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与谎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诚实守信是做人的根本,也是一个社会稳定的基础。然而今天的中国人,却是在中共谎言宣传洗脑下成长生活。我们就看看过去的历史和今天的中共吧。

欺世谎言,意在篡政

说起抗日战争,在当今中国四十岁以上的人,马上就会想起电影《小兵张嘎》、《地雷战》、《地道战》等电影,人们也没有去想日本是怎么被打败的。近几年来中共一改过去国民党不抗日的说法,导演了一些国民党抗日的一些战争影片,场面很悲壮。那么中共为什么自己要揭穿自己说的谎言呢?其实中共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一方面在现代信息流通的今天,一些历史已无法在掩盖。另一方面是掩人耳目,让人们认为中共很开明,知错能改。其实是中共在掩盖历史的真正谎言。让我们揭开那段真实历史,看看中共在抗日战争中是如何说谎和欺骗的。

中国人都知道,日本侵占中国东三省是在1931年9月18日,而战败受降是在1945年8月15日,期间中国历经14年抗战,而中共却截断历史,不顾事实的撒谎说成是八年抗战,从来不说14年抗战。那么中共为什么只说后八年(1937-1945年)抗战?而抗战前六年中共在干什?没有参加抗日吗?它在干什么事情,不妨我们来看一看。

第一件事:中共根据斯大林的命令,1931年9月20日晚上,对全党发出了命令,“必须继续武装起来保卫苏联,因为日本侵略了中国的东三省,实际上是拉开了侵略苏联的导火线,我们必须保卫苏联;当前中国政治中心的中心,是革命与反革命的殊死决战,我们必须和南京国民政府这个日本帝国的走狗斗争到底,我们必须在中国的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发动工人罢工、学生游行、武装暴动”。国民革命军在前线浴血抗战,中共却在后方干着武装暴动反蒋的卑鄙勾当。

第二件事: 1931年11月7日,前苏联国庆日,在斯大林的命令下,中共在江西瑞金,创建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秘书长邓小平,在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的宪法第十四条中说:“中国境内的所有少数民族和各地区的人民们都有独立建国的自由,都能够脱离中国”。这就是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两个月之后中共干的第二件煽动推翻国民抗日政府、分裂国家的罪恶勾当。

第三件事:1932年中共策反十九路军的陈铭枢部,建立福建人民革命政府,意在推翻南京国民政府。从1931年9•18到1935年8月1日,在长达4年的抗战中,中共从来没有说过抗日这个词,更没有做过一件抗战的事,中共谎言欺骗是为掩盖自己搞分裂不抗战的罪恶历史。

而后八年它又干了些什么呢?又是用怎样的谎言来欺骗世人呢?

第一件事:从1937年到1939年的上半年,毛泽东和他的中共、八路军和新四军,经常高喊蒋委员长万岁。1938年5月,毛泽东将亲笔信交给周恩来,命其当面交给蒋介石先生,信上说:“先生领导全民族抗日,国人无不敬仰,我当一定在先生的领导下奔赴抗日疆场,保卫我们伟大的民族”。且在1937年8月中共对全世界发表《抗日救国纲领十条》,条条都是如何在蒋委员长领导下奔赴前方,坚决抗日为挽救中华民族,不怕牺牲,不怕流血。就在发表这个纲领的时候,1937年8月25日中共在延安以东50公里的洛川县,召开了洛川会议,当时中共的总书记张闻天做了一个报告,题目是《学习列宁》,学习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怎样让俄国的军队在一战当中失败,让俄国被德国人打败。就是说在这场抗日战争当中,中共应该怎么办?中共就应该让国民党和日本人拼,拼完之后江山自然就是我们的,我们不要打,我们的办法是要使得日本在侵略中国的时候,让国民党的南京政权彻底被日本人打败。因此,中共决定了一个“日、蒋”火拼的邪恶策略,所谓拥蒋抗日,高呼蒋委员长万岁全都是做戏的谎言与欺骗,而“日、蒋”火拼坐收渔利、篡夺政权才是中共的真实目的。

