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差距 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我是一位青年大法弟子,得法修炼已经十几年。前段时间由于证实法的缘故和同修们在一起,在集体学法和交流中共同锤炼。在这个大环境中,原本自觉还不错的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也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同时增强了正念,决心勇猛精進。下面把我最近的一点个人感悟与同修交流,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横下心,突破睡魔和求安逸心

贪睡是自修炼以来一直没有突破的一关。从上大学就养成了晚上熬夜,早晨睡懒觉的习惯。每天早上关掉闹钟后再睡上一个小时感觉很“舒服”,但时常为自己的不精進、贪睡而浪费掉的宝贵时间感到后悔。一直以来想要改变这个状态,却没有真正的突破。特别是早晨起来整点发正念,也知道重要,但却没有真正认识到到底有多么严肃。所以,对于早晨六点的正念,总是跟应付差事一样,状态时好时坏,断断续续,有的时候直接起不来,有时候即使起来发正念,也是昏昏沉沉,一发完正念就倒头再睡,可想而知效果根本就达不到师父对真修弟子的要求,拖了正法的后腿。

因为项目的缘故我接触到了同修A,仔细观察中,我看到了同修A正念十足,主意识强,还有一颗坚如磐石的心。对比后我真的看到了什么是差距,通过和同修交流,然后再对照大法向内找,终于找到了这个阻挡我不能前進的因素是什么了。那就是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同时缺乏持之以恒的毅力和一颗真修实修的恒心。

再具体的说:

1、睡魔已经在我思想中形成了观念,这个观念告诉我每天一定要保证充足的睡眠,如果哪一天没睡够七、八个小时,总感觉不对劲,潜意识里总觉得不舒服,老想要把睡眠补回来。但任何观念都是活的,如果破不开这个观念,贪睡这一关是无法真正突破的。从法中我们认识到,既然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那么从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对真修弟子来讲,中间的五个多小时休息时间肯定是足够了,再加上学法炼功是更好的休息,就更不会犯困。就是这个人的观念左右着我,阻碍着我前進的步伐;因为“好坏出自人的一念”,我感觉没睡足,那睡魔就让我犯困,让我多睡。

2、求安逸心太重,不愿吃苦,缺乏恒心。人都有安逸心和惰性,总感觉多睡一会儿很舒服。但是连这点苦都不能吃,“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又体现在又哪里呢?然而这颗求安逸心恰恰是心性差和不精進的表现,到现在还在求安逸的话就不能称得上师父的真修弟子;是根本执着没有修去,抱着侥幸心理幻想舒舒服服就能跟师父回家的。师父说:“你要想脱离人,你什么都得突破,你才能够行。”“人要是能够抑制住自己的睡觉就能成佛,我说太容易了。这一小关你都过不去那怎么修哇?”(《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对照师父讲法我感觉自己差劲透顶,连修炼最初期的应该解决的东西都没有突破,一个睡虫怎么可能睡着觉都能上天呢,特别是正法到了最后了还这么不争气怎么能行呢,众神与众生又怎么会服气呢?

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着和变异观念后,我真的着急并产生了很强的紧迫感,于是横下了一条心,真修弟子必须突破这一关。师父说:“你得自己去要求自己”,“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晚上睡觉前我就发强大的正念清除睡魔、否定变异观念,同时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师父啊,弟子真的想做您的真修弟子,请您叫醒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吧”。结果第二天到点就自动醒了,醒来后头脑也很清醒,发完正念不再接着睡觉,而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同时还能学会儿法。接下来的三周是跟睡魔做斗争的状态,不断的排斥它、否定它,虽然过程中很难受,但自己真的是彻底的扭转了观念,大大增强了主意识。这样一段时间坚持下来,也就养成了习惯,总算是突破了这一关。现在再回头看这个困扰自己已久的睡魔,是那么的狡诈、低级和渺小。

修炼者如果没有恒心是修炼不了的。这里想与跟我有同样贪睡和求安逸心的同修交流下,众生急等着得救,邪恶急需被清除,精進的同修每天都在不断向睡眠中挤时间助师正法的时刻,我们如果还在这里昏睡贪睡,众神都会着急的朝我们瞪眼的,师父也会叹息我们的不争气,因为我们欺骗了主,当初下世前我们可是发誓要尽全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一刻都不敢怠慢的。

二、以前总是执着同修的执着,现在是慈悲指正

以前当大家整体做一件事情遇到干扰时,我就会本能的“向内找”,结果一下子看到了人家的一大堆不足,“因为某某同修不配合,导致整体有间隔”,“因为某某同修协调的不好,致使整体力量没发挥好”,“由于某某同修发正念倒掌,影响了整体发正念效果”,“某某同修做事心强,是人在做大法弟子的事,效果不好”,等等等等。潜意识中也以为自己是百分百为了同修和整体好,为了大家共同提高而着急。哪知道这是常人的典型思维惯性:向外找,向外看,盯着同修的执着和不足不能释怀。

