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脱离集体学法和发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我们地区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方面同修们做的都很好。本地第一个辅导员被邪党迫害时,有个同修用自己的工资到打印社去印真相资料,由于受邪党的造假宣传,本地的打印社没人敢印,自己就跑到市里去用高价一元钱一张共印六百张,把大街小巷都贴上了真相资料,有力的震慑邪恶,也给同修的家人创造下良好的要人条件。

此时又有第二个协调人主动的站出来,协调本地的正法進程,邪恶又把第二个协调人夫妻二人都非法的抓了起来進行迫害,这时又有同修用喷字的形式和挂条幅的形式,又有力的震慑邪恶,在家人和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当地六一零邪劲减弱了许多。

当第三个协调人主动站出来时,他和一位女同修被邪恶迫害的时候,女同修的丈夫直接找到六一零的头子说:我妻子犯了什么法了,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她一身的病全炼好了,对待我的父母孝顺了,可是你呢(指六一零头子)整天吸高级香烟,还买了两套楼房,你这些钱都是贪污腐败得来的,你们才是真正的罪犯,如果要不把我妻子放回来,有个三长两短,我叫你的妻子和女儿好得了才怪呢!你们以为炼法轮功的好欺负,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不炼法轮功,但是我支持我妻子炼法轮功,所以我可不怕你们那点邪劲。当时六一零头子就软下来说:那要放人我自己确实说的不算,得国保大队同意才行。同修丈夫说:好吧,我去找国保大队队长,到时候变卦我再找你算账。六一零头子说不会的,你放心吧,兄弟。同修丈夫在一个赌钱场所找到了国保大队队长,就问队长说:你这是不是犯法,你以前在赌钱时把手枪都压在赌局上,这又是不是犯法呢?吓的这位队长赶忙堵住同修丈夫的嘴说: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发火,咱们到外边谈去。来到外边赶忙问:兄弟什么事惹你发火?同修的丈夫说:我妻子因这修炼法轮功被你们非法关押,你在这赌钱到是很自在啊。国保大队长说:原来就这么点事呀,去接回来不就完了吗?这位第三个协调人和这位同修只被非法关押十一天就接回来了。

从此以后我地区基本没有迫害。在二零零五年学法小组相继成立了,在二零零七年我地全面彻底的揭露本地区邪恶迫害情况做成小册子和单张撒发下去。就在邪党开奥运期间,六一零头子和邪党党委研究说,中共邪党有“指示”,要求严打法轮功。党委书记说:你可不能胡来啊,你要不动他们还好点,你要把事情弄砸了,把奖金弄没了,我要找你算账的,他们贴真相你就撕下来,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你就装作没看见。所以在邪党奥运期间,我地同修照常在大街小巷讲着真相,劝着三退,并且到年底有那么几个同修以送对联的形式到乡下挨家挨户的讲真相劝三退,我地的三退人数可达百分之七十左右。

最近我地又大搞房改,盖楼房又有几位同修到工地上去给外来的民工讲真相劝三退,劝退一批走了又来一批,这些同修抓紧时间,慈悲的救度着世人也真是了不起。

可是,最近两个月之内有三名同修以病业的形式离世了,其中有两名老年同修,还有一名女同修才四十多岁,另外还有两三名老年同修现在仍在过病业关,为什么在这半年之内会出现这一系列情况呢?我与同修切磋共同认为,其中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盖房搬迁,把一个主要的学法小组从今年春天就停下来了。这个学法小组是最早组建的,而且多数的法会都是在此处召开的,同修们有个大事小事都到此处来集会。学法跟不上,造成掉队。

今天把此事写出来,意在提醒各地同修,越到最后越不能脱离学法小组,集体炼功和集体发正念的环境,走正走好最后的正法路,才能多救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