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幼不信神佛的韦氏子一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韦氏子举止着装,很有儒者风度,他在唐朝元和年间,被委以重任。但他自幼不信神佛。

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嫁给相里氏,小女儿嫁给胡氏。大女婿支持岳父的主张,拒不信佛;二女婿却与之相反,他素常恭敬神佛,并能研习佛学经卷。

韦氏子卧病在床的时候,命令自己的儿子说:“我从不信佛,现在我要死了,你们千万不要用佛家礼仪来发送我。如果请僧人念经,祈求于神灵的保佑,都是违背我平生的志向!”不久,韦氏子死了。他儿子依从了父亲的要求。除去丧服以后,二女婿的妻子胡氏(韦氏子的小女儿),也接着去世了。

凶信传到相里氏大女婿的家里,因为相里氏的妻子(韦氏子的大女儿)也病卧在床,家里人就没把胡氏妻死的消息告诉她。

不久相里氏妻,病情加重,临近死期,她婆家人哭着围绕在她身旁,并不时察看她是否断气。忽然间,相里氏妻,好象有鬼神在扶助支撑着她,迅速的起身坐定,呼叫着胡氏妻(即二妹)的名字,然后说:“我二妹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为什么不把消息告诉我?”接着落泪,呜咽啼哭。

她丈夫相里氏,欺骗她说:“哪能有这事,贤妹只不过得了点小病,听说最近已经康复了。你昏迷中所见到的情形,不可能有什么凭据。快不要悲伤叹气了,现在你的病重,你自己还必须休养歇息。”

妻子(大女儿)又哭泣说:“我妹妹现在就在我身边!她自己说今年十月份就死了。我十分想念家里人,请让我弟兄们快来,我有紧急事情转告他们。昨天,我到地府西边的阴曹之内去过,听到高墙里面,有冤屈痛苦和悔恨呼叫的声音,好象有先父(即韦氏子)的声音,也在里面;我看到高墙上,有猛烈的火光,飞迸而出;火焰之势,如风雷一般。我请求入内,依照礼节会见一下先父,却不能办到。于是,我只好远隔高墙,哭叫先父,先父随声呼喊说:‘我因为生平诽谤佛法,所以受难,极为苦切,不分白天、不分黑夜的煎熬,一点儿也没有休息的时候。这里的刑罚和名目,来不及细说。只有全家人幡然改变过去不敬信神佛的态度,立即崇敬神佛,尚能补救万一。我现在轮到劫难,必须承受,很难指望有所免罪减刑;只想在持续受苦的一百刻中,有一刻能暂得休息,也可稍松一口气啊!你妹妹过去的罪过不轻,但因为她丈夫家信佛积善,所以她往后不会下地狱,即刻就要上升到天堂去了。’妾因为夫君的心志和先父的一样,我也当遭受百日的惩罚,然后再脱生投胎,将要超生脱变为乌鸦。再到七度亡魂,请僧人念经超度的时候,就来到此处。”

她丈夫相里氏哭泣着说:“水火之间的变化,是事物本来就具备的特性。雀变成蛤蟆,蛇变成鸡,鸡变成飞鸽,鸠鸟变成苍鹰,田鼠变成鹌鹑,腐烂的草变成萤火虫,人变成虎,变成猿,变成鱼,变成鳖之类的动物,史传书上,屡见不鲜。对你转生乌鸦的说法,岂敢表示惊讶?可是乌鸦是成群飞来的,每群都有几十只,我怎么能认出哪一只是你变的,并加以敬重呢?”妻子说:“尾巴底下长有白毛的那一只乌鸦,就是妾托生的。我现在要告诫世界之上,不信神佛、不做善事的人:阳间有人诛杀,阴间有鬼诛杀,丝毫也不差!试看天宝年间的人,是何等的多,而现世人却大量减少了。原来是行善的人少了,作恶的人多了。由此说来,一间茅厕之内,虫豸之数,以万为单位计算;一块砖头之下,蝼蚁的数目,以千万为单位计算。可昔日的著名城市和大都会,已变得空阔荒荡,无人居住;昔日肥美的土地、平川、原野,现在极目所望,到处都是荒原草莽。能不说是世态险恶的验证吗?你们要多多告诫世间之人,要敬信神佛,勉励扶植慈善的事业吧!”言毕,相里氏妻又倒在床上,到了天亮的时候,就去世了。

她生前做相里氏的媳妇,奉养公婆非常慈祥,侍候丈夫非常温顺;作为长者,非常慈祥,与下人相处非常谦逊。因此,全体家人都为她的死怜惜,怜悯她正值美好的年华却要转生成乌鸦异类。无论年幼或年长的人,都哭着等待乌鸦的到来。

到了预定日期,果然飞来了几十只乌鸦。只有一只栖息在庭院大树的低枝上,窥视着婆婆的房门,悲叫之声委屈婉转,好象有什么要倾诉似的。老少之人看到这情形,没有不呜咽伤心的。仔细察看它的尾部,果然有几根羽毛,象雪一样洁白。婆婆举起自己的手,并祝福的说:“我刚去世的儿媳妇,在将亡的时候,说她应该脱生乌鸦而尾部有白毛;如果你真是我儿媳所变,请飞下来,停在我手上!”

她的话刚说完,那只乌鸦果真飞了下来,驯服并亲热的靠近她,前来吃食,好象平日驯养惯了的样子,吃完就离开了。从此,每天这只乌鸦,都来乞食,直到人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几个月后,乌鸦再也不来了。

噫!这实际上是神佛,通过相里氏妻,向世上不信神佛的人,在发出严重的警告啊!(事据《续玄经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