论断,是否定有神论和歪曲宗教的重要根据,这个老根很值得刨一刨。

其实马克思上面的话,说白了就是,鬼呀、神呀,都是人们在无法抗拒的自然的、社会的力量面前胡思乱想想出来的。哲学家就是哲学家,把一句简单的话说的那么晦涩难懂。这就是故弄玄虚么!但是我们在故弄玄虚的背后觉察到隐藏着一种本末倒置、颠倒因果的反逻辑手段。

我们考察历史,神不是人想象出来的,神是真实的存在,这才是宗教产生的根源。中国文化是神传文化,中国古代有三大奇书:《易经》,《黄帝内经》,《道德经》。《易经》中的太极,道家的阴阳,讲的都是低层宇宙的理,《黄帝内经》是讲低层宇宙的理与人体及生命的关系。这些法理就是神给人留下的宇宙观和人的生命观。书中的内容人是写不出来的。在古代有个人神共存的时期,希腊神话中写的就是这样的时期,释迦牟尼说他前面还有过原始六佛存在,中国古代还有三黄五帝的时代,你不能认为神可以下世度人,却不能下世来管理人,不是这样的。其实人类的一切文明成果都是神下世给人创造的,都是神对人的恩赐。《黄帝内经》,人们认为它是一部医书,其实它也是一部修炼的书。书中开头不是讲治病,而是讲保真。所以篇名叫《上古天真论》,在这一章中,把人分为真人、至人,圣人、贤人,都是同化于道的层次的人,现在我们把书中对真人和至人的论述抄录如下:

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中古之时,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亦归于真人。”(《黄帝内经》)

这里的真人、至人就是神人。古代有许多大医学家都是深通此书的,都有很强的特异功能,能够透视人体,看到疾病之所在,致病原因等。医书医传中多有记载。

现代科学是从研究具体现象开始的,犹如瞎子摸象,对整体,总体蒙然无知。因为它能力有限,只能证明它能认识的事物,对它不能认识的事物,可分为两种人,有两种态度:科学的态度是留有余地,不下结论,有待探索;反科学的态度是,一律不予承认,或盲目下结论,或挥下大棒。马克思和中共就属这后一种。他们否定神的存在,在宗教产生的原因问题上,不相信古代典籍,不考察古代历史,无视圣者传法之神迹,不顾修炼者得道之事实。仅仅为了维护自己预先设定的假理,不惜指鹿为马,欺骗世人。

我们在讨论宗教问题时不是为宗教辩护,是在讲先有神存在后有宗教这个理。意在打破中国人对马克思和共产党的迷信,讲神确实存在的真相。神是另外空间的高级生命,因为与人有缘,所以他是帮助人、保护人的。法轮功讲真相,劝三退,告诉人法轮大法好。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孔子做鲁国大司寇,上任七天就杀了少正卯。理由是:天下称得起大恶的罪有五种,连盗窃的行为也不包括在内。一是通达事理却又心存险恶,二是行为怪癖而又坚定固执,三是言语虚伪却又能言善辩,四是对怪异的事情知道的过多,五是言论错误还要为之润色。这五种大恶,人只要有其中之一恶,就免不了受正人君子的诛杀,而少正卯五种恶行样样都有。他身居一定的权位就足以聚集起自己的势力结党营私,他的言论也足以迷惑众人伪饰自己,从而得到声望,他积聚的强大力量,足以叛逆礼制成为异端。这就是人中的奸雄啊!不可不及早除掉。

大家看看,马克思和共产党是不是也是如此,甚至远过之。

附[原文] 天下大恶者五,而盗窃不与焉。一曰心逆而险,二曰行僻而坚,三曰言伪而辩,四曰记丑而博,五曰顺非而泽。此五者,有一于人,则不免君子之诛,而少正卯皆兼有之。其居处足以撮徒成党,其谈说足以饰褒莹众,其强御足以反是独立,此乃人之奸雄者也,不可以不除。(《孔子家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