第二件事:专打抗日国军,不打侵华日军。新四军从建军到最后从来没打过日寇,他专打韩德勤,韩德勤是和日军血战台儿庄大战的主力部队。当时左倾亲共的《大公报》有这么一段报道:新四军在皖南地区不但不打日寇,反而攻击、袭击我抗日军队,一而再,再而三,居然淹死我军长、歼灭我师长,消灭我成团、成营的国民革命抗日军。

第三件事:种植鸦片,罂粟花香。中国大陆有一位非常走红的歌唱家叫郭兰英,我们小时候和年轻时都很崇拜她,她一曲《花篮里花儿香》唱遍了中华大地,大江南北。可是当我们唱这支歌的时候我们哪里知道那花篮里飘出来的花儿香不是花儿是鸦片罂粟花香。在所谓的史诗《东方红》里面我们看到的一幕幕的镜头上是中共领导的大生产运动,大生产运动种出粮食来是支援前线、抗日救国吗?不是。1939年中共成立了一个鸦片生产委员会,主任是任弼时,邓发具体领导,邓发亲口告诉原苏联弗拉基米诺夫说:“我们过去一大车一大车的粮食运出去换回来的是一小袋一小袋的银洋,今天我们一小袋一小袋的鸦片送出去,换回来的是一大车一大车的银洋,我们就拿这个钱买枪、买炮、买子弹揍国民党”。邓发说完这个话以后毛泽东加了一句话:“我们共产党种的是革命的鸦片嘛”。“革命”两个字掩盖的是何等的罪行和羞耻啊,原来中共不是抗日呀,就算要种个抗日的鸦片,来反对日本帝国的侵略,我们今天中国人都认了,可它却不是抗日,而是要推翻领导全国人民抗日的国民南京政府。

第四件事:它通敌卖国,不是抗日救国。1984年江苏省新华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书叫《南京日志》,这本书详细的记载了新四军的领导人扬帆,毛泽东的直线联系人潘汉年,是怎样在日本冈村宁次侵华总司令部里面直进直出的,这本书在1984年出版以后引起整个历史学界的轰动,难道中共通敌卖国吗?我们不相信啊,可是弗拉基米诺夫证明了这一点,他在书中写道:我们越来越发现延安在和日本人做交易,他们不仅和日本人在进行贸易,而且他们和日军的司令部直接联系,派了他们最有利的干部潘汉年、扬帆这样的人走入日军司令部和日军谈判,要求和日军一起来夹击国民党,它们等不及了,终于在日本人那里讨到了好处,日本人把苏北的七个县城给了他们,条件就是和它们一起消灭国民党军队。

第五件事:不是北上抗日,而是南下逃跑。1934年11月21日,中共反对第五次围剿失败已经南下突围了,第一次打出了抗日的旗号逃跑,大家知道,中共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北上抗日,是北上抗日吗?从白寿彝先生为中共编制的这本教科书上看到:1934年10月21日晚上八点钟,中央红军(江西瑞金毛泽东领导的中央红军),反对第五次围剿失败南下突围。同在这本书里面翻了几页之后,同样一句话,1934年10月21日晚上八点钟,中央红军庄严宣布:长征北上抗日。同是一本教科书,同是一个编写组写的,同一天晚上八点钟,一句话是南下突围即南下逃跑,一句话是庄严宣布北上抗日,到底是南下逃跑还是北上抗日?1935年9月12日,中共在俄界(甘肃)开了一个政治局会议,毛泽东为这个会议作了一个决定:我们现在只能走一条路,那就是通过甘肃河西走廊,打通通往苏联的道路。打通进入苏联的道路干什么呢?日本人又不在那里,当然是逃跑。十天之后,9月28日在陕西搒锣镇又召开了一个政治局会议,会议上毛泽东说:我们没想到在陕北还存活着一支红军(刘志丹的红军)。他发现这支红军以后决定,我们不跑了,因为向北跑太危险,我们找到刘志丹的红军就在陕北落脚,然后领导全中国的革命。请大家查毛泽东的原话。这是搒锣镇会议的决定,所以中共在陕北落了脚,然后斯大林批示并命令中共:要开拓河西走廊、甘肃和新疆,要把这块中国的大西北地区掌控在中共的手里。向新疆、向河西走廊、向甘肃开去,日本人在哪里?日本人在东北呀,往西跑干什么?这叫北上抗日吗?所以这个北上抗日整个是个假的呀,是谎言、是欺骗,长征是逃亡啊。我们现在才知道,整个中共从瑞金向西在南,又到西北这个逃跑路线总共不足一万里。毛泽东问到底跑了多少路啊,秀才在腊子口坐在石头上算了半天说,大概就是万八里吧,毛泽东说什么万八里,就两万五千里长征,这两万五千里长征,就成了全世界都知道的抗日英雄的长征了。这种编造的谎言,我们居然都相信了。在中共领导下的文艺家们年年岁岁、日日夜夜歌颂伟大的长征,在所谓毛泽东的史诗《东方红》里面,看那爬雪山、过草地,那种了不得的壮观场面,是为了抗日吗?不是啊,是为了逃跑啊。

