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不移信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一九九六年三月,我独自在马路上闲逛。无意中看到法轮功学员在马路边弘法。当时出于好奇就走入了大法修炼。没过几天,我在家看完《转法轮》第二讲后,躺床上休息,无意中一闭眼,看到脑门处一个大眼睛一眨眨的,吓了我一跳,当时就明白了那就是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天目”中所讲到过的。

二零零一年初,我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被警察劫持到本省劳教所。在劳教所医院体检时,我心生一念,不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我心里请求师父给我演化病业假相(现在悟到这颗心也不纯,但是当时就是那样想的)。结果,在测心电图时,医生反复问我有没有家族心脏病史,我说没有,医生摇摇头,表示不信。最后,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本地国保警察无奈又将我送了回来。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出去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本地派出所便衣绑架。我和同修约定绝不承认迫害。国保警察把我二人带到办公室,分开审问我们。我当时心里有些慌了,脑子里闪过了坐牢的不好念头,我把它排斥掉后,不久就冷静下来,我向内找了自己很多执着心,如色心、怕吃苦的心、干事心、欢喜心……我又想起师父《精進要旨二》的经文,认识到,不承认邪恶的迫害行为,不配合邪恶,要对做工作的人讲真相。我心里有数了,既然到了这里,就什么也不多想,就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灭尽这里一切邪恶,同时给这里的人讲真相。我没有一丝怕,连续不断发正念。当警察问姓名、家庭,我一概不回答。警察急了,说你怎么说,就怎么记录。我笑着说,我本来就没犯罪,不是犯人,我只是做好人没有错,给你面子,跟你说下话,不然,我连理都不会理你。你爱记不记,最好不记。他又问我资料从哪里来的,我说忘了。警察说我不老实,隔壁同修都说了,如何如何。我笑着说,不会的,你这套我早见识了。大法弟子不会出卖别人的,是好人。警察见问不下去了,索性不问了,就在审讯记录里写:不知道,然后让我签名,按手印。我说不干,这是非法的,将来追究起来,你也跑不了的,我不签,是想保护你呀!他无可奈何笑了笑,就请我吃饼干,喝水。不过我怕他在食物中捣鬼,不吃也不喝。后来我才知道,此警察是本地国保中最邪的,最喜欢打人,有不少同修被他毒打过。

就这样,我一直持续发正念到凌晨三四点。过程中我知道师父一直在加持我,正念非常强。只感觉头顶都在冒白气。凌晨四点左右,警察把我和同修带到市一所大医院体检,在体检中,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决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要让身体出现病业假相,不能被非法关押。我当着国保恶人面,告诉医生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法轮功是被诬陷的,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国保恶人当时的表情是似笑非笑,默不作声。

早上,進了看守所,警察忙着办手续,我就坐在外面继续发正念,当时心里还是有一丝犹豫,看来发正念,体检没起作用,進了看守所就停发正念了。但是只是一闪念,我就清醒了,我是大法弟子,是绝对不承认非法关押迫害的,师父绝对不会这样安排,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今天一定要回家。这一切都是假相,今天来了看守所就要灭尽这里的邪恶。我不停的加大发正念力度。然后给这里认识的监狱警察打招呼,并讲真相。几名认识我的警察都很吃惊,说:你没死啊!(几年前我在看守所被迫害得只剩一身骨头了)你可不要来这里,我们可不敢承担责任。不久,我听见看守所医生和国保警察为一张单子争吵,我跑去一看,是以前给我体检的医生。他一看我,立即说:他全身都是病,这张单子上又是这样,我们坚决不要。并对我说:你现在气色不错呀!好好炼,别到我这里来。(我以前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他全都知道,当时他还劝我写张保证赶快回家治病,不然没救。我不同意,并向他讲真相,他当时非常感慨。)我立刻知道,师父又保护了我,我在医院体检时,身体就出现病业假相,可当地警察不死心,还想送我進局子。我又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回了家,但是同修却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同修回来后给我讲了当时的事,他说,在看守所,本市公安局长、六一零头目都来问他,资料从哪里来的?并对同修说,×××(指我)一身病,肚子里内脏全烂了,活不了几天了,我们不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可是你跑不了,你要交代这些从哪里来的……可喜的是,同修在本地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中,自己也正念正行,解体邪恶回家了。警察送同修回家时还说:你还敢和×××(指我)接触?他内脏全烂完了,你不怕传染吗?我们可怕!你以后不要找他了,他没几天活头了!

呵呵!我至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活的好好的,什么病也没有,每天都在做着三件事。后来碰到警察,他们也大吃一惊,惊叹大法神奇!

上个月,我在外地,我用的报时表快没电了,屏幕不能显示,声音也嘶哑了,整点发正念受到干扰。我在山区,没地方换电池、买新电池。我突然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赐予我大法神通,我为什么不用呢?晚上睡觉前,我发正念用搬运功将电送到电池中充电,并请师父加持。早上一看,手表还是老样子,我笑了笑,旧势力还是造假相、干扰。我不承认,继续发正念。第三天,电池屏幕能显示图像了,声音好了点。我继续发正念,第四天,又好一些,第五天,电池电量充足,声音洪亮,手表又继续助我随师正法。过程中,我心里非常平静,我觉得有电是正常的,没电才是不正常呢。过后,我向内找,自己平时听到了报时声音,但用多种理由不发正念,所以才导致了没电。

象这种例子还有很多,我自己也经常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在另外空间除恶,但是也有不灵的时候,那就是我执着心太重,正念不足造成的。

近几年来,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中,我多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伟大、无所不能,在多次彻底去掉身上共产邪灵因素后,我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了。虽然,我的天目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殊胜景象,但是我用心去感受,坚信只要自己的一念符合法,只要是正念,在另外空间就会起作用,表面空间就会变,即使暂时不变,也是一时的假相而已。我做不到,慈悲伟大的师父也会帮我,这是千真万确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