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灾区洪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自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以来,一直有同修从关西的京都、大阪,关东地区的东京、埼玉、千叶、神奈川以及地震灾区的宫城县仙台市等地开车到福岛县和宫城县的各避难所,向避难中的民众教功洪法,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受到了避难者和工作人员的欢迎。

因为多数同修都要上班,所以工作日里能去的人比较少,周末能去的人就比较多,最多的时候有将近五十人在各避难所教功。每一位参与的同修都能感受到救人的紧迫,感受到众生是多么需要大法,感受到能在大法洪传之时去救度众生是多么的荣幸。

平时,工作繁忙、享受富裕生活、性格又比较内向的日本人,即使知道大法好,能走到炼功点来炼功的也不多。现在不同了,他们更需要大法,需要通过炼功来健康身体,缓解压力,同时,也因为听闻了大法,而给自己的未来奠定了好的基础。

感人的故事非常多。在许多地方,我们都是直接到避难用的体育馆里面去教功。这样做的好处是,许多年纪大的人都可以不用移动到别的房间里去,从自己休息的地板上站起来就可以炼功。一些年纪大的老人,腿脚不方便,也用心的学炼。学功的人,有九十岁的,有八十六岁的,还有几岁的孩子。有的体育馆大厅里,一开始就有很多人站起来学功,有时一开始只有几个人,随着我们展示功法动作、教功,陆陆续续的就有许多人站起来一起炼。炼着炼着,我们能看到他们的表情越来越祥和,逐渐的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一位老奶奶说,她的胸口一直有东西堵着,很难受,学炼了法轮功之后,胸口压着的东西不见了。有的人表示,炼功之后身体发热,很舒服。还有的日本人说,原本胃感到很难受,炼了功之后变舒服了。

有的人腿脚不方便,就坐在那里学。有一位将近八十岁的老人,学习法轮桩法时抱轮很吃力。同修告诉他说,太辛苦就放下来吧。但是,他仍然与其他人一样坚持不把手放下来。还有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学炼的非常认真。胖乎乎的,可爱极了。有的体育馆很大,我们在前面教功,还有同修到人群里面走动,纠正动作。有一位铺位在最后面的老人说,你站到我前面来吧,远了我看不见。一些工作人员和义工也加入了学功的行列。有一次我们正在教功时,体育馆里進来了二十多名义工,也开始学了起来。

有一天我们正在教功的时候,地震来了,体育馆大楼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我们,教功的认真的教,学功的人也认真的学。我们教功的避难所,离福岛核电站最近的只有三十八公里。听到我们是从几百公里以外的地方专为教功而来,他们都很感动。有一次,我们正在教功的时候,有一个老人从外面走進来,看到有这么多的中国人在里面,问我们在干什么。当我告诉他,我们是从东京而来,教他们气功,希望他们都健康的时候,他很感激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不懂日语的老年同修去了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证实着大法。一位日本老人握着我们老年同修的手,含着眼泪,一再说谢谢。

还有一组政府工作人员来了解避难者的情况,看到我们正在教功。我们向他们介绍说,我们正在教法轮功,希望大家都健康,共同度过难关。他高兴的说,听说中国(中共)不太欢迎法轮功,但是我们欢迎你们。

一些日本人为自己记不住完整的动作而着急,许多人希望我们再去。没有去的避难所现在还有许多。可是,我们从家到避难所的距离都很远,往返很花时间。有的同修星期六晚上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不敢多睡,星期天早上四点多又出发了。有时找不到同修开车,就把还没有完全走入修炼的同修的家人请出来为我们开车,一天里往返需要十多个小时。

参与的同修在救人的过程中,都能够积极的配合,不坚持自己的意见,形成了一个很强的场。一位同修说,当她放下了自己的意见之后,眼前出现了许多法轮。同修教功的时候,许多人都能感受到能量场非常强。教功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时间就象转眼就到了一样。我们不愿离开,许多学功的日本人也是意犹未尽。但是,我们都会尊重工作人员为我们规定的教功时间。

教功结束之后,我们都会在征得工作人员的同意后给避难所的人发真相资料。不方便发资料的时候,我们也会把资料放在公共的地方,让有缘人拿到。我们体悟到,考虑到常人的接受能力,符合常人状态的做,扎扎实实的做,才能把人救了。不能不考虑对方的感受的、自我感觉良好的做。另外,手工制作的带着写有“法轮大法好”书签的莲花也非常受欢迎。有的时候,护身符也很受欢迎。有几个日本人,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或是在我们送莲花的时候,跪着(日本人的正坐)不断的向我们行双手合十之礼,内心充满着感激。

愿我们能克服困难,兑现来时大愿,救度更多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