第六件事:蓄积力量,内战夺权。1945年8月15日晚上,当延安窑洞里的毛泽东听到日本人全面投降的消息时,从8月15日晚上12点到8月16日下午两点,整整十四个小时里面,中共向他藏在深山人未识的不抗战部队发出了七道命令,让中共几十万大军从山里如猛虎一般扑向华北平原,切断京杭、京浦线,代表国民政府受降,终于拉开了它的“抗日战争”,也终于抢到了200多个县镇城市,中共的抗战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全面投降之日开始的,是借争夺受降权打开了中国内战的序幕。

到今天为止,中共在全世界进行纪念抗战,都没有拿出来在抗战中到底牺牲了多少人,没有拿出连长以上的军官战死在抗日战场上的名单和事迹来。就连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上都没有抗日英雄和烈士的名字。而当日本阴谋侵占中国疆土的时候,国军投入兵力10万以上的大型战斗22次,大型战役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中国国民党的军队死亡、失踪3211914人,空军阵亡4321人,1929年到1933年不到5年的时间里面,在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毕业的25000名国民党青年军官,其中10000名战死在全面抗战爆发的头4个月,中国国民党206位将军面对面的被打死在抗日的疆场上,为国捐躯、壮烈牺牲。国民党14年抗战是血写的事实,不是墨写的谎言。

一个不抗战的中共在纪念抗战,继续对中国人民进行欺骗。但历史是无情的,你可以欺骗一时,不可以欺骗永远。国民党抗战是血写的事实,中共抗战是墨写的谎言。

漂亮的谎言,真正的欺骗

当中共要利用谁时就会用一些漂亮的谎言欺骗谁。中共要利用农民,称赞他们“没有农民,便没有革命;打击他们,便是打击革命”。一九五零年的土改运动中,中共承诺给农民土地,对农民美其名曰“耕者有其田”,可是“耕者有其田”的好景并不长,不到两年,又在农村相继开展了“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等运动,把农民刚刚分到的土地又重新收了回去,至今农民没有一分一厘属于自己的土地,中共在农村用漂亮的谎言欺骗了全国农民。

在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中,中共动员、号召知识份子和群众给中共提意见,并表示对提意见者“不揪辫子,不打棍子,不扣帽子,绝不秋后算账”。当那些一心热爱“党”、相信“党”的知识份子,按照“党”的要求去真心提意见的时候,中共却改变承诺,背信弃义,对所有提意见的知识份子按图索骥捉拿“右派”,然后是又揪辫子,又打棍子,又扣帽子,没到秋后就算帐。当被人指为阴谋的时候,毛泽东公开表示:那不是阴谋,而是“阳谋”。中共又一次用漂亮的谎言欺骗了全国知识份子。

