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正念三分钟 邪歌变哀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走入法轮大法中修炼的农村大法弟子,在十五年的修炼中,亲身经历了许多神奇的事情。尤其是在正法修炼的十一年中,无论是在邪恶黑窝遭受迫害的那个时期,还是在正常生活、修炼中,只要在法上,正念正行,就会感受到大法的超常和师父的慈悲伟大与无微不至的对弟子和众生的恩泽与呵护。

写出此文让所有的大法同修与世人能从中看到大法的超常、神奇与美好,从而能珍惜这万古机缘。在宇宙正法已近结束的前夕,抓紧救度更多的世人,直至法正人间。

一、发正念不到三分钟,邪党歌变哀乐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早六时三十分,当时我被非法关押在辽源市白泉镇劳教所,狱警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在押人员集合到操场举行升旗仪式。由于是突然通知集合,在排队时我临时告诉身前身后的同修: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劳教所升旗仪式的一切黑手乱鬼,共产邪灵。就在我们发出正念不到三分钟,劳教所播放的邪党歌变成了哀乐,然后就发出了刺耳难听的混乱的怪异声音,不一会播放器就坏了,放不出声音了。这时操场上的人群中一阵骚乱,说什么的都有。为了制止混乱的场面,教育科长使劲吹哨子,因为播放器坏了,只能伸脖子使劲喊升旗开始,几个刑事犯开始拽升旗的绳子,当恶党血旗升到三分之一高时,就卡到那里,拽不上去,落不下来,成了降半旗,一直持续了好几天。那天的升血旗仪式也只能在无可奈何中草草收场。

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使升旗仪式失败,这极大震慑了劳教所的所有警察和犯人,他们都觉得太不可思议、太神奇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乘势向每一个警察和刑事犯讲法轮功的真相,改变了很多人对大法的态度,也使那些在高压下被迫向邪恶签“保证书”、在逆境中消极承受的同修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当着警察的面声明自己所写的一切保证作废,坚定修炼。

二、大法弟子的正念在改变着周围的众生

中共邪党篡政后,发动的所有政治整人运动都是利用群众斗群众,中共邪党利用一切宣传工具对中国人進行无神论的宣传,精神上的洗脑,信息的封锁,人们不知善恶有报的天理,现今各级贪官的腐败堕落,已经把中国大陆祸乱到了是官就贪,娼妓遍地,人皆参赌,人人为近敌的无可救要的危险境地。

在我们当地大法弟子修炼前,我所在的村子里,村民们打架斗殴、骂人,扯老婆舌的事几乎是天天都有;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矛盾升级,报复、仇恨、妒嫉使世人们的心理变态,投毒药的、放火的、拔青苗的事年年发生;家家不得安宁,人人提心吊胆,不知哪天祸从天降落到自己头上,真是吃不好,睡不实,活的累。

自从一九九五年我们全家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巨大变化,道德回升,使本地一些与大法有缘的人陆续走進大法修炼中。通过学大法,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去要求自己,做事为别人着想,吃亏了、损失了,也不与人计较,总是乐呵呵的。在年复一年的讲真相中,使当地的世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那些泼妇、刁民、混子知道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在大法弟子纯正之场中,去掉了恶习,有的真是弃恶从善,做守本份的良民。

我们村这几年在大法弟子的影响下,扯闲话、骂大街的没有了,打架斗殴偷东西的人不见了,放火、拔青苗、投毒的人也没有了;整个屯风正了过来。这一切的巨大变化源于法轮大法真、善、忍对众生的恩泽与大法的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对众生的无量慈悲,善化与救度。

三、超高产水稻

一九九八年,我们乡调整土地,原来我家种的大块平整的水田地分给了别人,我家分到的是几十块高低不平的不打粮食小荒地(二亩二分地,有近五十个小池子)。那年我已经得法修炼三年,无怨无恨的接受了新分的地。因无法使用拖拉机翻地耙田,我们就雇了一台推土机推了一整天,全家四口人又用小拖拉机平整了近四十天,地才有了点模样。

可就在平完地之后,小河对沿的十几家在没通知我家的情况下,在我家的近河边最大的一个池子里垫了一条土路,约有一分地。我老父亲急了眼,要把路平了种水稻,找这些人家评理,这不明摆着欺侮人吗?我拦住了老父亲,并跟老父亲慢慢解释:河那边的种田人都是咱一个乡的,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咱家要有啥要紧的事大家也都能帮助咱,他们这些家垫完这条土道、拉地、运苗、运肥、看水都不用绕几里多的路。乡亲们省力,咱们看着也高兴才是。再说咱家改田扩大了种地的面积比这条小道都多呢!看着吧,到秋收一定能多打粮食。一席话把父亲说服了。

