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劳教所恶警指使犯人毒打宋书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山东省乳山市法轮功学员宋书福于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也称王村劳教所)被警察指使犯人毒打,四十多岁的他回家时满口只剩下两颗松动的牙。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是乳山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晚被恶警绑架,九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时在八大队,因不写背叛信仰的所谓悔过书、揭批书等“三书”,恶警指示一个犯人叫刘振波,他用乒乓球拍子左右开弓的打我的脸。晚上一个值班的恶警叫岳振宇,他将已睡下的犯人叫起来六七个轮流毒打我,后来又将我扒光了上衣,用我的衬衣把我绑在上下床中间的铁管子上打,岳震宇不但在旁边亲自看着这些犯人行恶,还说:“你不是不写三书吗,过几天又是我值班,我还有新的招数对付你。”打完后犯人们都去睡了。剩下值班犯人刘震波还继续打我,叫我坐在小凳子上,趁我不备突然重重打了我后背一下,痛的我喘不过气来了。他又用木头板凳狠打我后背,最后把凳子打成了两截,一直打了我一宿。我告诉他我是修真善忍的,没犯法,希望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这样做。他说:“我要是把你打转化了可以多减期,可以早日回家结婚。”

还有一个犯人叫赵微微更狠毒,是每天收工前提前回来毒打我的,并说:“你不写三书,劳教所就不给我减期。”他每次打我都是抓着我的头发狠打,抓的头发掉满地。打的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肌肉纤维都被打断了,好长一段时间,痛的我站不起来,腿和脚都肿了,呼吸都困难,真是度日如年。一次赵微微一拳击中我的脸,一下把全口的牙都打离位了,直痛的我头昏眼花,后来不但不能吃饭,喝水都钻心地痛,饭一碰到牙就疼得要命,就这样好好的全口牙,陆续地都掉了,四十多岁的我回家时只剩下两颗松动的牙,所有认识我的乡亲看到迫害的我都不认识我了,纷纷指责邪党把好人打成这个样子了。

在那黑窝里,恶警都是在背后指使犯人毒打学员,用减期作为诱饵诱使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再次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不要再助纣为虐了,悬崖勒马,要知道善恶到头必有报的天理,将来不至于给自己留下深深的痛悔。

背景资料:

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也称王村劳教所)
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也称王村劳教所)

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原位于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西宝山,也称王村劳教所。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由淄博王村迁移到济南章丘市官庄乡济王路二十九号(官庄乡中学西邻)。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与江泽民流氓集团相互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第二劳教所一直大量非法关押着山东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该劳教所恶警为逼迫法轮功学员 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迫害手段有:电刑、吊刑、野蛮灌食、双臂上下交叉铐在床上,长期面壁坐小板凳、面壁罚站、剥夺睡眠、毒打、关押“禁闭室”、超负荷奴役劳动、强制洗脑等。

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在淄博王村时曾残害致死两名法轮功学员邹松涛和李德善。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邹松涛, 一九九九年毕业于山东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获硕士学位。二零零零年九月底被秘密转送至山东省第二男子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被迫害致死。德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德善,是一名教师,他在劳教所遭到恶警强加的熬夜、毒打、吊铐、灌水、灌酒、电棍电击、凌辱等非人折磨,被强制洗脑迫害致精神失常,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含冤离开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