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以下是我所见证的甘肃省兰州女子监狱对几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中国新年前,兰州女子监狱又关进来两个庆阳法轮功学员,一个叫张平,四十岁左右;一个叫郭慧芳,五十岁左右,左身有点瘫痪,没有支物不能行走。

张平被酷刑迫害

姓孟的队长负责转化迫害张平。张平对大法的正念坚定,拒不配合所谓的转化(即使用强制、欺骗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恶警开始天天找她谈话洗脑,灌输邪恶谎言,张平借机讲真相,恶警不但不听,还把张平的脸都打肿了,仍达不到目的,就每天罚张平站着,一站几个小时不许动。

大概是四月十三日吧,朱姓科长到监室找张平谈话,开始声音不大,后来听到朱科长的叫骂声,张平在大声讲真相,朱姓科长狠狠打了张平几个耳光,气呼呼的走了。恶警就强迫张平罚站,一直站到晚上收号,第二天继续罚站。站了两天,张平绝食两天。

第三天上午不叫张平站了,恶警孟队长在监室和张平“谈”了很长时间的话,下午两点多,来了四个小伙子,前面的一个穿警服,手里拿着一副手铐,后面三个人穿普通衣服,他们一起到张平的监室。后来包夹小声告诉我:张平被关禁闭了。

禁闭室就在本楼的一楼,二楼是恶警办公室和号室,三楼是医疗所。在二楼的走廊里能看到一楼的情况。张平被带到禁闭室遭受严刑拷打,不一会我看到队长拿着电棍回办公室了,然后派了四个犯人到禁闭室监视张平,两人一班。晚上听犯人成德英回监室和其他包夹说张平受的刑太遭罪了,严刑拷打不说,每天还得坐在二尺多高,二寸宽的凳子上,两腿分开,右手铐在左脚上,左手铐在右脚上,弓腰低头,不许站起来活动。

三月十七、十八日依然如此。十八号早晨八点,我和包夹打扫卫生,在禁闭室门口看到张平还在罚站,十八号下午监护犯回来,看她们慌慌张张的小声说“张平被打坏了”,紧接着看见邪恶队长派包夹李香琴拿着自己的用具,陪张平去医院了。我趴在玻璃窗上想看个究竟,包夹立刻把我推进监室了。

张平一直没有回来,但她的床位东西一直都在。到了六月二十八日李香琴回来了,(她七月一日期满释放),又换了个叫邹琴的包夹接替李香琴的差事。

二零零八年元旦那天,邹琴回来了,张平却没有回来,这时她的床位东西不见了。 我的心里痛苦万分,暗下决心,出去后一定要把张平受迫害的真相告诉世人,曝光恶警的罪行。

魏周香拒绝唱邪党歌曲,遭受禁闭迫害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叫魏周香,兰州的一个小学教师,四十岁左右,二零零八年五月入狱,恶警们一直拿她没办法,打骂罚站都不放弃信仰,罚站就是几天通宵不让睡觉,不让洗漱,连吃饭都不让坐着。监狱为了庆祝恶党建政,叫犯人排节目、唱邪党歌。魏周香不唱,包夹在恶警授意下打骂羞辱她,她还是不唱,朱科长发火了,扬言她不唱就叫大家都不许吃饭,陪着挨饿。包夹可不干了,群起而攻之这就是中共惯用的流氓手段,挑动仇恨。

十一月一天晚上收号时排队报数,魏周香不报数,还说要把邪党赶出去,邪恶朱科长当班,气的象疯了一样,跑到办公室打电话叫人。几个电话恶警怎么都打不出去,到了半夜十二点了还是打不出去。到第二天,恶警把魏周香关了三个星期的禁闭。

恶警指使包夹迫害赵长菊

法轮功学员赵长菊,每天被恶警逼写思想汇报转化,她就写法轮功怎么好,让人身心受益。包夹成德英一看不行,就叫重写,重写还不行,再重写,恶警还叫她站着写,她还是不肯屈服。恶警气的叫赵罚站,一站三天不让睡觉,洗漱,也不许上厕所。不让上厕所赵就自己去,包夹成德英在厕所把赵推倒拳打脚踢,早晨起来故意找事说赵的被子叠的不整齐,把被子扔在脏水里,另一个包夹把一盆水倒在赵的床上。那时十一月份还没有暖气呢,包夹有恶警撑腰也疯狂的歇斯底里跟着恶警做恶。

七旬路桂琴遭迫害,双目失明

法轮功学员路桂琴,七十岁左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关进来的,她的包夹黄亚琴是最坏的,路桂琴岁数大了,视力不好都趴在纸上了,那也逼着写。黄亚琴还刁难她,上厕所因为人多排队,没等她上完或者没上,就把她拖着不让上了;吃饭时,路桂琴还没吃完,黄亚琴可不管,自己吃完了起身就走,路桂琴就得马上跟着走,慢了就一阵拳打脚踢。路桂琴每天受包夹黄亚琴的气,二零零八年下半年路桂琴双目失明了,恶警这样还不放过她,还逼着她转化。

在监狱,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是无法言表的,每天被迫看电视洗脑,脏活累活危险的活都是法轮功学员干。恶警和包夹狼狈为奸,串通一气迫害法轮功学员,动不动就拳脚相加。不放弃信仰的,就以亲人停职,停薪,停学威胁,利用亲情等流氓手段逼你放弃正信。

兰州女子监狱这个朱科长,孙队长最坏,还有包夹贾小兰,黄亚琴,毕万利,庞威,孟海红,成德英,李艳都是恶警的帮凶。

甘肃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
甘肃女子监狱(兰州女子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