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机会与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来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就天津警察公开殴打、逮捕四十五名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事,要求立即释放无辜被抓的学员,允许法轮功书籍合法发行,保障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的自由,最后天津方面放人,法轮功学员静静地散去。这就是当时的“四二五”事件。

“四二五”事件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了,有几点特别之处,令人感叹。

一、曾经给中共不行恶的机会

迫害开始阶段针对法轮功的铺天盖地的“大批判”中,中共在诽谤的同时,也“承认”了早就开始打压的事实:早在一九九六年,公安部就已经对法轮功作出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的欲加之罪,禁止法轮功书籍的出版;其后至一九九九年初,全国各地数十家媒体对法轮功进行诽谤。经历过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人们都知道,这是整人之前的“舆论先行”。

天津事件中,天津当局作为地方政府,一反常态、不怕把势态扩大,不仅不顾法轮功炼功群众和平、理性的事实,也不顾肇事媒体已经认错、即将采取弥补措施的事实,突然高调介入,出动大量防暴警察,一方面大打出手、公开抓人,一方面“透露”必须到北京才能解决问题。熟悉中共整人手法的人们都看的出来,中共以天津为“试点”,事实上已经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打压。

面对这种情况,如果换成祛病健身的普通气功,练功的群众也就要散了。有谁会为了锻炼身体而去“招惹”中共这样邪恶的政党呢?

事实上,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有特效,她与普通气功根本上不同的是,她要求炼功者把提升道德放在第一位,而道德的衡量标准是“真、善、忍”。也就是说,天津事件出来之后,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民众,他们面临的不仅是还能不能炼功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问题,是整个中国社会如何对待教导“真、善、忍”的法轮功的问题。

对于真正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法轮功学员,在提升自己道德境界的同时,大家都明白:一旦中共真的公开迫害法轮功,不仅修炼法轮功的人首当其冲,整个社会也将因为中共迫害好人而加速道德沦丧,给整个中国社会带来灾难。现在层出不穷的贪、腐、黄、黑、毒、恶等等,深究其根由,都是道德问题,都是在迫害法轮功之后愈演愈烈的。

那么,当时最必要的就是:让中共的当权者真正了解法轮功的美好,打消中共的当权者对法轮功的疑虑,免去中共行恶的机会。

于是,到北京上访就成了最自然的选择。因为法轮功学员人数数以千万计,拥有上访想法的人数自然就多,无需谁组织,你也想去,他也想去,就出现了上万人和平上访的场面,于是这次上访在当局看来就成了所谓“集体”行为。因为国家接受上访的机构——国务院信访局就设在中南海西门附近,所以这次上访后来就被中共诬陷成“围攻中南海”。

现在看来,当时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是因为心底无私,抱着“如果中央真的了解法轮功,就不会迫害法轮功”这样的善念,为中共提供不行恶的机会。

二、善良与邪恶的选择

面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展示的和平与理性,尤其是他们面对即将全面开始的迫害而不顾个人安危、平静地来到中南海附近的信访办公室上访,其大善大忍的胸怀,确实打动了很多人。他们堂堂正正的言行和诉求,也确实让中共最高层的一些人看到了法轮功对中国社会、对中国人有益的事实。其结果是,不仅天津当局当天释放了所有被非法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中共的喉舌媒体之后也公开宣布法轮功学员有炼功的自由。

但是,“四二五”之后,各地公安对法轮功群众的骚扰却有增无减。一些地区采用扫地扬尘、粪车撒水、高音喇叭等形式破坏炼功环境,一些地区的中共人员干脆明目张胆地威胁、殴打、拘禁炼功人。看来,大规模的迫害没有避免,只是推迟了。

一个靠残酷的政治运动维持恐怖统治的政权,一个靠隐瞒汉奸身份、以钻营、献媚为能事的得势小丑,其本性是以邪度人、以恶制人、容不得善良的。正如当权小丑江泽民在其于当天晚上给中共政治局的信中表达的那样,其把法轮功的修心向善看作是跟其争夺群众,把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上访看作是对其权威的挑战。在邪党加人丑操控的中国,怎么能避免对法轮功的迫害呢?

虽然历史不能重演,但是我们通过比较现实与历史,还是能够从中得到启迪。从十二年迫害之后法轮功在中国的现状来看,了解法轮功的人越多,迫害就越难以维持。人们对法轮功了解得越深入,就越能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由此我们完全可以设想:

——如果当初“四二五”去上访的不是一万人,而是十万人、百万人、千万人、所有上亿法轮功学员,全社会就会立即了解法轮功,谎言与诽谤就没有市场,迫害自然就消解了,不论中共或者江泽民怎么妄想;

——如果当初“四二五”及之后,法轮功学员不仅仅是到北京上访,而是所有遭受干扰的地区都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到地方政府公开上访,那么必然在这些地区促使人们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即使以后中共和江泽民执意行恶,也必然遭到层层抵制;

——反过来说,如果当初不上访,天津迫害的模式——媒体诽谤、法轮功学员上访、动用警察公开抓人,就可以立即在全国实施了,大规模的迫害就不会等到三个月之后的“七二零”了,甚至不需要大规模的迫害,各地分头迫害就可以得逞了;

事实上,不论“四二五”是否发生,中共和江泽民所恐惧的——包括数千万中共党员在内的上亿中国人信仰“真、善、忍”这个事实是真实存在的;只要是整个社会还不了解法轮功,以中共的邪恶本性,以江泽民的小人之心,随便制造一些借口,由喉舌来诽谤、煽动,由“公检法”和军队来实施,迫害是无以避免的。

迫害法轮功的发生,这是邪恶的选择,未能以善良者的愿望而改变,这是邪恶者自己的疯狂,是中国人甚至全世界的灾难;“四二五”上访,这是善者的选择,不会因邪恶的一贯表现而动摇,这是人类的自豪,也是以和平与理性直面邪恶与暴虐的典范。