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从学法组同修受干扰迫害悟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在正法时期更显神圣。如何发挥学法组在正法中的功能作用,这方面《明慧周刊》中已有些交流文章。我就学法组状态和学法组同修受到干扰和遭受迫害的因素谈谈所悟。

今天的正法形势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大法弟子锻炼的更加成熟了,邪恶因素已被清除的少之又少了。那么为什么还出现同修被邪恶干扰和遭受迫害的情况发生呢?固然有他自己需要修去的人心执着,同时与学法组整体提高升华的状态有一定关系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以我所在地区一学法组同修受迫害为例:这位同修不久前在做真相传单时被邪恶绑架遭受劳教一年的迫害。事后了解该同修已经学法十多年了,但家庭修炼环境一直圆容不好,不能在家里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大法经文资料都不敢往家里拿,都放在同修家。同修发现做真相传单时总是东张西望慌里慌张的。问她回答说总感觉有人监视,表现出正念不足怕心较重,出事后十多天未来学法组也未引起同修注意。当得知出事因不知其家庭住址而无法联系,该组协调同修内疚的说,就想给同修提供集体学法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规矩,愿意来就来,有事也不事前打招呼。学法同修相对不稳定,同修间切磋交流少等也没有想那么多的事。

还有一学法组在一老年同修家里已安全运作了八年。年前突然受到干扰停止分散了。经了解原因是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听到有人敲门,声音很大,叫开门声也不小,从猫眼看形象很像来取资料的某某同修,又见身后有几位着警服模样的人。未回音,过了一会儿叫门的人走了。同修就认为这位同修被绑架领恶警来抓他们的,当即电话通知儿女被邪恶堵在家里走不脱了。为了不给邪恶迫害留下把柄,把经文、资料全部烧毁掉了。第二天早上儿女来车,转移走二十多天。

在这期间,学法组协调同修到被怀疑同修家核实未见异常,某某同修全然不知此事,又经了解,未有本组或有过联系的同修及本地同修发生被绑架的事,环境还较安定。负责协调同修坦诚的说,学法组确实存在一些不正的状态。如有同修一学法就犯困,还有一位同修原本经文念的很好,现在出现视力下降看不清字不能读法了,还有一位同修讲真相救人劝“三退”都很积极,可修炼这么多年了,丈夫对大法还不能理解,经常为此骂她,甚至撕毁大法资料,干扰较大,只发正念不向内找自己,善心慈悲心不够,放气话、狠话,争斗心较强,近一年来也出现病业假相,被干扰的不能正常念经文。有的同修念法经常念错,同修指出时,以没文化、文化低、年老等借口掩盖。有的同修不重视敬法,大法经文随意放置,有的衣着不整洁,语言不够祥和慈悲等等现象。

看似是同修个人心性上的问题,实际是学法组整体中的每个个体都急需提高。这两例不一定有普遍性,但至少说明目前学法组确实存在一些急需协调整合归正提高的问题。

师父给我们留下了集体学法这种修炼形式,我悟到集体炼功给布场,同样集体学法也是给布场的。这个场不是一般的场,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同修置身溶于整体之中没有人情只有圣缘,没有人心只有正念神念,“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师父要我们整体协调配合好,这是每位同修都应该珍惜的万古圣缘。

我认为到现在每个人都还有那么一大堆放不下的人心执着,才被邪恶抓住把柄干扰和迫害。我们都在法上向内找一找,如果我们整体中的每个人都在法上真正提高,就会减少或制止邪恶的干扰和迫害情况的发生。

敬请各学法组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