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安达市于晓华三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黑龙江省安达市法轮功学员于晓华女士坚持信仰,多次遭到中共的迫害,她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在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和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遭受折磨。以下是她的自述。

修法轮功,身体健康,诚实经商

我叫于晓华,女,今年五十二岁,家住黑龙江省安达市。我于一九九七年春天喜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身体非常健康,十多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片药。得法前我是个个体商贩,在安达市农贸市场做干调买卖,我为了挣钱争名夺利,活的很苦,很累。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教导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诚实经商,我决心按照师父教我的“真、善、忍”做个好人,是大法改变了我。过去经常和丈夫争斗,修大法我们夫妻也和睦了。可是我刚过上好日子,中共的迫害就开始了。

一九九九年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得知法轮功被迫害的消息,我和其他四名同修去黑龙江省信访办上访,在省信访办门前有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头戴钢盔、手拿长枪带刺刀,正在疯狂的抓捕法轮功学员。我看到一名男法轮功学员被四五个防暴警察用枪托打倒在地上头部流血,紧接着有一女法轮功学员被四五个警察打倒在地上,连踢带打。当我看到这些手拿枪支、棍棒的警察,就象暴徒一样殴打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时,令我震惊,令我伤心,我们流泪了,此时此刻我明白,在中国我们的人权和信仰已被当权者彻底剥夺。我们看到十几分钟内十多辆大客装满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我们五人也被暴力拖上大客车。这些被抓法轮功学员送往黑龙江省双城市一所小学关押,当时在双城小学有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后来公安警察就用警车上的喇叭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录音,我们不相信邪党的谎言,就开始背《论语》和《洪吟》,恶警看我们不听就上来疯狂打人。后来他们说派几个法轮功学员代表反映情况,后来他们都被恶警抓走了,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劳教,我们五人被安达市公安局用防暴警车拉回后关押在新兴派出所,在派出所关押一宿,白天就强迫我们看央视新闻,全是污蔑和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内容,一直到晚上才放我回家。此时在我心中警察并不是维护正义的使者,他们是工具,只不过是当权者手中打人的棒子。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新兴派出所孟教导员和片警赵培柱到我家来,说让我上派出所去一趟问点事,这时正是中午我丈夫也回来了,他们把我们夫妻俩骗到了派出所,几分钟后来了一帮警察,有公安局副局长王军(此恶警王军因为贪污腐败和黑社会勾结已遭恶报,被判刑十八年正在服刑)。恶警王军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他们就开始录像,然后就强行把我拖上警车,拘留我十五天。

出来后警察又上家骚扰,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我就进京上访了,在通州区我们都没有身份证不让住店,我们就租民房住,大约有四十多人被通州警察绑架,在被审讯过程中没有说出姓名和地址的都被警察用过刑,用电警棍电击,和其它各种方式等手段迫害,在通州区公安局我被安达市公安局新兴派出所所长刘志彬等四人将我绑架回安达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被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安达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六个多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送到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双合劳教所。在劳教所我们遭受残酷迫害,每天干不完活不让睡觉,有时干到后半夜三点多钟才能休息,我们被强迫洗脑,被剪鬼头,当时法轮功学员为了反迫害集体绝食,有的被强行灌食,牙被撬掉,有的被铐在床头罚站几天几宿不让睡觉,有的被电棍电击,有的被铐在暖气上吊着,经常有学员晕倒在地,炼功时被刑事犯拳打脚踢,警察利用加期减期的诱惑逼迫刑事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农药六六六厂装农药,没有任何防毒措施,空气中全是药粉粉尘,干完活眼睛、鼻子、耳孔、全是药粉,由于精神加肉体迫害,有的学员精神崩溃后被送往哈尔滨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零一年再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由于警察上家骚扰,我丈夫被逼第二次提出和我离婚,我无家可归,被迫第二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然后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又被转送承德市看守所关押,当时也是十多辆大客车装满被抓法轮功学员,我们二十多人被关押在没有取暖设备的房间里,没有被子,温度是零下,因迫害有的学员处于昏迷状态,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要求无罪释放,接着我们就遭到恶警的酷刑迫害,我被四五个恶警拳打脚踢,把我拖到一个办公室,当时屋里有一个警察躲出去了,另一个承德公安局的男警察就打我三十多个大嘴巴子,并抓住我的胸部的衣服使劲的往墙上撞击五、六次,撞得我胸腔疼痛不敢呼吸,我的腰部肌肉被踢伤,两腿外侧被打成紫黑色,内脏损伤,后来他们又通知安达市公安局,把我又绑架到安达看守所。我被安达公安局强加罪名危害国家安全,并被非法劳教二年。第二次被非法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劳教迫害,在这里我亲眼看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劳教所中的残酷迫害

