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腰椎骨折 四天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我今年五十二岁了,小时候只上了两年学,不认识几个字。我从开始读《转法轮》感到困难,到现在成为一个片区的技术骨干,这一切都充份体现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在这十一年的助师正法中,我历经了许多神迹。

二零零七年,我再次遭到恶警绑架后,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心态:“我有漏,我有师父管,任何邪恶不配迫害我!”

近中午,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小招待所不大的房间里,屋内床上坐的、地上站的全是人,有市政法委的、有国保国安的、公安局的,他们把我铐在一张圈椅上。我一看,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平时找还找不到你们呢,今天你们送上门啦。我毫无惧色,就开始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的超常、讲大法的正、讲大法在全世界的弘传、讲善恶有报是天理,就这么一直讲到天黑。

到了晚上,整个小招待所戒备森严,院内停满了警车,房间内二男一女三个警察看守我一人。他们三个轮流睡觉,其中二人睡觉,一人把在房间门口严密把守,不让我睡觉,我就是一个劲的讲真相。到了下半夜,年龄稍大的男警睡觉,年轻点的坐在门口,那个女警一直睡觉,坐在门口的恶警大概实在太困了,也睡着了,一点反应都没啦。我想我必须马上离开,环顾四周,门是我脱险的唯一通道,但是恶警就紧挨门坐,而且门很破旧,开和关声音都很大。

我试试手铐,手铐自然脱落,为慎重起见,我把手又伸回铐内,搬着圈椅慢慢挪到门口,坐在恶警对面说:“我要上卫生间。”没有反应,我又用脚踢踢他的脚,仍没反应,我这才脱开手铐站起身来,用手指着床上的女警说:“定。”又指着另一张床上的男警说声:“定。”最后指一下门口的警察说:“定。”然后从容的拧开暗锁,拉开房门,响声很大,我回头看了一下,门口的警察一点反应没有。

跨出房间,第一眼看到的是满院的警车,大门口灯如白昼,有人值班,大门紧锁,我在院内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可翻越攀登的地方。我反身上二楼,沿着二楼的走廊走到楼西头,这是唯一能跳出墙外的地方,我往下看看,下面漆黑一片,地理环境又不熟,怎么办?眼看天已经逼近黎明,我也没有多想,纵身跳了下去。身体急剧下落,似乎是砸到了电缆上,我本能的用手一抓,好象还摸到了砸断的电缆头(后来我丈夫去看,确实是把电线砸断了)。瞬间,我听到了身体落地的声音,听到了腰骨骨折的喀嚓声,而且还从天目中看到了腰骨骨折的部位与折断的形状。一阵钻心的疼,几乎使我昏迷。

一切都在瞬间,我心里对师父说:“求师尊加持弟子,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我试着站起来,结果真的站起来了。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脚踝骨也出了问题,行走一步都非常困难,再加上地理环境不熟,拉长了脱离险境的时间。我沿着墙角向左拐,進入一所破旧的院落,这时恶警们在四处找我,那位女警的叫喊声、说话声,我都能听见,一会儿传来了警车的呼啸声。

天已放亮,人们陆陆续续起床,路上行人已多,我向一个比较僻静的院落走去。这家女主人已经在做早饭,我走过去,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是好人,有人迫害我,我是从楼上跳下来的,你能不能让我在你家坐会儿。”她说:“行啊,你進来吧!”我進到屋内,坐下来,但是那种难忍的痛,使我根本无法保持正常的坐姿。她一看到急忙说:“你这样不行呀,我那口子起来看到你就不行,我那口子是当官的,你还是赶快走吧。”我非常理解她,从她家出来,找到一处比较深的草丛,躺了下来。一躺下,身子再也无法动了,这时,脑子已渐渐平静下来,有了思路,就一个劲的念正法口诀,从清早念到日落西山。整整一天,我就这么不停的念,不停的念;整整一天,我一口水也没有喝;中秋的阳光,到了中午还是那么火辣辣的,我就这么一动也不能动的躺着,浑身的痛,让人难以忍受,双臂用尽全力,才能使下肢稍微动那么一点。我什么也没想,就这么念着正法口诀。

这家的女主人真的是个好人,没人时,她来看我,问:“我能怎么帮你?”我非常感激她,说:“那就到晚七点,请你帮我叫辆三轮车吧。”晚七点左右,女主人叫来了一辆三轮车,把我扶上车,并把我头发上、衣服上沾的草屑轻轻的拿掉。从这些细微的动作,我感受到了中国百姓的善良尚存,良知尚存。开三轮车的也是一位善良淳朴的老人,一路上,他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到了一位同修家,在同修的帮助下,与我丈夫取得了联系。

在丈夫的帮助下,我们来到一所亲戚暂时不住的房子里。丈夫看了我的伤势,非要送我去医院,我尽力说服丈夫,坚决不去医院,就这么一个劲的发正念。第三天,开始吐血,吐出的全是黑紫色的血块子,有人说是内脏摔坏了,我不动心,继续发正念。我能睡觉就睡觉,醒来就发正念。第四天,一早醒来,我能轻松的坐起来啦,上卫生间也不那么难了,我非常高兴,继续发正念。丈夫晚上来看我,我对丈夫说:“我好了。”丈夫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又告诉他一遍,他一看是真的,激动的猛的蹲到我的床前,头抵在床沿上,发自内心的说声:“哎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丈夫激动的快要哭了。通过这件事,我丈夫也走進了修炼

就这样,凭着对师父、对法的坚信,我从跳楼腰椎骨折,到康复,前后仅仅四天。这一神迹,再一次证实了师尊的伟大、大法的超常!在此再次叩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