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我的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看了《黑龙江女子监狱对褚秀和施药物迫害》一文,想到曾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二零零四年中我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一次队长艳玉华与干警贾文君让犯人看押法轮功学员到外面“放风”。十几分钟后将这些人又招集回车间。那日不知怎的,我象有什么事似的抢先回到了的车间。奔向了我凉在那的水杯。

拿起水杯一看不觉一愣,看到就在水杯口的位置上有一片药片(比阿司匹林大一圈的药片)正在溶化,且有糖衣的粘状的溶化物在水杯中。我立即警觉,我认识到在这个大队里要建“转化”基地,我一直是她们要“转化”的对象,由于她们多“转化”一个有奖金,才采取了下药的手段,当时就告诫大家要警惕,注意自己的饮食。

这样的事情同样发生在我身上是在二零零二年我被绑架关押在哈市第七看守所(鸭子圈),被哈市南岗区“六一零”国保、国安等非法提审期间,我在上厕所回来后,我被捆绑的铁椅子上的纸水杯中水由白变了颜色,我那时只是奇怪,没敢喝那杯水。

在女子监狱的几年中不断的有恶警指使犯人给法轮功学员的菜、饭、水中下药是屡见不鲜的,在法轮功学员不在时,偷翻法轮功学员的东西等;一次一次的“转化”不成,她们对法轮功学员偷偷下药,想使法轮功学员神智不清以便达到其目的。

奉劝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人悬崖勒马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