我又找到垫路的那些人家,告诉他们我是因为修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大法要求做一个能为别人着想的修炼人,才能做到如此的忍让与割舍的,你们应该感谢法轮大法和我的师父,在今天这个社会谁能拿出地让别人垫路走捷径呢?只有修大法的人能做得到。

一九九八年从栽完水稻,这稻苗就象喝了油一样长得壮,比别人家的水稻长的又高又绿,天天有本乡的人来观看。到了秋天,稻穗又长又齐,稻粒个个饱满无秕粒,每捆稻都沉甸甸的,打场时接粒的人都累的直换人,大家都说:你家今年打的稻子太多了。等卖完大米一合计,亩产超过了二千四百多斤,四亩多点地打了一万二千多斤水稻。这件事一直被当地人传说着。

我在遭迫害时,把这件事讲给过公安部的一些干部,司法厅、劳教所、看守所、六一零等一些警察,也讲给当地乡、区、市的一些领导,用来证实大法的神奇。有的人相信,有的人不相信,说我吹。我都告诉他们,你们可以到我的家乡去调查,当地的老百姓都会告诉你们真话的。市六一零、公安局的还真到我村调查过,乡亲们都说我们家人好,炼大法变成了好人,能把平整好的地无偿的让别人垫路,做了大好事。这样的好人被抓去坐牢,天理不容啊!本市区的六一零、公安的一些人都跟我说过:你人缘挺好,当地老百姓没有一个不说你好的。

四、法轮把我的元神推回肉身,使我死而复生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日晚,我出去贴不干胶,送真相资料。在回家的路上,距我家一百米的距离,被当地“六一零”派出所五个恶警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恶警把我铐在老虎凳上,反背吊铐我的双臂,用我的羽绒服帽子反兜我的头,在脖子后用手拧紧,我被憋的喘不了气。这时,几个恶警用木棍等硬物猛砸我的头部,我当时既不感觉到疼,也无任何知觉,元神轻飘飘的从我的肉身出来了,在屋里来回飞转,我看见那几个恶警见我的肉体没有动静,松开了憋我的羽绒帽子,也停止了打我。他们看我没气了,就用热水往我脸上浇,掐我的人中,还有的给我做人工呼吸的,我都看到了。我刚想要穿越墙离开这里,一个很大的金色法轮以最快的速度把我的元神推回進我的肉身,由于力量太猛,把我和铐我的老虎凳推倒了。

在震动中,我睁开了双眼,看到屋内几个恶警大惊失色,吓得都往门外跑,我喊住他们,让他们把我和老虎凳扶起来,给我解开了手铐,由于手铐铐得太紧,我的两只手腕被卡出了两道紫黑色的深沟,从深沟往出淌紫黑色的血。我当时就觉得两个胳膊都失去了知觉,麻木不听使唤。

恶警见我又活过来了,就伪善的说:告诉我们你的资料是谁给的,就说不炼了,能受这皮肉之苦吗?你就是死了,也是白死,上边有命令对法轮功抓住打死算自杀,把你扔到荒郊野外知道是谁杀了你?

我正告这伙恶警:刚才是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流氓把我活活打死了,我能活过来是我师父用法轮把我生命救了。你们也都亲眼看到了,老虎凳带着我都被推倒了,这个老虎凳就是两个人使劲推、扳都不能倒的。这不神奇吗?我的师父就在这里,众神也都看见了你们行恶害人的全过程,善恶是有报应的,你们今天晚上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是违法犯罪的行为,用不了多久就会遭到法律的严惩或遭天惩,甚至连累你们的亲人跟着遭报应。我与你们其中的任何人都没仇恨,也不曾有过伤害你们各位,为什么能对一个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当地人普遍认为是好人的平民百姓用如此狠毒的残暴手段给打死过去,你们还有一点人性吗?至于说炼法轮功,本身不违法,又不妨碍他人,也不妨碍国家的建设与安危,为什么抓起来就往死里打?你们执行的是法律还是在破坏法律,你们比我更清楚。这些恶警被我问的哑口无言,都不敢正视我一眼。那个为首的恶警说:你是修成神啦,死了还能活。