其实这里面是有为私的因素的,不是百分之百为他。后来再次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终于清醒了,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善和慈悲:那是不以时间地点为转移的,无论何时何地,面对什么样的众生,都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表现上是不指责别人的不足,宽容他人的过失,思想和行为上都是完全为他的。

我真正体会到了“同修”二字的神圣涵义。再看同修的时候,看到的全是同修的优点和闪光点,发现每个同修都有自己非常了不起的地方,大家都在默默的付出,正是因为是人在修炼,肯定会有错误,有没修好的地方才会表现出来让对方看到。这个时候我不再把同修的不足看成是影响整体的因素了,而是真正的认识到我们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看到同修哪里有不足,会默默的去圆容,先是找找自己,为什么同修的执着会让我看到,然后不带有任何指责的去善意指出对方的不足。师父说:“我经常讲这样一句话,我说一个人不抱着自己任何观念去对别人讲,跟别人指出他的缺点,或告诉他什么,他会被感动的落泪。没有你自己的任何因素,你不想得到什么,甚至于你不想为自己保护什么,你真的善意为别人好,他真的能够看到你这颗心,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新加坡法会讲法》)真的象师父说的,每次同修A指出我的不足时,那种着急是不带一点私心的发自内心的为同修好,我感动的几乎要落下泪来。

三、修去自满的心,以更纯净的心态救度众生

真修弟子都知道抓紧时间,在各自的生活环境中和工作岗位上兑现着誓约,讲真相救度众生。一直以来自己也都在坚持给老师、同学、朋友和各类有缘人讲真相,同时经常提醒自己不可懈怠。但前段时间向内找的时候发现自己有一颗隐藏很深的不好的心,在阻碍自己加大力度救度众生,那就是自满的心。

表现上就是我会不自觉的去统计做三退的数字,还会因为哪一天退了几十人而产生不必要的欢喜,从而不知不觉中会在当天晚上稍微“松口气”,伴随着学法炼功都有所松懈,不那么精進了。这个心是很不好的,虽然自己不愿承认和相信,但是深挖下去还真是有一颗干事心,这是不真修和证实自我的表现。这种潜在的私心让修炼者不自觉的认为自己证实法的事儿干的越多,就修的越好,威德越大。如果抱着干事心去讲真相,救度众生就不再那么神圣和可贵,因为这种救人是有为私的目地,这不是真正的慈悲,完全的为他。我认识到如果不放下此心,充其量只是个常人中的干事,是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找到这颗心后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它,不允许它干扰和阻碍我救度众生,然后在法中归正自己。

自己在法中悟到,即使以后做的再多再好,也只是在弥补以前因为懈怠、放松、贪睡而浪费的救人时间。一定要放下一切人心和后天观念去抓紧救人,才能不辜负这宇宙对我们的重托,不让众生失望。

四、唤醒同修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是助师正法

经常看到明慧网上有同修交流,大法弟子都在尽全力唤醒身边的同修。一篇文章中讲到,大家通过集体发正念,并用李洪志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碟将一位原本精進后来放弃修炼的同修唤回到大法中来了。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每一个弟子都珍惜万分,真的是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师父说:“人看到一个人犯了错误简直不可饶恕了,我不这样看问题。我全盘的看一个生命的整体,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给他希望。”“每个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所以哪怕是走向反面的,对大法做了很不好事情的同修,慈悲的师父都没有放弃,都要慈悲的呼唤弟子赶快回家。连常人我们都得去慈悲的唤回,那我们更不能随随便便扔下任何一个宝贵的同修。有一天中午看了明慧网文章《我是怎样曾被中共“转化”的》,突然感觉特别困,就趴在桌上睡了一小会儿,梦见师父在一堆类似震后废墟的上空,就象父母找自己的小孩一样撕心裂肺的到处寻找着。醒来后悟到师父是在等待那些走向反面的,被邪黨欺骗了的同修赶快悟回来,千万不要错过回家的法船。所以想提醒同修,让我们都尽全力去唤回所有迷失的同修,这是错过后永远都不会再有的万古机缘啊。

个人悟到,唤醒同修不光是针对走向反面和因为种种人心不修的,更包括在某些方面法理不清的,三件事没用心做、跟不上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像贪睡的、求安逸的、色迷心窍执着于男女之情的、怕心重的、求财心重的、对名放不下的、妒嫉心大的同修都是我们要慈悲唤醒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针对不同的情况找师父的相关讲法来引导同修,同时加强集体发正念帮助清理干扰同修的邪恶和旧势力因素。

感谢伟大的师父慈悲的救度!让我们在这宇宙正法、法徒救度众生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更加配合的做好大法弟子份内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唤醒同修,加大力度救度众生,一起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