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长期“病业”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我是一名来自深圳的老年大法弟子,下面谈谈我否定长期“病业”假相的修炼体会。

不懂向内找,频频摔跟头

在二零零八、零九年两年里,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病态,全身浮肿、无小便、呼吸困难,以至生活不能自理,我没有彻底放下生死,正念不足,而几進医院,走了常人的路。

在医院里,我被诊断为心肌梗塞,要我做心脏支架,甚至被下了病危通知。初期,自己很迷茫,不知是消业,还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刚开始消极承受,后来发正念也是为了消除病业状态,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现在想来,那都是旧势力的安排,邪恶想要置我于死地。同时,也是因为自己执著太多,漏洞太多,长期不知也不会向内找,积攒多了,就是一大关,旧势力就钻空子迫害。在这大关大难中,我走的跌跌撞撞,摔了很多跟头,可我没有灰心,因有师在,有法在。

二零零八年时,大家都说粮油要涨价,我怕涨价就买了很多,吃到现在还没吃完。其间,师父也点化我,但我不悟,放任自己的执著。我还找到了疑心,自己的大法书、资料等一找不到,就怀疑是老公给弄没的。还有总认为自己好的心、显示心等,更有一个明显的漏洞就是晚上十二点的正念,总也起不来发,起来又睡着了。现在明白是邪恶的干扰破坏,可是自己总冲不过去,一直被干扰,每次都后悔,却无可奈何。我虽然找到了一些执著,但一时也没有把它们去干净,所以我的病业状态没得到改善。

学会向内找,走师尊安排的路

二零零九年回老家,在老家因怕给家里人找麻烦,怕他们担心,就一直吃着药。从老家回来两天,就发现身体又浮肿起来了。心想,这药也一直在用着,吃这药不是没用吗?没用了还吃它干啥,索性就别吃了。我马上把药停了,接着找同修和她们一起出去讲真相救人。

一个月后,一同修提出应集体学法,这样我们几个同修开始集体学法,虽然到后来只有我和另一个同修坚持,但是效果还不错,我们都有不少提高,我俩一直合作面对面讲真相。后来成熟了,我们开始分头讲,效果也不错。我想,这与我们坚持集体学法是分不开的,因为集体学法是师父亲自给我们留下的一条正确之路,不可失去。当然了讲真相、集体学法都不是为了解决我这病业问题而为,就是觉得应该这样做,是师父叫我们做的事情,有没有关难都是要做的。

在神的路上,我就这样向前走着,法给我智慧,也不断启悟我。自零四年以来,我穿衣服或弄什么东西,总爱穿反。零五年,从洗脑班回来后,这个情况更是严重,不但衣服裤子穿反,连床单也装反了。这些年都没悟到这是为什么,今年才略有所悟,可能是提示我人的理和宇宙的理是反的,悟到这些年遇到的不好的事,无论家里的琐事还是邪恶的干扰破坏,应该反过来看。我认识到,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整天都是乐事好事,大家都恭维你,那能修吗?

还有思想上冒出来的怕心,如怕被迫害的心,其实反过来想,我也没做坏事,为什么要害怕?这种想保护自己的思维方式是邪党强加的,也是一种迫害形式。我应该是堂堂正正的,怕不是我,是邪恶,把这怕清除掉。这样自己就变的高大起来,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这些年,思想上一冒出不好的想法念头,就只知道清除,不多想,不想动脑,也是懒惰的心。现在开始去想这是冲着哪颗心来的,为什么会出这些念头。今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在凉台上炼功,怕人看见,心想“邪恶也同意我在家炼啊”,转念一想,这不是在承认邪恶吗,它的意思是不让大法弟子出去证实法。我开始否定它。但是半小时后,思想中又出现一念:“旧势力的安排对我修炼也能起到一定的提高作用”,很快又意识到不对,应该严肃清除这些念头,这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不承认,这都是不符合大法的。如果没有师父,我根本走不到今天,早就被旧势力毁了,只有师父,只有法才能度我,离开法就是死路一条。坚定了正念,我的怕心也被清除了。

再比如不让人说不让人管的这颗心,我总悟不到,也没去掉。我真是一说就炸,一点就着。原因是一有矛盾就认常人的理,用常人的对错来衡量,总是认为自己有理,不接受,反而去找别人,把别人找的一无是处,而不能反过来对照自己。后来,这方面的文章周刊上也多了起来,加上师父的点化,我也学会了主动向内找。

前段时间,同修提出让某某当联系人,我觉的很突然,碍于面子承认了。回家后,心里就翻腾起来了,开始想某某那么差劲,不服气的心出来了,進而又出来很多的担心,担心她把大家带偏了,再后来就是愤愤不平了,开始埋怨同修不跟大家商量就定了,我甚至生出了抵触情绪。我学法学到了这一段:“真正修道的人当中也有这个反映,互相之间不服气,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转法轮》)我找到了这颗不去绝对不能得正果的妒嫉心。

就这样,每天几乎都能找到人心、执著,不找不知道,一找才发现我的人心、执著、观念太多了,成百上千而不止啊。我今年比往年会向内找了,从每一件事、每一念中都能找到自己的执著,从而去掉这些人心。

正念十足,否定病业状态

在“病业”假相的过程中,我也有想尽快结束这个局面的人心,我开始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个“病业”假相。可是谈何容易,这个“症状”就在那摆着,旧势力一边進行身体迫害,一边往我脑子里打不好的念头。有时,我出去讲真相或与同修相聚时,就会出现无力行走、气喘、头晕、肩膀疼痛等干扰现象,这都是假相,我不承认,用正念清除。一次,出现严重情况,我就想:“神的路挡不住”,接着发正念清除,不承认这种假相,很快就过去了。

在我写这篇交流稿期间,又有很大的干扰,眼前经常看到有钢笔尖样的亮点,我就清除这黑手、乱神、共产邪灵等,但是身体还是出现了浮肿的假相。那天晚上老公问:“你这是胖还是肿?”我说:“胖也好,肿也好,都没有关系。”我决定把这个心彻底放下,从一思一念往下放。当我想去观察身体肿不肿的时候,立刻想:“放下这心,不去看。”当我思想中一冒出“病业”的念头时,我立刻想到“所以他讲“身、口、意”。他所讲的修身,那就是不去做坏事;修口,那就是不说话。修意,那就是连想都不想。”(《转法轮》)这样念几遍我就不想了。最近,身体时不时出现一些不好的状态,我就背:“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想没事的,我好着呢,症状也就消失了。这就是法的威力。

总之,在“病业”假相这件事上,最主要的还是放不下生死,真的放下生死,就不是这样了。所以,自己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好象没有尽头的路,其实都是自己没达到那个标准造成的。我没有丧失信心,我想这些邪恶的东西终究要退出历史舞台,因为这是宇宙在正法。师父说:“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问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