弥天谎言,掩盖其罪

在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运动中,为了“赶英超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毛泽东提出了粮食“亩产万斤” 的弥天大谎的口号。紧接着“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在1958年8月27日,发表了一篇“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谎”文章,文章为了说明亩产万斤一点也不神秘,更不觉说谎的廉耻,大言不惭有声有色的描述道:“只要足水、足肥加深耕、加密植,亩产万斤就成一个现实的事物了”,随后一些中共的御用工具,所谓的农业专家马上拿出了“亩产万斤”的理论:“根据植物对太阳光能的利用,论证亩产潜力可高达5•85万斤”。 中共及其喉舌明明是在说谎、造假、欺骗国人,就连农民出身的毛泽东,也知道亩产万斤是不可能的现实,可中共就是强制和压制全国人说谎,以彰显其所谓的强权和一贯正确,从而在全国刮起了粮食浮夸风。

在一九六零年“大饥荒”中,中共把这次当时饿死四千多万人的人为灾害,硬谎说成是“自然灾害”,其实,真实情况一是因为大炼钢铁,丢田弃农,大量粮食无人收割,烂到地里。二是把库存粮食出口600万吨换取外汇,制造原子弹,而不是拿出来救济灾民,从而造成席卷全国的“大饥荒”,此次大饥荒饿死的人数,相当日本南京大屠杀三十多万人的一百多倍。而中共却把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饥荒,篡改成是 “三年自然灾害”,还把这次灾害归咎到还苏联债务造成的,中共的谎言蒙骗了很多中国人,至今还有许多中国人不知道这一事实的真相。其实,从那个年代过来的老人们都知道,1958、1959、1960年,这三年都是风调雨顺,大规模的洪水、干旱、飓风、海啸、地震、霜冻、冰雹、蝗灾等自然灾害一次也没有发生,其根本原因完全不是什么中共宣传的三年自然灾害,更不是还债造成的,纯属是一场地地道道的人为灾祸。而中共却用谎言掩盖了其犯罪的事实真相,又一次欺骗了所有的中国人。

在二零零三年的“非典”疫情防治中,中共一直在撒谎隐瞒掩盖疫情,欺骗中国人民。从广州发现第一例“非典”病例,到蔓延至全国各地,中共不采取任何措施,任其发展蔓延,谎言隐瞒疫情真相。与此同时,却谎称“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并高调宣称:“在中国境内旅游、居住是安全的”。当疫情扩散到其它许多国家,就连国际卫生组织都感到疫情的严重性时,中共还在用谎言欺骗国际社会和国人。在国际卫生组织多次要求中国报告相关情况遭到拒绝后,无奈,联合国卫生组织官员,以国外普通公民的身份进入中国,突破官方重重阻力和干扰,才得到了“病体组织”,在国际组织的压力下,在疫情爆发席卷京城,冲进中南海的紧急情况下,江泽民丢下天下国人,任由疫情病魔折磨吞噬,自己逃亡上海躲避疫情去自保。此时,中共才不得不向社会透露了部份“非典”疫情情况,其真实情况及死亡人数至今还用谎言隐瞒,掩盖其罪责。

危言耸听的谎言,意在嫁祸和镇压

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中,年轻的大学生向中共和平请愿,要求反贪污、反腐败、推进社会民主改革。而中共对年轻大学生的合理诉求,不仅不解决、不支持,且还向天下所有的世人,用危言耸听的谎言嫁祸大学生砸军车、烧军车、杀军人。把学生们的绝食抗争,说成是想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反革命暴乱”。为中共最后动用部队镇压、杀害这些学生做了谎言舆论准备。中共为保住所谓“党”的集团利益,它就用谎言欺骗天下世人。但有许多人都亲眼目睹了枪杀、坦克碾压青年学生的血淋淋的悲惨场面。可在事后,中共还继续向天下世人说谎:“六四天安门事件没开一枪、没死一人”。但是,每个中国人心里都清楚、明白,这是中共惯用的谎言欺骗伎俩,企图用谎言掩盖事实真相,欺骗中国人民,逃避其罪责。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运动中,中共又用危言耸听的谎言,欺骗全天下的世人说什么“围攻中南海”、“天安门自焚”、“与国外反华势力相勾结”等等谎言,给镇压法轮功制造所谓借口。谎言不仅蒙蔽了中国人,也迷惑了世界所有人。其实,事实真相完全不是中共及其舆论喉舌说的那样,是中共用谎言嫁祸法轮功。