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经历了死而复活的神奇过程。再次见证师父对弟子的无量慈悲与呵护,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更是震慑了那些恶警,从此不敢对大法弟子行恶。

五、这个火着不起来

二零零三年春,我和老伴去帮妹妹打苞米,八十来岁的老父亲(患有脑梗痴呆)在家里烧炕时,火连到了柴堆,一会就上了棚顶,黑烟滚滚从屋往外冒。过路的人发现了大声喊:快来人哪,老某家着火啦!外面四五级的风在刮着,阳光照得外面都是干燥的,我们往家跑已来不及了,我和老伴同时发出了强大正念:求师父保护弟子的家不能被火烧了,那后果对证实大法是不利的。同时正念制止火神不允许迫害大法弟子,不能让火着起来。先到我家的邻居上了房,用水浇,有的说打火警电话让消防车来,我说不用打电话了,这个火着不起来。结果真就是干冒烟没有火,连火星都没有,不一会烟就消了。

揭开瓦一看,父亲住的那间房子的棚烧塌了,柁烧折了,窗户烧没了,玻璃都烧炸了,被褥都烧没了,外屋地一大堆柴草烧成了灰,父亲眉毛、胡子都烧了,人却没烧着,连皮都没破,帮忙的人有二三十个,都觉得不可思议,只要是有一个火星上了正房,今天这场大火灾是无法避免的,可是就是光冒烟没有火苗,连火星都没有。不修炼的街坊邻居都觉得太神奇了。

我告诉乡亲们:这火着不起来,是因为我家都是学大法的,是有师父在保护着的,是我们师父不让火着起来,也是我师父慈悲咱村的父老乡亲,点化大家相信法轮大法是超常的,让大家早日同化大法,走上返本归真的路。就今天我家发生的事,大家也都亲眼看到了,边柁都烧折了,怎么能没有火苗呢?这不是神在世间又是什么?

六、正念解体了索命的病魔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一天吃过晚饭,我刚准备炼功,小肚子疼的越来越厉害,我在炕上来回翻滚,头撞着墙,身体疼的直哆嗦,身上淌出来的汗水湿透了被褥,我感到生命到了尽头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老伴和儿子坐下来发正念解体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因素,并求师父帮助,不允许邪恶的病魔对大法弟子肆虐迫害,要真有个好歹的对大法的影响就太不好了。儿子大声问我:爸,你是大法弟子吗?我清醒的意识到我是主佛的弟子,我的生命存在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我用尽全力说:我是大法弟子!但声音太弱,刚能听到。儿子说:是大法弟子就坐起来发正念,不能被邪恶迫害到身不由己的状态,要相信师父。就在这一瞬间,从我身体内窜出去一个东西,带的我一个箭射的姿势平穿出了两道门,摔倒在院子里。儿子和老伴把我扶回了屋里,我身体已虚弱到坐不住了,就躺下睡了,他们娘俩一直给我发正念,一小时后我醒了过来,身体又恢复正常。老伴和儿子告诉我刚才发生的一切太吓人了,要没有师父的呵护,要没有师父赐给我们正念神通,后果真不堪设想啊!谢谢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在十五年的修炼中,尤其是在七二零以后遭受邪党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的非人迫害那个时期,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来自法中的正念,我说不定死了多少次呢,根本就走不到今天。我亲身已无数次体验了大法的神奇。由于太多太多不能一一都写出来,像恶警曾打折过我的腿,炼功半月就长好了。恶警绑架我到看守所,劳教所一量血压240、心律170到200次,连医生都害怕吃惊,说:“这样的人血管随时都能断裂,怎么还能走路,神志还清醒。这种危重病状随时就能死人。你们这些警察真是没有人性,没有道德。”这是医生讲的话。

一次次的险象环生,一次次的死而复活,我仍能正常的工作、生活,令那些参与迫害过我的警察感到神奇:一个高血压、心脏病的重患者竟能在正常生活中开车、扛袋子、做农活。这确实是一个神迹,这个奇迹是大法给予的,是师父无量的慈悲与呵护才会出现的人间奇迹、神迹,确切的说是神在人间的表现。

这些年来,我在发正念时几乎没受过干扰,每天一到全球发正念的时间,喧嚣的声音瞬间停止一片寂静,发完正念后才又恢复了嘈杂的各种机械的轰鸣声、叫卖声,这种状态已持续六、七年了。我由此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的正念之场,能纠正一切干扰与不正的因素,大法的威力能制约一切对正法的干扰,仔细体察都会感受到的。


明慧网“神在人间”征文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