当时有一法轮功学员叫贺春华,是绥化市人,被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后,就和我关在一个房间。有一次警察逼着被洗脑的人念诽谤师父和污蔑大法的话,当时贺春华站起来说,你们错了,不要相信邪恶的谎言!就是因为她说了真话,当时就被警察铐起来了,她被铐在床头罚站,几天几宿不让睡觉,后来被齐市公安局带走,半年多后贺春华又被送回双合劳教所,回来后两三天我再看到她时,她已精神失常。我当时给学员打饭,看到贺春华被用手铐铐着在床头站着,精神恍惚、不认识任何人了,神智不清,嘴里胡言乱语,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双合劳教所警察诬蔑说她是炼法轮功炼的,我知道她是被警察迫害的。由于警察的惨无人道,施以肉体和精神的迫害,才造成贺春华精神崩溃。

另一名学员叫孔令华,由于承受不住精神与肉体迫害,突然精神崩溃而大哭,被恶警带出房间后注射不明药物,昏睡不醒,后来我又和孔令华住在一个房间,她每天都被注射各种不明药物,长期处于昏睡状态,她即使这样也不许家人接见。

二零零九年被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酷刑折磨

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我和同修在安达市万宝山镇中和村讲真相被人恶告,遭到万宝山镇派出所警察仇立伟等人绑架,当天晚上被非法关押在安达市看守所,六月十九日我被安达公安局警察送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我两年。省戒毒劳教所对我强行抽血化验,我拒绝,被安达恶警用暴力将我按在椅子上强行抽血,警察仇立伟把我的大拇指向后掰,导致我的大拇指严重损伤,变成紫黑色达一个多月之久。在戒毒所我们遭到队长牛晓云和教导员梁雪梅孙宝莲的精神洗脑和肉体迫害,每天不到十二点不让睡觉,坐小板凳,装牙签,并用篡改的佛教经书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刚开始对你很伪善,表示对你很关心,要是不放弃信仰,这些警察马上就翻脸,不让家属接见,以违反所规队纪为名体罚和任意扣分加期迫害,被强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觉醒后,不在相信警察伪善的谎言,纷纷上交严正声明表示坚修大法,警察就会立即露出狰狞面目,实施惨无人道的迫害。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到期不放,由于法轮功学员被超期关和被刑事犯殴打,法轮功学员刘术玲找警察讲理,遭到于坤和刑事犯殴打。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早上五点左右,我看见警察于淼抢法轮功学员张淑琴手里的经文,刑事犯曲飞岩殴打张淑琴,我就喊“曲飞岩打人了,曲飞岩打法轮功学员了”,这时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和刑事犯站在近处或门外观看张淑琴被打经过,任淑贤劝说警察于淼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了,你们这样做是在犯罪,于淼不听,并命令刑事犯往回拖拽法轮功学员。接着刑事犯曲飞岩又打了马淑芬,这时管理科长刘茗说;好好表现,这样的学员得给特减,只要帮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就多给减期。当天上午劳教所警察全体开会进行有计划的实施群体迫害,在当天中午劳教所就对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群体酷刑迫害,其中有刘淑玲,于晓华,刘慧,王凤霞,刘艳华,佟亚琴,马淑芬,任淑贤,解微,高玉敏,门秋银,程丽。

警察王丹、张存景将我骗到三楼,强加罪名说我违犯所规队纪,命令护卫队将我绑架,当时护卫队有二十多名警察将我按倒在地,张春景告诉男警察捏住我的鼻子,不让我呼吸,警察小王丹用破抹布塞进我的嘴里,将我的嘴里外都抠破了,嘴里出了不少血,脸上被王丹抠破三条血淋子,然后他们用胶带把我的嘴缠住,将我拖至六楼双手背铐着坐在铁椅子上,几天几宿后接着又将我上大挂,七天七夜不让我睡觉、酷刑折磨,我手脚肿得象馒头。当时我精神恍惚,处于崩溃状态,手铐卡进肉里剧烈疼痛,警察吕培红逼迫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并告诉我说回去后和谁也不要说酷刑的事。他们隐瞒了曲飞岩打人的事实。我在进劳教所以前没有任何疾病,从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我被酷刑后血压升高,经哈尔滨市第二医院检查确诊为严重高血压病和脑梗塞,后又经省法医鉴定所鉴定为严重高血压,脑梗塞和心脏病,医生告诉警察说于晓华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后期我血压高二百四十度出现危险,劳教所强行将我绑架到哈尔滨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打针吃药迫害,管理科长刘茗当众污辱和诽谤我说;她炼法轮功炼的,不吃药,我说;你这是诽谤,我因修大法十多年不吃药,身体非常健康,你们剥夺了我的信仰,侵犯了我的人权,是你们把我害成这样,这时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给我办理了所外就医。队长刘魏多次找我谈话,并威胁我说,要不认错上头不能批准我所外就医,最后他们还强行扣我一千五百九十八元钱。她们还往菜里下药,导致我身体过敏,身上起红疙瘩,回家后两个多月没好。还有很多迫害难用语言形容。在我被迫害期间婆婆因无人照顾含恨离世。

希望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和警察早日觉醒。不要做中共的牺牲品替罪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