所谓“围攻中南海”的真实情况是:天津警方非法抓捕了45名天津法轮功学员,其他外地学员听到消息后,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局,和平理性的要求释放天津法轮功学员,时任总理的朱镕基了解情况后,指示天津警方放人,四月二十五日当天下午,所有在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自动解散,默默离去,走时没有在地上留下一片纸屑,根本谈不上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

所谓“天安门自焚”的真实情况是:中共与江泽民出于个人嫉妒,为栽赃、嫁祸和镇压法轮功,花钱雇人充当法轮功学员蓄意制造的一起“天安门自焚伪案”,企图以此引起国人对法轮功的仇视,可以说中共把谎言和欺诈推向了极致。然而,法轮功修炼者是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讲究和信奉不杀生,包括自杀,真修的弟子能去自焚吗?且从三个自焚者的行为上看,更是破绽百出。


在中央电视台炮制的自焚画面上,王进东的双腿间那个盛着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无损,他后面的警察拿着的灭火毯在他身后晃来晃去,直到这个王进东说完了台词才把灭火毯盖到他身上。

自焚者王进东:盘腿打坐、结印姿势,完全不同于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天安门自焚的王进东一定是假的。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该人身上大火熊熊,头发没被烧焦,且两腿中间装满汽油的塑料瓶子,居然在高温烈焰下烧不坏,这能是真的吗?

另一个自焚者刘春玲:死的更是令人怀疑,火刚燃起,人即倒地,而后救治无效死亡。从“自焚伪火案”片中的慢镜头里看到,当时一位身穿军警大衣的人,从刘春玲背后手持重物猛击后脑倒地,致其死亡,根本不是自焚而亡。

第三个自焚者刘思影:烧伤度达90%,割断气管依然还能说话、唱歌,这是严重违背医学基本常识的。而且记者不穿防护服、不带防护罩进入病房,在这种情况下靠近严重烧伤的病人采访,难道不怕患者感染发生危险吗?所有这些不值得人们深思和怀疑吗?究竟是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还是中共有意制造假相,撒谎欺骗世人,谎言栽赃、嫁祸、陷害法轮功,只要稍加分析就会明白。从三个自焚者身上不难看出,所谓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制造的嫁祸法轮功的伪火、假案。

李洪志先生到国外传功讲法的真实情况是:一九九五年,李先生应国外民众的邀请,在中国驻外使馆官员的安排下,在国外开办法轮大法学习班,从此拉开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的序幕。自李先生到国外传功讲法至今,已有100个国家和地区的上亿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却从来没有听说与哪个国家那股反华势力相勾结。耳闻目睹的知道,由于李先生的杰出贡献,世界许多国家的政府、政要颁发褒奖证书、信函3000多件,李先生本人也因此连续四年,被推荐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就是这样一个教人修心向善、传播宇宙真理、普度众生的人,却被说成是与国外反华势力相勾结,有谁会相信呢 ?难道不是中共为了自己的利益,别有用心的又再说谎骗人、煽动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情绪,为全面镇压法轮功制造所谓的理由吗?

中国有句古话,谎言可以欺骗人一时,却不能欺骗永远,目前迫害元凶已被多国的法庭所起诉,江泽民等迫害元凶已被西班牙、阿根廷国际刑事法庭发出了国际传讯令和逮捕令。

几十年来,中共用无数次的谎言欺骗中国人民,造成的结果是,使得中国人在是与非中,难以辨别正与邪,好与坏,善与恶,中共说是好的中国人民就得说好,中共不认可的事情中国人就得反对。然而谎言终究有破灭的一天,真相也有大白的时刻,智慧善良的中国人在真相面前也一定会觉醒。特别是在今天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诬陷、残酷迫害运动中,真相正在逐渐明了,所有的中国人此刻都应保持清醒头脑,三思而后行,切不可轻信、盲从附和中共谎言的宣传,更不要参与它对法轮功的迫害恶行,才是自己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