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再谈严正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编者按】明慧网代为发表的学员“严正声明”,是一种面对师父、对自己非常严肃的,面对邪恶非常严正的公开声明。多年来,我们收到的学员“严正声明”中,却有相当一部份无法发表,因为声明者没有严正的态度,不懂得“严正声明”的意义和份量。

这类“声明”典型的写法是只有轻飘飘的、想当然的一、两句话,说什么“我以前做过的、说过的错事一律作废”。任何人所做所说的任何事都是有后果的。特别是,你给邪恶写了保证书、你签字说自己不再修炼大法、你把自己出卖给邪恶、你给邪恶写下出卖师父、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那些都是性命攸关的大事。这些重大后果和业力,你说消除就消除?你一两句草率的“声明”就能让这些后果和如山如天的业力作废?信口开河、言不由衷、避重就轻,是中共党文化对人长期毒害造成的一种结果。师父慈悲于弟子,但大法修炼是极其严肃的,正邪选择也是极其严肃的。

还有个别人到现在还用化名、小名写“严正声明”。给邪恶写所谓“三书”、“五书”之类的,背叛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签的是真名实姓,给师父和大法写从新修炼的声明却只敢用化名,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心性的位置在哪里,正神一目了然,另外空间的邪恶也一目了然。你今后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又将如何结局呢?

还有少数学员在给常人劝“三退”时,也非常草率、想当然的自说自话。他们不是当面为常人说明三退的意义、履行手续,让常人明明白白的、郑重其事的知道自己今天完成了人生一件重大决定和行动,然后由法轮功学员回去代为将署名的退党声明上网。而是简单说两句之后,只要对方一时不表示反对或者含混点头,就记下一个数字或代号,回去自作主张起个什么名字上网,而常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那个化名。这样的学员还自我辩解、美其名曰“神只看人心不看形式”,却忘记了形式是内心的具体体现,真有一个郑重其事、庄重严肃的内心,真的知道自己是完成一件事关性命、选择人生未来的重大举动,决不愿在措辞上、形式上毫不严肃,甚至亵渎。

希望此文对在这些方面仍然认识不清的学员,起到警醒作用。机会不会永远等着你。不要因为一时的错念,断送师父给你的慈悲,以及你用千辛万苦换来的这万古机缘。



“严正声明”是非常严肃的。是师尊慈悲于弟子的,让弟子即便在做了背叛师门、背叛大法的事之后,还能回来从新修炼。我说到此,也是最近才知道严正声明的一点含义。

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的推移,也在对法有不断的认识。一次一个同修拿来严正声明让我发表。当时在打印这个严正声明时,我感到这个同修做的非常的好。据我所知,他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除了向当地的乡政府交过五千元钱的保证金,再没有做过别的错事。我非常的有感触:只是向政府交过保证金,这点错误都要声明,那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做过许多的错事,我是不是也要声明呢?于是我写了声明,投向明慧网

这时正好当地的同修被狗咬了,咬到右手腕上了,咬的挺厉害的,当时我就到他家去了。我看到他的伤,狗咬的牙印,而胳膊也肿起来了,肿的也很高。我和他交流,我说你为什么被狗咬呢?他说,他的名利心、色欲之心比较重,没有修炼好。当然这是一方面,但是我又问了问他,还有别的吗?他说不出什么了。我说,你看看你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还做过哪些不符合法的事情呢?他说对呀,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交过书、烧过书、还出卖过同修,还给邪恶写了许多次“转化”的事。我说,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被狗咬的根本原因呢?在警醒你呢!他说对呀!我没有想到这些。于是他写了声明,我看到一个被邪恶迫害过的生命,把被邪恶迫害的那部份全部写出来了,在声明中用文字否定了邪恶,也从新表明了对大法和修炼的正确选择。几天后,他的伤真的就好了,当然这只是他获得新生后,这个空间体现出来的一点点而已,更多的重生的转机,在人这边还看不见。

通过这事,我又跟同修交流过。许多同修都说,邪恶对他的迫害形式,就是去不掉。我说你再想想从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你做过对不起法的事,你想想,很可能你还没有真正的声明掉。于是他也找他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所做的不符合法的事,全部声明,去掉邪恶的一切迫害形式。他认为这样做对。

于是我们就在当地,组织一次法会,把严正声明的事向同修说:

一、同修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你不把它声明掉那是不行的,因为一切都是物质,邪恶给你打上这个物质,你不去掉它,你还如何修炼;

二、邪恶迫害之时,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书,而大法的书籍是师尊为了弟子修炼而给弟子写出来,你把它交给邪恶你是不是在做错事,那你不把这种不好的物质声明掉,那也不行;

三、有的以前声明过了,但是有落项,声明的不全面,不彻底。有的人认为声明就行了,再修炼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你知道吗?邪恶用你对法认识不足,而迫害你,最终的目地,是毁掉你,你声明了,不能认识声明的严肃性,而做许多不符合法的事,没有声明掉,你想那种物质是不是还存在,是不是也构成对你的干扰;

四、对邪恶的安排全盘的否定,“它们在历史上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认,正法中也是在彻底否定它们。”(《北美巡回讲法》)那么在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迫害下,你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事,是不是应该全面的揭示出来,而去掉它呢?所以在严正声明中,否定邪恶所做的一切,它所做一切都没有它的藏身之地,就是解体和清除。我认为在严正声明中,就是要这样做的。

同修听了之后,也是很赞同的。但是我想这事不能只是我们一个地区做,还要在许多的地区都做,才能将邪恶彻底清除掉。

一点现阶段的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