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儿子的矛盾面前

无条件向内找修自己才是真正的否定旧势力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作为师尊的老弟子,到现在还没做到真正实修,真是惭愧至极,所以在修炼路上跟头把式的走了很多弯路。虽然修炼环境比以前好了很多,丈夫理解,儿子支持,但是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中,经常与爷儿俩发生矛盾。

师父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讲:“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

我遇到矛盾、魔难,没有用大法来衡量自己,却完全用人的观念去思维、去行事。争斗心、怨恨心、委屈不平心、妒嫉心……等等,简直就是一个常人,这也是悟性太差的表现。

师父说:“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转法轮》)。没有魔难还修不了,但是这不等于我们就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们都在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怎样才能真正否定呢?为什么我们一直都在喊这句话,却一直被旧势力迫害到现在,而且有的地区还非常严重呢?

到现在我刚刚悟到:真正无条件向内找,实修自己,才是实质上否定着旧势力的安排,因为我们此时真正的站在了法上,旧势力就动不了。否则我们就容易被干扰迫害,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因为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根子上还是我们能不能不折不扣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问题。真正的无条件向内找,就是遇到矛盾一点不看对方对与错,就向内找自己,从本质上实修自己那颗心。发现哪颗人心去哪颗——“直指人心”。

最近,三天两头与儿子发生冲突,而且愈演愈烈,自己觉的伤心透了,和他已经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事后儿子跟我说话我也不爱理他,我说出话来都带着强烈的人心。昨天晚上,我坐那洗脚,儿子说:“我看你就可怜。”我反感的说:“你为什么可怜我?我还可怜你呢!最起码我还有师父和大法。”他说:“我可怜的是你修了十多年,一直提高不上来。”

我听后心里“咯噔”一下,很是惭愧,但是还嘴硬,表面不让他看出来。这不是师父利用他来点化我吗?是啊,躺在炕上,我想起师父的讲法和儿子的话及表情反复出现在头脑中,怎么也睡不着。我不得不认真反思自己,于是拿起笔来写了这篇文章。

事情是这样的,本人自从九八年得法以来,身体健康了,心情开朗了,师父也一直利用丈夫、儿子点化我。儿子也成了大法小弟子,当时会背许多篇《洪吟》。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当然我也义不容辞的三次進京证实大法,看守所、刑警队、洗脑班、劳教所都走遍了,失去人身自由三年多。在这期间五次绝食,多次多种酷刑、拳打脚踢、灌食无数次,坐铁椅子一坐就是五天五夜,不让大小便,打嘴巴无数次,皮带抽、凉水灌、手铐、背靠、拽头发、电棒电脸、腊月往脸上泼凉水,三个恶警一起打我,床上地上按着打,每种酷刑都不是一次,没有师尊保护,我早就没命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此双手合十,谢谢伟大师尊)。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一日因在公交车上发传单,被恶党党员构陷,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此期间,丈夫和儿子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人生痛苦,丈夫身体不好,这下更是雪上加霜。儿子才十三岁,就失去了家庭的温暖。从此丈夫以抽烟、喝酒打牌为主,三、四年没上班,夜里经常失眠看录像。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我回到家一看,眼泪刷的一下,怎么也止不住了,屋子里脏乱不堪,院子里成了草原。儿子失去了母爱,在这样的环境下,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养成了很多恶习。但是儿子凭借自己的小聪明,小学毕业考了全年级第九名。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我回家后,儿子已上了中学,但由于恶习没改,成绩一直下降。由于我对孩子的情太重,盼子成龙心切,经常说他,由于自己没站在法上,而且带着怨恨,孩子自然就不听。这样母子矛盾越来越深,孩子产生了逆反心理,打台球、上网吧。我自己不悟,还被儿子气哭了好几次。

有一天,儿子说:“你对我的情太重了,应该放一放了。”而且类似的话孩子说了不止一次,我知道又是师父在点化我。师父早就讲过:“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就是这个情好象一直在放,却一直没有放下。旧势力钻了我的空子,加大了对孩子的迫害。使昔日的一个大法小弟子,变成了一个抽烟、上网吧、早恋、喝酒的一个浪荡青年。

看到儿子变成这样,我还不悟,只会在人中痛心,看见他就来气,忘记自己是修炼人,忘了最根本的遇事向内找。

当我终于静下心来找自己,我想到师父讲的“相由心生”、“修内而安外”、“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我必须深挖自己,真正向内找。儿子变成这样,能与我没关系吗?

师父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精進要旨》〈警言〉)是啊,每次和儿子发生矛盾,总是用人的观念去对待,向外找,指责、怨恨、挖苦、讽刺,致使儿子说:“我就这样了,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是啊,是我一次又一次的没有实修,导致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我,也迫害着孩子。

旧势力利用儿子的嘴说:“我在给你提高心性,你就是提高不上来。”多冠冕堂皇啊!有同修说:我们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对,我们不承认,师父更不承认。但是我们都成熟起来修好自己,旧势力没漏可钻,它能迫害得了吗?

静下心来,看看儿子,再对照自己,他就是我的一面镜子,他的表现,无一不是我的影子:

一、他特别懒,赖床;我在修炼中也如此,炼功不能坚持,铃响一懒又睡过去了。
二、他说话不算数;我在师父像前忏悔多次,精進几天,又懈怠了。
三、我看他恨铁不成钢;师父看我也是如此。
四、他说话有时对我态度不好,想想我自己有时和父母也着急。
五、他抽烟、上网吧;我自己虽不干这些事,有时陷在人中,也影响三件事。
六、遇到矛盾,最根本上总是用人的观念来衡量:我是你长辈,“百善孝为先”,这不是儒教的东西吗?人的理吗?为什么每次只看别人、不修自己呢?

人神之间一念之差。真正站在法上,心性提高上来,发自内心的感谢他,还会生气吗?此时我真感到一身轻松。

其实儿子、妈妈只不过是戏中的角色罢了,既然是演戏,又何苦执着他的一时的好坏,只有修好自己,才是儿子走回法中的最好的办法,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今后我要精進再精進,时刻牢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宇宙第一称号,把救度众生溶入到生活中去,圆满随师还。

第一次写文章,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